|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640章 沧海桑田,澳门赌博网站:岁月如梭(2+)
  灰蒙蒙的天空就像罩着一层淡淡的雾霭,满是戈壁般荒凉的地面上,一艘星舰缓缓的启动,卷起一片尘埃。

  升空后的星舰有如离弦的箭矢,向着高处急射而出……

  满是尘埃的边缘,一道黑色的身影突兀的凭空而现,对着地面上那艘星舰离开造成的痕迹,那人缓缓伸出了手,手上黑色权杖轻轻一扬。

  时光逆流。

  下一瞬,星舰巨大的身影回归到了原有位置,不差一分一毫,仿佛它从未升空过一般。

  玻璃棺材内生无可恋、一心等着自己被淹死白洛突然被吓了一跳。

  原本都要漫上脖子的古怪液体突然就降到了腰背的位置?她保证,她刚才没有眨眼!

  噙着微笑站在玻璃棺前的宴清瞬间皱了皱眉头,“谁!出来!”

  一声轻喝,就像一道荡漾开来的水波,顷刻间,除了白洛之外,那些只会微笑和转眼珠的美女尸体们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

  一个个从玻璃棺材内出来的人,生活、鲜明,仿佛从来不曾死去过一般。

  看着顷刻间就被37个拿着各式武器围在中间保护起来的宴清,白洛直想对着他竖一个食指!

  她算是明白了,这个宴清只怕本身的异能只是封印一类的没有实质攻击性,全靠着自己制作的人偶保护啊!

  但是,为嘛她还是被控制的状态?

  领域全开,依旧无法捕捉到对方的踪迹,宴清心头警铃大作,这人等阶必然在他之上!

  虽然心中巨惊,宴清依旧保持着那最完美的微笑。

  “若阁下只是路过,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大动肝火,井水不犯河水岂不更好。”

  “我们,有仇!”仿佛风中的叹息,那声音很轻很空灵,一拂而过,完全没有那寻仇该有的语气,反而带着一股沧桑的沉淀感。

  宴清目光一凝,身旁的美女们瞬间向着各个方向胡乱的放了大招,藤条、火焰兽、风兽、水盾……

  只是那些异能招数刚形还未展开攻势便已然烟消云散。

  “你是谁!”宴清突然侧身,直直的看着飞船门口的方向。

  随着宴清的眼神一偏头,白洛,咦?她能动了!

  呃,这种时候她还是假装木头人吧。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两人若是开打,她直接瞬移逃跑!

  很好,传送阵又能使用了!

  余光打量过去,白洛便发现门口多了一人。

  那人安静的站在门口,右手一根不知何种材质的黑色权杖,一张银白面具遮住了整张面容,一身及地黑色长袍,全黑的材质上隐隐流淌着金色图案,复杂的纹路仿佛有生命般在黑袍上四处游走,若隐若现。

  那黑袍人就这么安静的站着,安静得仿佛沉淀了时光一般。

  有那么一刻,白洛觉得时间停止了,就在那一个恍惚间,就像久经岁月的洗礼,却又捺不住时间的流逝,红颜枯骨,最终只剩下了一缕尘埃。

  白洛:擦!

  晏清的那37个人偶美女保镖风化消散了!

  “你是时……”剩下的话犹如宴清的身躯一般,消散无形,泯灭为烟尘,一拂而散。

  白洛:……

  这是一招秒杀?

  秒杀!?

  而且是尸骨无存的秒杀!?

  她现在该怎么办?装死!?

  好吧,装死只是自欺欺人,这么牛x的人物,绝对已经发现她了,既然对方没动手,那么必然是不准备杀她了。

  余光中,那黑袍消失在门口后,白洛推了推玻璃盖,因为并不结实,白洛一下子就推开盖子跳了出来。

  环视一周,白洛发现这宴清还真是死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突然间,白洛有点心疼,杀人要先越货啊!

  帝国排第六号的通缉犯,这该有多少家当啊!

  而且,这是什么异能,完全没看见黑袍人出手,宴清就挂了?是宴清的战斗力太渣,还是黑袍人战斗力爆表?

  白洛觉得还是后者比较可信。

  “下来吧。”依旧是那叹息一般的声音,仿佛风轻轻拂过耳际,下一秒白洛便发现自己转换了位置,眼前,一艘硕大无比的星舰。

  余光中,那黑色带着流动金纹的袍子动了动,纯黑的权杖划过一道弧度,下一刻,硕大的星舰同样烟消云散,化为时间长河中的滚滚尘埃。

  白洛:→_→她胆子小,不要这么吓她,而且,好浪费啊!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安抚了自己那被吓爆了的小心脏,白洛态度真挚的表示感谢。

  虽然这位前辈应该是来找人偶师宴清寻仇的,但是人家救了她那也是事实,做人要知恩图报。

  当然,白洛觉得这位没什么需要她帮忙的。

  沉默……

  等了五分钟没有反应。

  白洛:→_→她要不要客气下,然后赶快溜?

  低头,就在白洛思忖着怎么客气的开溜时,黑袍人开口了,不再是那虚无缥缈的叹息,而是真真切切的声音。

  很特别的声音,空灵,苍白又带着迷惘,在他开口间,她仿佛看到了时光的流淌,沧海桑田,万物变迁,时光却又永恒不变,望不见尽头。

  “那一次,我和她在这里分开了,我一直在找她,一直找,一直找……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找到她。”

  “您那时候为什么要和她分开呢?”莫名的有一股悲伤感,白洛突然有一股故事不应该是这样的感觉,下意识的脱口问了出来。

  话一出口,猛然一个激灵,白洛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多什么嘴啊!这可是神境!纵然她有着千般道具,但是在神境面前,也要掂量掂量。

  人偶师那吃到的教训还不够吗?

  这种神境的是可以随便问的吗?

  说不定人家只是故地重游有感而发的感叹下,你插什么嘴呀!!

  所幸,身旁这人似乎脾气很好,想象中的被拍死这一情况并没有出现。

  反而是声音中压抑的悲凉感愈发浓烈了起来,“那时候,我很弱,很弱……弱得在敌人面前没有一丝的还手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带走。”

  “那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会这么弱,为什么我没有能力保护她。然后,我努力,努力的一直在努力……”

  “她那么好,有那么多人喜欢,我一直在努力,努力的想把他们比下去……”

  低淳、磁性的男声却无端的让人压抑、难受,莫名的有一种想哭的心酸,白洛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是一个为了爱情逆袭成神的故事吗?

  但是为什么她觉得大结局是个悲剧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