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255章 络绎不绝的不速之客
  直到夏千泽的脚步声消失在廊道上,澳门赌博网站:白洛才大大松了口气。

  虽然她不认为夏千泽能杀了她,但是被雷那么劈一劈,绝壁不是什么好滋味。

  不过

  神思飘忽了下,白洛总觉得心头梗着一股怪异。

  虽然认识不是很久,但是直觉的,白洛认为夏千泽不是那种狠毒的人,虽然他是个奸商。

  不知道怎么的,她总觉得这次在地四城见到的夏千泽有点怪怪的。

  想什么呢,白洛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人心隔肚皮,指不定夏千泽原本就是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狠手辣之人。

  大夏帝国的三皇子,天子家可没什么心思单纯的善良之人。

  不过,三天后真的要兵戎相见?

  白洛心情阴郁了下来,隐隐的心里有些异样,虽然不相信,但是刚才夏千泽的脸色分明是认真的,他没有说笑!三天后她若是拒绝,有90的可能被杀人灭口,真的成敌人了吗?

  但怎么说都共患难一场,在她心里,夏千泽也算是个可信任队友级别了,突然这么成了敌对双方?还是不死不休的这种?

  皱着眉头,白洛想到了问题关键,夏千泽为什么会找上她去找那所谓的亚神器?

  难道是因为发现了她是空间系?

  白洛觉得眼前有一大片子的乌云,遮天蔽日的,她都看不到方向了!

  话说,夏千泽真要杀她的话,她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弄死他?

  但是不说她打不过他,更何况弄死了帝国三皇子,这绝壁严重的不要不要的。

  头痛的揉着额头,白洛决定,先关门睡觉!

  夏千泽这货连门都没给她关!

  心思沉沉的,白洛走到门口,手刚摸上门把手,眼前突然一闪。

  眨了眨眼,嗯?看错了,是灯泡忽闪了下?

  瞪着眼睛,白洛看着门口处的廊道,刚才真的看错了?

  额,自己多心了。

  手一拉,一个用力,刚想带上房门洗洗睡觉。

  蓦然,一股推力,一只手赫然按上了门板。

  对方的力道明显大于她,白洛果断后退身子靠上了墙壁,已经收回随身包裹的法刺再次横在了身前,同时厉呵了一声,“谁!”

  妈蛋!

  她这虽然是客房,但是已经被她包场了!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几乎就在一瞬间,两个身影闪了进来,速度之快,完全就在眨眼间,而房门,再次被带上。

  在看清那两人时,白洛只觉情况更加复杂了,居然是刀疤男和白净青年。

  两个查看,依旧是。

  “已知,”

  “已知,”

  所以是祁博裕和萧天卓?

  “有事?”目光冷冷的盯着两人,白洛依旧一脸冷冽,只是心中踌躇为难起来,萧天卓见过她的光箭!

  虽然光系异能者一般都会发光箭,但是总归不以暴露。

  “刚才那人对你说了什么?”进了房的刀疤男眼底带着审视仔细观察着白洛,话语带着质问的咄咄逼人。

  “干卿何事?”白洛冷然反问,态度同样强硬。

  这是一句很文邹邹的话,但用白话翻译过来那就是,关你屁事!

  “问那么多废话干嘛,绝对是因为新月湖里的那件东西!”看到白洛这幅不予回答的态度,白净青年脸上有些不耐烦,“小爷我告诉你,那东西很重要,不能随便移动!若是出了什么差池,这一星球的人都会被你害死!”说话间,那人语气很冲,一副你就得听我的的样子,但是最后那句却是说得无比认真。

  “什么意思?”白洛皱了皱,她觉得她的严重不够用了。

  那件亚神器关系着这351一星球人的命?

  虾米??这么严重?

  而且

  白洛激灵一下,望着这两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两人在和夏千泽唱反调?!

  夏千泽想要找那军方的亚神器说不定就是这封城的关键,所以夏千泽想要出城,但是祁博裕和萧天卓不让他出城?

  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王权星系爆发了派系之争?难道他们帝国的皇帝陛下要不久于人世了?这两人其实是大皇子党和二皇子党?

  白洛好复杂!

  她还以为祁博裕和夏千泽是一对损友呢,结果人家是政敌?!

  不过

  盯着那白净青年,白洛目光闪过一丝疑惑,这人的完全不像是萧天卓!

  所以这个才是祁博裕?那个刀疤男才是萧天卓?

  又或者其中有一个是梁承允?

  “我们说的是真的,那新月湖底下的东西绝对不能动!否则会酿成大祸。”在白洛思考间,刀疤男紧接着开口,声音中满是威严和不容置疑。

  “我要知道全部!”白洛语气愈发强硬,黑黝黝的眼睛里写满了坚持,其态度很明显,必须给她说出个所以然来。

  “不该知道的问那么多干嘛!”对于白洛那副不给我理由就不相信你们的态度,白净青年语气更加恶劣,大声嚷嚷了句,然后小声嘀咕了起来,“反正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白洛: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信!!!!

  “这事很复杂,我只能告诉你,你们是从城外来的,绝对不能碰那东西,这个城里藏着极端危险人物,一旦被他们逃脱,会危害到整个星球的人。”刀疤男语气深沉,目光真诚的盯着白洛。

  可能是刀疤男的态度太过于认真,白洛心里隐隐有些相信了。

  这城里有异样,所以被封了起来。这十有**是真的。

  但是这异样和危险又是谁造成的?

  “那个危险人物是谁?是刚才那人?那不是我们帝国的三皇子?”白洛一连抛出几个问题。

  “毛!他才不是!”一听白洛这话,白净青年立马炸毛般跳了起来,气愤的嚷嚷道,“那就是个畜”

  话还没说,白净青年被刀疤男重重拉了一把,制止了接下来的话。

  “他不是最危险的那个,那个祸源藏在了内城,而且目前我们对付不了他。不知者无畏,我不认为你知道太多是好事。”说完这些,也不顾白洛有没有明白过来,刀疤男拉开了房门,在离开前还回身给了她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回了房,白净青年摸着下巴一脸思考,喃喃道,“话说,我怎么觉得那女人有股熟悉感。”

  “每个漂亮女人你都有熟悉感。”刀疤男眼神鄙夷。

  “屁,你以为我是你个颜控!”白净青年立马反驳回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