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590章 她知道的也不多(18+)
  本身馋虫被勾了上来,又有着套近乎思想的白云最终还是如愿所偿的喝到了那看起来就很漂亮很美味的酒。

  ‘一杯醉’酒如其名,那么小小的一杯,直接把人放倒了。

  白洛:都说了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喝!还非要喝!真是顽皮,呵呵呵!

  “白凌,我还要,这酒真好喝!”在一杯醉下肚的3秒后,白云重重的一拍桌子,整个上身趴在了桌上,但是那右手依旧执着的握着酒杯向着白洛的方向伸着。

  “还要喝!还要喝!”叫嚷了一阵,白云收回手,目光朦胧的抿了一口空杯子,然后啧啧嘴,“真好喝!”

  白洛:这是真的醉得不轻了,喝空气还能喝得跟真的一样。

  “白凌,我们干杯!”

  再次拍了拍桌子,白云仰头,再次一饮而尽。

  白洛眼角抽了抽。

  “你醉了。”

  “我没醉,我没醉,我清醒着呢!老娘我是千杯不醉万杯不倒!”

  白洛:扯淡!

  眼看着白云真的醉得神志不清了,白洛暗搓搓的在桌子下方贴了个强力版消声器。

  而后便抓紧时间开始不动声色的旁敲侧击。

  虽然说白云的话很是牛头不搭马嘴,但是白洛还是掌握到了一手资料。

  首先,白家和莫家算是止浅星系的两大家族,与云墨星系梁家一家独大的情况不同,止浅星系相对而言更加发达,是个好地方,所以有实力的家族更多一些,所以是三足鼎立。

  止浅星系算的上一流家族的除了白家和莫家外还有一个沈家。

  但是白家和莫家关系好,他们一直排斥沈家,目前沈家已经被挤到了冷板凳上。

  而两家关系好,自然是靠着错综复杂的联姻维护起来的。联姻比较多,再加上人活的久了,有些老祖宗的儿子甚至比他们的曾曾曾孙子还要小,所以这辈分什么的完全是乱七八糟的。

  莫云钧之所以是白云的表哥,并不是因为白芷的关系,而是因为莫云钧的妈妈是白云妈妈的姐姐,他俩是亲表兄妹。

  对于莫久,白云还是有印象的,一是,年初没多久她突然死了,二是小时候两人一遇到就是抢衣服抢娃娃抢首饰……

  可气的是莫云钧这个表哥每次都帮那个没血缘关系的假妹妹,对此白云这个亲表妹表示很愤怒很愤怒!

  除此之外,白洛还撬到了一点点有关于白芷的消息。

  白家是个大家族,白云的爷爷实力并不高,资质差所以孕育值比较高,这也就导致了她父亲这一辈有很多兄弟姐妹,也就是说她有很多堂哥堂弟堂姐堂妹以及表哥表弟表姐表妹。

  白芷就是她的一个堂姐,但是因为年龄差距比较大,她俩不熟,但是白芷的光荣事迹她还是清楚的。

  白芷这个堂姐在十几年前和人私奔了,回来的时候被关了禁闭,当时她还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别人说是因为怀了那个野男人的孩子,当然那小孩就是她同样很讨厌的一个人,就是莫云钧表哥的那个假妹妹。

  当年那件事闹得挺难看的,最后表哥的老爸突然来求婚了,然后她三伯父一挥手,直接买一送一的把人打发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对着趴在桌上,她问一句就回答一句的白云,白洛表示很满意,唯一的遗憾是,白云姑娘知道的也并不多,主要还是因为白家实在太大了。

  除了逢年过节有活动的时候会回主宅,平日里,他们都是分开住的,虽然都在浅褶星,但是一个浅褶星也是老大老大的。

  确定白云也不知道什么了,白洛目光闪了闪,手伸向桌子下方暗暗取了那消声器收进了空间器。

  拧好瓶盖,白洛把功劳巨大的只剩下半瓶的一杯醉收回了空间器,这东西,很好,下次有机会多买点存起来。

  “白云……”

  “呜~~~叫我干嘛,我还要喝!”白云趴在桌上,嘟囔了句。

  不再多言,白洛决定等她自然醒。

  不过,这军区始终人多眼杂,在这里炼药和烹饪她还是不放心的。

  忽略掉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白云,白洛开始挥发她的体力练习第三套体术动作。

  当进行到第二遍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开门,门口站着的是岳璇。

  “咦,凌姐,她这是怎么啦?”看到趴在桌上的白云,岳璇好奇的问了句。

  “喝醉了。”白洛解释了下。

  “凌姐,这个白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可别被她骗了。”岳璇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给白洛提个醒,“当初我刚来的时候,这人可热情了,一个劲得岳姐姐、岳姐姐,我看着她乖巧可爱也没什么二代的坏脾气一时倒也很喜欢她,谁知道呐……”岳璇话锋一转,冷了起来,“没三天,她就跟我要那种致人晕迷的药粉、药剂,这种东西我自然不能随便给,我以为她有什么用就去问了莫中尉一声,莫中尉说不用理会,最后我就拒绝了。从那以后,这女人就看我不顺眼了,还指着我的鼻子让我不要勾引莫中尉,说什么他们这种大家族的是看不上我这种野女人的,这叫什么事啊!真是晦气。索性,莫中尉是个明辨是非的人。”

  岳璇觉得自己真是躺着中枪,她好好的当她的军医,这是招谁惹谁了!

  “对了,凌姐,我看她对你特别热情,绝对是有什么阴谋!”岳璇言辞切切。

  “姓岳的,你个丑女人,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表哥才看不上你这种货色!丑八怪!丑八怪!……”

  可能是听到岳璇的声音,趴着白云立马嘟嚷了开来。

  听到白云这话,岳璇冷笑一声,对着白洛摊摊手,满是无奈的苦笑笑。

  白洛回以一个同情的眼神表示理解,看岳璇说话间目光清明,她就可以肯定什么勾搭莫云钧的事是子虚乌有。

  “你们这是喝了什么,她怎么醉成这样?”

  “她酒量差。”白洛答非所问,“我们找人把她搬回去。”

  “对,搬回去,她在这里太碍眼了。”岳璇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后退一步出了房间,“小健,你把白云小姐抬回去吧,她喝醉了。”

  站在不远处负责保护白云安全的小战士立马傻眼了,喝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