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440章 廊道上挂着的腊串
  经过奋力的冲!冲!冲!

  被三太子尾巴卷着的白洛终于成功的登顶了107层,甲板舱就在前方。

  一上107,白洛突然有股奇怪的感觉,她的头发在往前飘!

  就那么突然的往前飘了起来,这情况分明是有一股向前的吸引力,只是因着被三太子的尾巴卷着她感受不到罢了。

  白洛狐疑了下,直接吩咐三太子停了下来。

  三太子身子一卷,直接勾住了一旁的一个大型物体,整个身子固定不动。

  白洛竖起耳朵,听着那一众嘈杂乱哄哄的哭爹喊娘。

  “快跑,快跑啊!”

  “啊啊啊,我们死定了!”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要死!”

  “混蛋,不要拉开着我,快放开。”

  “放手,放手,老子坚持不住了!”

  一听清楚那方的动静,白洛脸色沉了下来,向外的牵引力?不会是飞船破了吧?

  这里可是太空!

  太空啊!

  不远处,连通着甲板舱的廊道,巨大的劲风,侥幸未被吸入宇宙的众人死命拉着一切固定的物体。

  身后,那是黑黝黝的宇宙,所有人都深刻明白,被抛入了宇宙那是必死无疑。

  在靠近通道和甲板舱大门3米远的地方,一个长相粗犷的女人死命的拉着门框,同时对着后方骂骂咧咧,“你个龟孙子,快给老娘放手!”

  一个男人死命的抱着她的腰,整个人被那巨大的吸力拽着向后。

  “美女,不能见死不救啊!”

  “啊呸,老娘要被你拖死了!”

  粗犷的女人两手死命扒着门框,骂骂咧咧。

  卧槽,虽然她长得剽悍,但是还是个女人啊!她的力气哪有那么大!这个累赘!!没用的男人!

  “你这个怂货!”愤愤的咒骂一声,粗犷女人对着四周同样死扒着各种物体强撑着的众人大喊了起来,“喂,哪个是木系异能者,放几根藤蔓出来,不然我们全死定了!”

  “我是,但是我现在没手!”十来米处,一个死抱着柱子的男人张口叫了起来。

  像他这种等阶完全无法做到凭空凝聚精神力形成异能攻击,必须要用手啊!

  但是他这一松手,万一被吸走了那绝对是思路一条。

  “靠,你一个男人不会单手啊!”

  “万一一只手滑了下,你们又不会拉我一把,当我傻啊!”木系男立马反驳,显然是不愿意冒险。

  “土系的,放面墙啊!”眼看着木系男靠不住,粗犷女人再次喊了起来。

  “你当老子不知道啊,但是没有手啊!”一个双手死抓着一把插入墙壁大刀的汉子叫嚷着回声。

  俨然也是属于没有手发动异能的。

  “喂,哪个想想办法,这么下去我们全完蛋啊!”发现这边一群人都自顾不暇,粗犷女再次寻找起了目标。

  “老子有办法还用挂在这里!”

  “操,哪个杀千刀的关了能源!”

  “哪个更操蛋的开了救援飞船!”

  “让老子遇到了,扒了他们的皮!”

  一众人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能靠着骂骂咧咧来发泄心中的情绪。

  廊道尽头,白洛让三太子卷着自己往外探出个头,然后看清了这条廊道的情况。

  这边一个长长的廊道,仿佛挂满了人肉腊串一般,一部分人抓着插入墙壁的武器,一部分人抱着各种凸出的物体,还有一部分人直接拽着别人

  俨然都是一副苦苦支撑的状态。

  就在白洛借着应急灯观察间

  “啊!”

  一声惨叫一个原本抓着插在墙上武器的男人,连人带武器的被吸了出去。

  “救我!”

  只留下两字,男人就飞出大门被抛入了宇宙。

  “都快点想办法啊!”粗犷女人再次焦急的吼了起来。

  卧槽,那个累赘,要把她拽出去了!

  听了这话,白洛思考了一下,任由这个大门一直漏风,没多久,整个飞船的氧气都会溢出去,那时候整艘飞船的人都药丸。

  “哪个是木系,会放藤条的,应一声。”

  事关自己,白洛自然要努力一下。

  “我是!”

  “我也是!”

  “妹子,你得先拉我们才能放藤条啊!”

  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边,两个男人争相恐后的喊了起来,在两人的带头下。

  “我也是!”

  “我也是啊,我也会放藤条!”

  乱哄哄的叫嚷,挂在廊道上的大部分人都叫了起来。

  “放屁,哪来的那么多木系!”粗犷女人直接咒骂了一声。

  尽头,白洛面无表情,刚才她查看了,最先出口的两人确实都是异能者,至于之后的,绝壁都是冒充的!

  抓着身侧的栏杆,白洛紧紧抓住,然后让三太子松开了尾巴,她在自己的房间定过点,就算不小心滑手了也没什么大问题。

  确定目标,三太子尾巴一卷,把那个距离她较近的挂在门框上的木系男卷了回来。

  “呼,终于得救了!”

  因为拐了个弯,这楼梯内的吸引力明显小了很多,在扒上栏杆的一瞬间,木系男双脚直钩着栏杆,一手同样死抓着,而另一手得以空闲的抹了把头上的汗。

  “放藤条。”白洛同样抓着栏杆,对着那人冷声了一句。

  “哪个是金系,哪个是土系?总之能堵住那门的,应一声。”对着廊道。白洛再次喊了一声。

  “我,老娘是金系的!你是空间站那个玩蛇的妹子吧?”粗犷女人立马大喊了起来,“让你的蛇卷着我去门边,我去堵住它!!”

  虽然应急灯的视线很是晦暗不明,但是那女人这话一说,白洛立马反应过来了,难怪听声音有点耳熟,原来是空间站坐她隔壁的女汉子!

  “长度不够!”白洛直接冲着她回了句,“等着用藤蔓!”

  她家三太子虽然能有百米来长,但是百米来长的时候那体积是大的不得了,这通道绝壁挤不下。

  “快点,你好了没!”回头,白洛对着木系男催促。

  “行了!”木系男已经变出了一根看着就很结实的藤蔓,在栏杆间打了好几个结。

  源头固定住后,那男人一手覆在藤蔓上,而后那藤蔓仿佛打了鸡血一般迅速生长,向着廊道蔓延了开去。

  “先拉那个金系,一直这么漏气我们全会完蛋!”生怕人太多把藤蔓扯断了,白洛提醒了句。

  “我当然知道。”木系男翻了个白眼。

  他又不是傻的,自然知道先堵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