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317章 土豪金解决一切(桃花扇加更1)
  柳常既然已经给了承诺,这空地上的一出总算是落幕了。

  “柳叔叔,又给您添麻烦了。”风清曼仿佛行为艺术般优雅的擦了擦眼泪,我见犹怜的露出一个令人心疼的笑容。

  “多谢柳老大。”风一烈再次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那‘咚’的一声,响亮得白洛听着就疼,风清曼还真算是幸运,虽然看不惯风一烈的行为,但是不得不说,他是个好哥哥。

  “回去上点药,别想太多。”柳常挥挥手,声音透着与那张娃娃脸截然不同的稳重和成熟。

  “柳叔叔,那我们先走了。”风清曼柔柔一笑,然后转向了他们这边,“青青姐,我们先走了。”

  温婉的笑容,透着柔弱的意味,配着那依旧有些苍白的脸色,此时的风清曼依旧一副弱不禁风的弱质芊芊,很是惹人怜爱。

  不知道为什么,白洛觉得她眼中那秋水粼粼不是对着柳青青的。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风清曼是在勾、引夏千泽!

  狐疑的偏偏头,白洛决定看看夏千泽有没有跟她眉目传情的勾搭成奸。

  看到白洛看了过来,夏千泽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笑容灿烂,虽然现在这脸只能算是白净,但是也很有阳光的感觉。

  白洛,‘……’

  对她笑个屁,人家美女在抛菠菜呢!

  似乎夏千泽没接到,白莲花还需继续努力!

  “凌姐,你来啦!”那边风清曼和风一烈刚走,柳飘飘立马屁颠屁颠的凑到了白洛身边,亲热的挽上了白洛的胳膊。

  白洛黑线,自来熟,她hoid不住!

  “好久不见。”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臂,白洛语气淡淡,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

  “凌姐,你是来参加青青姐的生日的吗?你会在这里玩几天呀?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噼哩叭啦,柳飘飘很没眼色的叽叽喳喳起来。

  “好了,凌姐累了,我先带他们去休息。”柳青青毫不客气的直接把柳飘飘往一边挤了挤,然后欲言又止的望向了柳常。

  “青青,先带白小姐和千先生去休息吧。”柳常摆摆手。

  柳青青咬了咬唇,回身带着白洛和夏千泽向着一处行了过去。

  行走间,柳青青介绍了下房屋的分布,这里有六幢房子,最前面1幢最大的四层楼是开会办公和存放物资的地方,中间两幢3层是独栋别墅,柳青青和柳常住一幢,一幢空着。最后三幢是每层5户的五层小高层,住着苍狼的队员和他们的直系亲属,目前剩下12户空着了。

  可以说,柳常是个大包租公,但是这房租却是外界平均租房价的五分之一,完全是象征性的收点。

  除此之外,柳常在这个地三城的内城还有3处公寓房,当然那些是空着的。

  说柳常是个房叔绝对不夸张。

  对于前世连个厕所都买不起的白洛来说,呵呵,好多房子!

  而对于有着私人星球的夏千泽来说,呵呵,这点房子!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中间一栋别墅前,柳青青利索的用身份证开了门。

  那厚重大气的大门一开,柳青青靠着门口,唰唰的在身份证上比划,两分钟后,“凌姐,我给你开了权限,这房子内的所有门你都能开了。”

  “青青打扰了哦。”白洛笑意盈盈,“嘿嘿,省了我的住宿费。”

  只有他们三个人,白洛自然也不用在他们面前装高冷。

  “只管住,就当自己家。”柳青青一脸豪气。

  “那我呢,我没开门权限吗?”夏千泽幽幽出声。

  “你可以跳窗户。”白洛瞥了他一眼,澳门赌博网站:凉凉道。

  夏千泽立马一脸受伤状的捂着胸口:好心塞塞,怎么感觉自己这么不受待见!

  “千叁大哥,我只能给你开大门和自己房间的权限。”柳青青笑笑,很自然道。

  “性别歧视呀!”夏千泽再次幽怨,然后一脸怕怕的看着白洛,“小凌同志,你可不能三更半夜摸进我房间来偷袭我。”

  白洛:手好痒,好想打人!

  不要脸!谁要跑你房间去了!

  “滚!”直接一个白眼,白洛拉上柳青青,两人向着二楼走去。

  夏千泽笑笑,落后一步跟了上去。

  二楼有四个房间,白洛和柳青青住在左边,中间隔开一间,夏千泽住在右边。

  因为床单被褥一切都是新的,自然没什么整理的。

  确定好房间,只在一楼大厅的沙发喝茶看了一会儿电视,柳常就来了。

  “真是抱歉,本该好好招待两位的。”柳常很是歉意,对方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但是因为这烦心事,平白让人看了笑话。

  在沙发入座后,柳常再次歉意起来。

  “伯父客气了。”白洛客道道。

  柳青青从厨房泡了一杯茶出来,放下后立马坐在柳常身边问了起来,“爸,明天的擂台赛,许无止那边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他谈过了。”柳常摆摆手,端起茶杯淡定的抿了起来,这姿态显然问题已经解决了。

  “爸!”柳青青一脸不赞同,愤愤道,“这次那个小白脸,开口要了多少钱?”

  许无止那人除了好色外还会敲诈!

  “青青,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柳常气定神闲。

  白洛:→_→果然土豪金能解决一切!

  “爸,你还真当自己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你告诉我,这次多少钱!你不说,我现在就去捅死风清曼那个惹事精!”柳青青目光透出一股狠戾,握紧了拳头。

  “行了,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胡闹。”柳常板着脸呵斥了一声。

  斥责了一句,柳常再次对着白洛和夏千泽笑得歉意,“见笑了。”

  “爸,凌姐他们不是外人,你告诉我到底多少!”柳青青一副不告诉她不罢休的姿态。

  “500万,明天一上台,许无止就会放弃比赛。”拗不过柳青青,柳常叹气道。

  “500万!500万都够买3套房子了!凭什么呀!凭什么!”柳青青一把抢过柳常的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爸,你别总当老好人行不行!”

  “青青,你还小,不懂!”柳常无奈的摇摇头,语重心长道,“风一烈在队里也有80多年,不是8年,是80多年,这次我不管,队里的人会寒心的。”

  “那你也不能什么事都管!这次分明是风清曼她自己作死!”柳青青咬牙切齿。

  “行了,你也别气了,这次的事过了,我也不管了。”柳常摆摆手。

  “爸,你这话什么意思?”柳青青一愣。

  “做佣兵,刀口舔血的日子总归不安定,你和宁漓又没希望,所以这佣兵队还是散了吧,咱们找点安全的营生。”柳常沉声道,他毕竟老了,在闭眼前总归要替女儿想好后路。

  一直默默听着父女两对话的白洛眼神亮了亮!柳常要金盆洗手退休做生意!

  做生意好啊!

  她正好有这打算!

  瞟了一眼毫无形象窝在沙发喝着茶的夏千泽,白洛暗自思忖着怎么支开他和柳青青父女谈谈珠宝店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