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334章 想打就打(500打赏加更)
  为了塑造一个高冷御姐,白洛自从用了白凌这身份后一直面无表情的装高冷。

  但是这会儿,夏千泽发现她是真的在冒着丝丝寒气。

  夏千泽默默垂了垂头,降了点自己的存在感,小久似乎生气了,还是很生气很生气的那种!

  “这位女士,看你也是个明事理的,我好心劝你一句,你身边这个小白脸……”

  “靠!你有胆再说一遍!”夏千泽仿佛爆竹,瞬间被点燃,卧槽,居然敢叫他小白脸!不想活了!

  回头,白洛也不说话,目光冷然的看着他,夏千泽不甘心的抿了抿唇,“好吧,你先问。”

  “继续!”

  堪比冰刃般的视线,林熊心头紧了紧,抬眼看了看人群中那柔弱却又动人的白莲花一眼,然后挺了挺胸,化身正义使者的主持起了公道。

  “他就是个人渣,仗着自己实力高长得又人模人样,欺骗别人的感情,又朝三暮四,完全就是个渣男!”

  听了林熊的理由,夏千泽一脸哗了狗的表情,他渣男?有没有搞错啊!

  他活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唯一想交的目前还正在努力中,他这样也算渣男??

  “你倒是给我说清楚,我欺骗谁了!”夏千泽咬牙切齿,脸色阴沉的都能滴下水来,他是杀了他祖宗十八代还是怎么了?有这么大的仇吗?

  居然当着小久的面给他泼脏水,简直不可原谅!

  “怎么,被我说穿了就恼羞成怒了!老子最看不起你们这种渣男!”正义使者附身的林熊自认为揭穿了夏千泽的真面目,扬眉吐气般身子挺直了起来,末了还火上浇油的补了一句,“这位女士,你可别被他骗了。”

  白洛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就是个傻13,她不能和一个傻13一般计较,那样只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呵,你有种就接下我的生死擂台!”夏千泽冷笑一声,直接用智脑申请了生死擂台,居然敢在小久面前这么污蔑他,看他不打死他!

  “接就接,老子怕你啊!”脖子一梗,林熊毫不示弱,生死擂台是不限制武器的,虽然对方是个雷系,但是针对减免雷系伤害的东西还是不少的,只要他准备充分,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生死擂台由一方申请,经过军方审核后发由另一方,两双都同意后,军方就近安排时间,安排场地。

  因为这种审核几乎不到1分钟,林熊回了一句后立刻从空间器内摸出自己的身份证。

  只是下一秒,一道白光,他的身份证立马四分五裂。

  “你!”林熊暴怒,对着夏千泽冷笑起来,“小子,不敢和老子开生死擂台就……”

  “老大是那女的干的。”看清攻击来源的黑衣小弟立马出声打断。

  林熊满是愤怒的盯向了白洛,同时目光中带着不解,而夏千泽同样气恼的瞪着白洛。

  对着夏千泽摇摇头,白洛冷冽的瞅了林熊一眼,最后指向了人群中的风清曼。

  “说清楚,澳门赌博网站:他欺骗谁了?她么!”

  林熊这人虽然傻13了点,但是想借着夏千泽的手解决了林熊,白莲花真特么想的美!

  “苍天可鉴,我压根不认识她!”一听白洛的话,夏千泽立马举着右手发誓状,然后看了风清曼一眼,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我怎么可能看上这种女人。”

  “你这个渣男!”林熊顿时又怒不可遏,只是面对风清曼时语气明显柔和了下来,“小曼,你不用怕,有我在,有什么委屈尽管说!”

  “林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明白。”风清曼蹙了蹙眉,一副无辜又迷茫的模样。

  林熊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他不是见异思迁始乱终弃的抛弃了你吗?”

  “林大哥,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风清曼惊愕的睁了睁眼,同样不可思议的姿态,这不可思议还真不是装的,风清曼原本也就是想找个厉害点的人当挡箭牌,好让林熊知难而退,但是始乱终弃?他的脑洞怎么这么大!

  “我只是……我只是……”眼波流转,含羞带怯的望了夏千泽一眼,风清曼垂下头不再多说。

  这小女儿姿态一看就知道是对夏千泽有意思。

  围观众人同时唏嘘,原来这是他爱她,她爱他,而他又爱她的爱恨情仇啊!

  夏千泽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这么倒霉啊!能让他安静的追小久吗?

  因为风清曼的话,林熊仿佛被雷劈了般愣在原地,狰狞的脸色难看无比,仔细回忆了下之前的场面,林熊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原来是小曼喜欢他,而他喜欢身边那个女的,所以小曼才会伤心!

  “林熊,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小曼都说了不喜欢你,你就不要死缠烂打了!”事情到了这里,风一烈自然是跳出来,绝对要让这个林熊死心。

  “但是小曼,他不喜欢你,你还……”林熊紧紧的握了握拳,然后又无力的松开,声音很是压抑。

  “喜欢一个人,只要他幸福,我心里便是开心的。”风清曼抬头,绽放出一抹笑容,那是一个带着坚强带着祝福又带着哀伤的凄美微笑。

  而风清曼这话绝对是对着林熊说得,真实的翻译过来就是:我不喜欢你,你只要默默看着我幸福就行了,所以你现在可以滚了!

  很明显大部分人都没听明白这画外音,在场不少男人只被那凄美的笑容刺的心脏一疼,纷纷对着夏千泽怒目而视,仿佛他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般。

  夏千泽握拳,心中烦躁无比,关他屁事!他好想打那个女人!!

  看着风清曼那姿态,白洛突然想到了一句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特么的真会装!果然,柳青青说得对,这就是个惹事精,看了就想打!

  “啊!”一声尖叫,下一秒围观党同样尖叫着自发退开了很大的空间。

  “咚!”的一声,风清曼就被三太子用尾巴卷着扔在了白洛面前。

  “小曼!”风一烈大惊,一副拼命的架势想要冲上来,只是下一秒便被一条吐着信子的大蟒蛇缠的无法动弹。

  因为有着城内不得杀人的这条法律,围观党在自认为退开了安全距离后再次看戏兼瞎哗哗起来。

  直接无视众人,白洛弯腰扯着风清曼的头发想也不想的就是一巴掌。

  想着她那又少了24小时的流光珠,白洛果断反手又给了她一个巴掌。

  两巴掌正好一边一个手印,对称了。

  打完人,当着被她打懵了和看懵了的众人,白洛从空间器摸出一条毛巾慢条斯理的擦拭起了自己的手,仿佛手上有什么细菌一般。

  “你,你……”回过神的风清曼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

  居高临下的瞥了她一眼,白洛声音淡漠却又冷冽无比。

  “我男人,也是你能肖想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