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262章 血腥屠杀(香囊加更)
  在空手的情况下,白洛的法术攻击范围达到了250米,因为角斗士的位置处于他们这一侧,白洛轻易的把所有人‘查看’了。

  在发现这是50个正常人类3阶体术者后,白洛心情有些复杂。

  身后,那呐喊欢呼叫嚣声充斥着整个角斗场。

  “嗷~~~”随着那锐角毛牛仰头一声响亮的鸣叫,那50个角斗士动作灵敏的分散了开来。

  召唤师的召唤兽除了死亡和到了召唤时间后会消失外,完全和真实的异兽没有差别。

  即使参赛席和比赛场还有一段距离,白洛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锐角毛牛跑动时那仿佛地震般大地的颤抖。

  锐角毛牛用它那庞大的身躯在比赛场内横冲直撞,每每都要撞到那透明的隔离罩才会回头。

  三阶体术者实力虽然不算高,但是场上的每个人灵敏度还算不错。

  几个选了弓箭武器的角斗士一边跑位一边开始了攻击。

  可惜,锐角毛牛的皮毛很是坚硬,弓箭完全无法造成伤害。

  “阿漓,这弓箭没用!”柳飘飘捂着嘴,惊讶的喊了声。

  “这只是普通钢铁制造的武器,对付四阶的锐角毛牛,除非命中要害部位,否则就是给它挠痒痒。”宁漓解释了一句。

  “那他们怎么赢?”柳飘飘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然后鼓着腮帮子为底下的角斗士抱不平起来,“这不是让人送死吗?”

  “他们不用打败锐角毛牛,只要过了1小时的召唤时间,锐角毛牛消失,活着的角斗士就是胜利者。”宁漓淡淡道。

  “这太残忍了。”柳飘飘眼睛瞪大,看着很是气愤。

  “呃,这底下的角斗士大部分是奴隶,剩下的也都是自愿参赛的,都是签了生死状的。”宁漓解释道,你情我愿的买卖,没什么残忍不残忍的。

  “可是……可是……”柳飘飘目光愣了愣,只是最终也说不出什么。

  奴隶本来就是任打任杀的存在,而自愿参加的那些人,既然想要求财自然需要付出代价。

  听了这两人的话,白洛大致也清楚了,但是心中始终不舒服。

  比赛场内都是正常人!

  观众席大部分是丧尸!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丧尸们在拿人类取乐!

  底下即将发生的血腥屠杀只是他们饭后茶余的娱乐活动!

  手紧紧攒起,白洛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愤怒,继续端着面无表情的神态平静的看着下方的赛事。

  锐角毛牛虽然身躯庞大又如钢铁般坚硬,但是它也有着劣势,那就是行动笨拙。

  开场这么5、6分钟的时间内,横冲直撞的锐角毛牛连一个人都没有撞到,可能是期待中的血腥画面没有出现,整个观众席也显得躁动起来,男人们粗着嗓子纷纷叫嚣,不是骂角斗士是窝囊废的就是骂锐角毛牛是软脚牛,冲啊、杀啊、干死他们呀……一堆暴力血腥的叫嚣。

  而比赛场内的人和异兽又这么你撞我躲了十来分钟,锐角毛牛似乎被激怒了,红着眼仰头再次响亮的鸣叫了一声。

  随着它的这声鸣叫,原本乱哄哄充斥着各种叫嚣怒骂喝彩声的观众席安静了下来。

  眯了眯眼,白洛有股不好的预感。

  这四阶锐角毛牛是43级,最重要的是它有蓝条!

  这是要发技能了?

  果然,只见那小山般的庞大身躯上,原本柔顺覆盖在它周身的厚厚长毛如同刺猬般根根竖了起来。

  这情景,贴切的表现出了‘炸毛’两字。

  难道!白洛心中震惊。

  此时比赛场内那些角斗士一个个都已经如临大敌般把身子缩在了盾牌后,好几个距离近的已经自发聚在了一起,用盾牌组建了一道防护墙。

  果然,没几秒,漫天的毛针飞射了开来,同时,观众席再次爆发出响亮的叫好声、惊呼声……

  “好可怕呀!”看到这情景,柳飘飘小脸瞬间煞白,眼泪已经溢了上来。

  “飘飘,没事的有防护盾呢。”风一烈出言安慰了句。

  白洛脸色不变,看着那如疾风骤雨般打在防护盾上的牛毛,不,确切说来应该是钢针了。

  居安思危的,白洛突然想到,这防护盾若是突然消失?他们这距离比赛场最近的参赛席上的人必然会被捅成筛子吧。

  对比了下这牛毛钢针的密集程度,白洛估摸着就她这水平应该会死的很难看,也不知道开个龟壳能不能抵御住。

  不过,澳门赌博网站:这里还有这么多丧失同类,军方不会为了灭他们把自己人都灭吧?

  检查了一眼特殊装备格内的替身娃娃,白洛继续漠然的看比赛。

  随着观众席那越演越烈的叫嚣声,白洛拳头更紧,只觉得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而下方,在那密集的牛毛攻势下,不少人已经血流如注,血腥味弥漫到了整个角斗场。

  虽然钢针般的牛毛无法穿透盾牌,但是那盾牌只能护住要害部分,那体积想要护住全身自然是不可能的。

  钢针牛毛的威力绝对是巨大的,有的甚至足有半米来长,直接横穿人体,在一片热烈的叫嚣声中,惨叫声同样惊天动地。

  足有一分钟的钢针牛毛后,比赛场内完好无损的只有那3波聚在一起用盾牌组成护墙的三十多人。

  当场就有七人死在了钢针之下。

  庞大的身子一抖,所有毛发再次柔顺的覆在身上后,锐角毛牛仿佛一个胜利者般再次仰起了头,得意的嗷叫起来。

  没有受伤的角斗士再次跑位,相互间保持着一定距离,既方便各自逃跑又方便集中抗敌。

  而几个受伤的只能艰难的向着角落移动,最大化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叫了一阵,锐角毛牛刨了刨蹄子,再次横冲直撞起来。

  地上躺着的不管死透还是没死透的都被那锋利的犄角挑了起来而后高高抛到空中,最终又被踩成一坨坨肉泥。

  “阿漓,这太恶心了。”柳飘飘脸色惨白,干呕了一阵后直接用手捂上了眼睛,表示不再观看。

  白洛忍着胃里的翻腾,依旧平静的看着下方,耳边是后方那一阵一阵的激动叫嚣。

  底下越是血腥,观众席上的人越是热血澎湃。

  此刻的比赛区,已经成了屠杀场,锐角毛牛单方面的屠杀着角斗士。

  随着那锋利的犄角刺穿一个个行动不便的受伤者,观众席越是声如雷鸣。

  可能是冲击太大,有几个没受伤的角斗士表情崩溃的敲打着防护盾,惊恐的叫着要退出比赛。

  暴躁的屠杀者……

  残破的尸体……

  惊恐的角斗士……

  兴奋的观众……

  眼前的情景突然使白洛想起了人性这个词,也不对,这里大部分都已经不是人了。

  ……

  最终,当锐角毛牛那一个小时的召唤时间终于过去时,比赛场除了一片残缺的尸体,只有9人激动的扬着武器,配合着雷鸣般的掌声,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勾了勾唇角,白洛突然冷笑下,好讽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