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266章 被人举报(钱罐加更2)
  对于屈陌的死亡,宁漓和柳青青都是一副见了鬼般的骇然惊恐表情,白洛依旧淡定的站在那里,只是蹙起的眉头泄露了她的心情。

  早在宁漓去推人的时候,白洛就‘查看’了。

  在看到屈陌血条、蓝条全空后,白洛的心情只能用‘这绝壁不科学’来形容!

  照理说屈陌成了她的宠物,那么他受到攻击第一时间可以向她求助,或者在濒死前自主逃回宠物空间。

  但是没有!

  这说明是被秒杀的!

  而且这情况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她在现实中收的宠物只有一条命!

  宠物死亡只降低20好感度这一条在现实中不适用!

  “查下死因。”闭了闭眼,压下眼中的所有情绪,白洛望向宁漓声音听不出情绪道。

  “凌姐,我什么都没干,真的,不是我干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对上白洛的目光,宁漓慌张的摆着手,脸色无比惨白,额上沁出了丝丝冷汗,语无伦次的解释后,宁漓求救般的望向了柳青青,“青青,你也知道我和老二一向关系很好,我绝对不会……”

  “行了行了,又没说是你杀的,你瞎激动个什么劲儿!”柳青青鄙视的瞪了他一眼,虽然屈陌死了她也挺难过的,但是在发现屈陌有问题后她已经伤感过了,这床上这个屈陌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呢,此刻,柳青青在最初的惊骇过后倒也平静了下来。

  对着宁漓那副脸白手抖的惊魂样再次鄙夷了下,柳青青径直上前,伸出手,手掌上凭空多了一副白色手套,小心翼翼的戴上之后,也不顾什么忌讳,很是豪迈的爬到床上扒光了尸体的衣服,认认真真的检查了起来。

  对此白洛只能竖个拇指,好样的,女汉子!

  同样被柳青青这行为震惊到的宁漓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神态严肃的开始叙述案发前的情形,澳门赌博网站:“凌姐,大约半小时前,老二回房,回房的时候没有一点异常,然后大概过了5分钟,他说‘有点头痛,可能喝多了’就躺下睡了。而我就在自己的床上了解明天那些对手的情况,期间没有别人进来过,我也没有离开过房间。”

  “我相信你。”白洛对着宁漓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顺便给了一个信任的眼神。

  虽然屈陌死得很莫名其妙,但是宁漓绝对不会是凶手,他不仅没有动机,也没有这个能力。

  白洛相信他,宁漓无形中松了一口气,而后心再次紧绷起来,那么老二怎么会突然死了?

  “从外表看没有一丝伤痕,也没有内出血的迹象,也没猝死时的痛苦表情。”很长一阵沉默后,柳青青拍拍手,从床上跳了下来,顺手扯掉手套扔进了垃圾桶,遗憾道,“凌姐,目前无法判断死因,要不解刨?”

  “你会解刨?”白洛惊讶。

  “呃,我不会,但是刘老五好像会,宁漓是吧?”有些不确定的,柳青青望向宁漓。

  “是的,老五以前在医院呆过。”宁漓重重点了点头,“凌姐,要叫他过来解刨吗?”

  “有麻烦吗?”白洛犹豫了下。

  在酒馆内解刨尸体?她怎么听着这么惊悚!这么大的血腥味不会被人发现?

  “被人发现了确实说不清,说不定遇到多管闲事的会报警。”柳青青同样为难了起来。毕竟是在城内,有些事情被人举报了会有点麻烦。

  “走正常程序呢?”

  “走正常程序的话由家属或者队友向军方申报,尸体会统一送到医院进行尸检,当然家属或队友对其死亡没有疑义的话则直接火化。”

  “没有家属或者队友呢?”白洛依旧有些不解。

  “发现身份不明的尸体,军方会对比dna,查得到身份的会联系亲人,无法查明身份或者找不到亲人的,那么直接火化,一般情况下军方不会调查死因。当然,若是有人举报的话,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军方会进行适当的调查。”宁漓详细介绍了关于出现死亡后的相关做法。

  白洛了然,果然,这里的军方有点不负责任。

  所以,只要没人举报,随便他们把屈陌解刨成什么样子都不会有人管!白洛心定了定,也许这次能获得更多有用信息。

  “那就……”刚想说找刘文义来把尸体解刨了,门外就想起了一阵厚重的脚步声,人数似乎还不少。

  狐疑了下,宁漓走了过去,通过猫眼往外看了看,然后脸色大变,“凌姐,是军方的人!”

  军方!

  心头一跳,电光火石间,白洛似乎明白了,身子迅速往前一窜,摸到尸体,瞬间分解。

  几乎就在001秒后,房门被强行破开,原本在房门后的宁漓被这破开的房门撞得踉跄着退了好几大步。

  “你们!”捂着被房门猛烈撞击到的胸口,宁漓一脸气愤的瞪着破门而入的5个军装战士。

  5人中为首那人,对着房门扫一圈,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然后给了身后四个战士一个眼神。

  四人迅速在房门搜了起来。

  “你们什么意思!军官阁下,你该知道擅闯私人房间是违法的吧!”柳青青横眉以对,大声质问了起来。

  “对,你的编号呢,我要投诉你们!”宁漓同样恶狠狠道,刚才措不及防那一下,他都觉得自己内伤了。

  “请配合调查,有人举报,这里有恶性杀人事件。”为首那似乎是老大的军官,背着手,表情冷硬。

  “恶性杀人事件?”柳清清冷笑一声,“我倒是要看看哪个碎嘴的这么胡说八道,我要和他当面对质。”

  “请见谅,军方有义务保护举报者的**。”军官老大表情不变,声音公式化却又冷硬如石。

  “那你倒是说说尸体在哪里?”因为瞧见尸体被白洛收了,柳青青理直气壮的叉着腰质问起来。

  “抱歉,打扰了。”最终,在房内丝毫没发现任何行凶痕迹后,那个老大面无表情毫无诚意的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他的人走了。

  ……

  夜幕中的青泽草原,各种虫鸣交织成一首首动听的交响曲。

  在无风的夜晚,新月湖一片平静。

  一个身影诡异的浮在湖面半米之上,半晌后,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惊涛骇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