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236章 柳青青去哪了
  因为军方的介入,原本在睡觉的众人都聚集在了房门口。

  好奇心,自然是每个人都有的,认识的已经开始互相串门交头接耳的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信息。

  左右已经没了睡意,白洛决定凑个热闹,抬步直接向着宁漓四人走了过去,柳飘飘依旧一脸怕怕的拽着白洛胳膊,亦步亦趋的跟着,那样子就像是离远了会被老鼠吃掉一般。

  走了一段路,到达屈陌和宁漓的那房门口,白洛才发现这四人除了那个整天没表情的刘文义外,另外三个都是一脸菜色。

  可能是遭遇了被穿土鼠群追杀的经历,整个小队人员都是闻风色变。

  “什么情况?”白洛用力一拽胳膊,把自己的手臂从某姑娘的魔爪里解救出来后,瞥了四人一眼,直接发问。

  “具体还不清楚,但是大致因该是这家酒馆的老板,黑皮被穿土鼠袭击了,据说已经被吃掉了,连尸骨都没有找到。”屈陌压低了声音,脸色有些难看。

  黑皮是这家酒馆的老板?要不要这么巧啊!!

  不过

  “黑皮被穿土鼠袭击?确定?”

  心头微松,所以这和她没关系了?

  啊呸,这本来就和她没关系!

  “也不确定。”屈陌无奈的摇摇头,“知道情况的不多,天亮了去打听下才能确定具体情况了。”

  “但是这个酒馆内有穿土鼠存在应该不会有错了。”宁漓幽幽叹了口气,插话道。

  “阿漓,你别吓我,这里真的有穿土鼠?”柳飘飘再次一把抓住白洛的胳膊,整个人紧靠着她,面上已经眼泪汪汪。

  “飘飘,别怕,酒馆就这么大,就算有那畜生,数量也不会多,而且这里住了这么多人,它们敢来,正好扒了皮卖钱。”风一烈大嗓门的安慰道,似乎也是在给自己鼓气。

  “那明天去打听下情况。”

  白洛看了看时间,才7点,距离天亮还有4个多小时,既然宁漓他们也不知道,那她还是继续去补觉吧。

  刚想转身回房,那厢宁漓好像发现了什么大事般叫了起来,“飘飘,青青呢?”

  “额。”柳飘飘有些愕然,然后低头,不敢面对宁漓的视线,只是抓着白洛胳膊的手紧了紧。

  白洛:所以这是在问她该怎么办?

  不过宁漓的反射弧似乎有点长啊,直到现在才发现柳青青不在吗?!

  看来这位对柳青青真的没什么情义。

  “对啊,飘飘,青青去哪了?”屈陌也向着四周望了望后,在确定柳青青真的不在后,立马脸色紧张起来。

  “我我”柳飘飘吞吞吐吐,声音有些呜咽,“我”

  我了个半天,最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飘飘,青青到底去哪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虽然我们进城了,但这里的治安也不是那么良好的,万一青青一个人遇到歹徒”眼看着柳飘飘半天没说出柳青青的去向,宁漓脸色焦急起来,心中涌出了不好的预感。

  这第三道城墙外虽然也是城池范围,但是治安只是表面良好罢了,实力低的落单女人被拐了卖到奴隶市场也不是不可能的。

  “飘飘,你倒是说呀,青青到底去哪了!”不自觉的,宁漓话音重了起来。

  “你们问凌姐姐吧。”在宁漓的追问下,柳飘飘咬牙飞快说了一句,说完之后头垂的更低了,简直就像是想把自个儿脑袋埋起来的驼鸟。

  白洛,我去!我知道的你不都知道吗!

  “柳青青说今晚和别人一起。”看到宁漓和屈陌两人都眼神焦急的望向了她,白洛毫不拖泥带水,丝毫没有替柳青青隐瞒的意思。

  “别人?”宁漓一愣,一副反应不过来的呆呆表情,“认识的?谁?”

  “柳青青说他叫宋谟,刀锋佣兵团的人。”白洛据实以告。

  柳青青敢这么豪放的去约、炮,就证明她没有要瞒着的意思。

  “宋谟?男人!凌姐,你说青青和一个”宁漓脸色大变,只觉得一股子热血冲到了脑袋里,血管都要爆裂了。

  通红着眼吼了几声,发现廊道内不少人都望了过来后,宁漓骤然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低了低声音继续问道,“凌姐,你的意思是这么晚青青和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

  虽不是继续用吼的,但那难看的脸色和那怒不可遏的语气昭然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

  “大致就这样。”白洛点点头。

  虽然说出了实情只怕又要出幺蛾子,但是让她撒谎,她还真找不出那么个合理的谎话来。

  “凌姐,你和飘飘亲眼看见青青和一个男人去开房了?她不是被威胁的吗?”屈陌一脸的错愕和不敢置信,那表情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国际玩笑一般。

  被威胁?

  白洛回忆了下。

  请恕她眼拙,看不出柳青青哪里被宋谟威胁了。

  “飘飘,你也看见了是不是!”宁漓咬牙切齿,语气含着质问的意味。

  在宁漓看来,柳青青干出这种糊涂事,白凌是个外人确实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柳飘飘作为堂妹,居然不阻止!就算一个人阻止不了也该立刻通知他!她到好居然瞒着这么大的事!

  柳飘飘咬着唇,眼泪吧嗒吧嗒地一个劲儿往地上掉,在宁漓的质问下,没有反驳,只是点了点头。

  “你看见了不会阻止吗!你是死人吗!”宁漓只觉得满肚子的火气,他真是要被气死了。

  柳飘飘眼泪掉的更凶了。

  “大哥,你骂飘飘干嘛!这又不是飘飘的错!”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风一烈不平道,“腿长在她身上,她又是大小姐,她要干什么,飘飘哪能阻止!”站出来为柳飘飘说完话,风一烈似乎不解气般骂咧起来,“有些女人就是犯贱,自甘堕落的喜欢被千人骑万人枕,真是”

  咻的破空声。

  “啊!”风一烈接下来的话全被堵在了喉咙里。

  “谁!出来!”

  所有人一瞬间进入戒备状态。

  就在风一烈说话间,一支十来厘米长金属材质的小箭擦着他的脸重重的射进了他身后的墙壁。

  火辣辣的灼痛,风一烈条件反射的用手捂着脸,掌间一片黏腻,止不住的鲜血从指缝中溢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