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466章 到底是谁在耍流氓(3+)
  作为沿海地带,这太阳一沉下去后,温度明显骤降了下来。

  对于逃难的人来说,来得及身上带点钱财和粮食,已经算是不错了,被子?那绝对是没有的。

  而在飞船内部的二十多度条件下,大部分乘客都是一件单衫,到了夜里就显得很是单薄了。

  值夜的人全部凑在篝火的后方,不值夜的人同样围着内里的篝火堆,在经过了生死劫难的白天后,身心俱疲的拥挤在一起寻求温暖和安全。

  眼看着众人都休息了,萧天景放出了他那只大火焰鸟在周围护卫了起来,白洛很是放心的准备睡觉。

  只是一拉开帐篷就看到了某只笑得贼贱贼贱的男宠。

  “谁让你进我帐篷的!”白洛脸黑了。

  她给严招弟的那大帐篷,挤一下的话睡七八个人还是没问题的,而她自然是要一个人睡的,她还有东西要研究呢!

  “这里这么大,我就占那么一丁点的空间,嗯,我还可以睡外侧给你守夜!”宋希文直接往帐篷的边缘滚了滚,表明自己不会占用太大空间。

  自从天黑,这外面温度就下来了,就他现在这身板在外面过夜,绝对会冻出病来,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生病,绝对熬不过几天就会死回去,所以必须死赖在帐篷里。

  沉默了一下,白洛弯腰进了帐篷,拉好,又摸出一个小夜灯挂到了顶上,原本黑暗的帐篷内流露着淡淡的荧光色,狭小的封闭空间、昏暗的灯光,弥漫出一股异常的暧昧气息。

  眼皮一跳,宋希文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这女人该不会……

  坐起身,宋希文很没骨气的决定去挤大帐篷,虽然对方是女人,他是男人,但是他那精准的直觉告诉自己,有危险!

  还是跑为上策!

  “那我还是出……”

  这人还没站起来,话还没说完,宋希文就被勒着脖子被放倒了。

  直接一个翻身,白洛跨坐到他腰上,左手压着他的胸口防止乱动,澳门赌博网站:右手直接捏上了宋希文的下巴。

  宋希文一脸的懵逼,啊啊啊啊!他不是随便的人啊!!!

  捏着下巴的手用力。

  脸往左偏,咦,左耳朵上没有耳钉!

  脸往右偏,额,右耳朵上也没有耳钉!

  所以,是项链?

  放开下巴,双手和目光同时下移,集中到了领口。

  “那个……那个……可以给我点准备时间吗?”宋希文从懵逼状态中回过神,咽了口口水,紧张道。

  自从他进了业界,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见过活着的女人这种生物了,这会儿,他紧张啊。

  白洛直接不甩他,自顾自的扒扣子,不过……

  脖子上也没有项链空间器!

  转移目标,胳膊,手腕……

  还是没有!

  这货身上什么都没有!!

  而这么明显的扫荡架势,宋希文自然是明白了过来,这是找东西?

  “我身上什么都没有。”宋希文弱弱的为自己开口。

  “那你之前的保命符放哪的?”白洛眯着眼,眼神危险,这人绝对有问题!

  “手上!然后用掉就没了!”宋希文满是可怜兮兮的无辜表情。

  “那保命符长什么样?”白洛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那个……那个……”宋希文俨然心中焦急了起来,他只知道这个世界有空间系这个异能,有着空间系那么肯定存在空间系制作的瞬移物品,毕竟空间器都存在了,只是这只是他的个人猜想,原主压根就不知道有什么瞬移物品。

  “不说宰了你!”

  白洛满脸威胁,三太子很是配合的在宋希文头顶上方吐了吐舌信了。

  “是块玉,白色的,很小,圆的!”急中生智,宋希文胡诌了个,他搜索到了原主那逛珠宝店的情景,空间器大部分都是玉制品,那么能瞬移的保命物品应该也是玉吧!

  白洛垂了垂眼眸,是块玉的话还说得过去,但是她才不信!他这个菜鸟拿着块玉居然没被打劫?骗小孩呢!

  但是没蓝条,宋希文绝对不是空间系!

  所以就算他有好东西,藏哪的?该不会和她一样有背包格子吧?

  好吧,也可能大家都顾着逃命,没时间干抢劫这种事。

  “这个血哪来的。”再次像雷达一样扫遍整个人,白洛指着他衬衫领口处的红色血迹问道。

  “内出血自己吐的!”宋希文脱口道,只是心中郁闷,这个原主压根就是被人打死的!

  而且是很炮灰的那种!

  在那飞船甲板舱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挤,原主很苦逼的挡了某位高实力的路,然后被一拳打了开去!

  可能是内脏破了还不知道怎么的,反正他能看到的最后记忆就是原主吐了口血,而后领便当。

  “吐了口血你现在怎么还活蹦乱跳的!”白洛满脸狐疑,这宋希文等级不高,但是这生命力,堪比小强啊!

  在孔雀上那会儿也是满血呢!这会儿还是满血呢!

  他今天可是摔了3次!每次看他摔下去都会掉血,当然也就一点点,但是这会儿已经又全满了,普通人的恢复力有这么快?

  “我体质好!”宋希文继续扯,然后心中思量着不能在继续这个话题了,心念一转,便压着声音,透着几丝诱惑的意味道,“要不要试试我身体有多好?保证你……”

  “啪!”

  宋希文话还没说完,果断挨了一巴掌。

  “干嘛打人!”捂着脸,宋希文控诉。

  “敢耍流氓就要做好挨打的觉悟。”白洛吹吹手掌,很是理所当然,敢调戏她,哼哼!

  宋希文敢怒不敢言,只能内心叫嚷。

  靠!到底是谁在耍流氓!

  明明是她自己骑在他身上!他只是配合一下,居然说他耍流氓!!

  有没有天理啊!!

  而打完人,对着宋希文那幽怨委屈又隐隐有着白洛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姿势似乎不太稳妥。

  ‘咳咳’,清咳两声,掩饰下不自然,白洛翻身到一边,“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外面太冷,会冻死的。”宋希文再次可怜兮兮的盯着白洛。

  “那边还有一个帐篷!”白洛扶了扶额,从空间器内取出她的小薄被子,外面确实挺冷的。

  “我这么菜,他们会排挤我的!肯定不让我进去!”宋希文继续‘我很可怜’。

  抿着唇,白洛再次打量宋希文,一件衬衫,一条休闲裤,确实,穿的太单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