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95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出那间摆着一张小型会议桌的房间,白洛打了个哈欠准备补个觉,可惜,站在廊道上一眼就看到了顺着马路走回来的两人。

  王晓琪仰着头,眉眼弯弯,眼睛亮亮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娇笑着红了红脸,又是那副她惯用的羞涩姿态垂下了头。

  白洛无语望了望天,话说,以前她怎么会觉得这姑娘单纯来着?瞎眼了吧!

  “小小~”许是注意到了马路边楼房上站在二楼走廊的白洛,王晓琪对着她的方向扬起脸,笑得一脸欢快。

  “做作!”同样出了门,看到这情景的夏千泽低骂了两字。

  对于王晓琪,他自然是没什么心思,但是自从情侣戒指那事后,他也仔细想了想,要说那女人对他没心思?那么赶着扒上来干嘛?

  但是祁老二那么一来,一追,简直是不到五天呐,他俩的关系就传了出来,这速度,这行为,或多或少令他不舒服,无关于****,只是单纯的男性面子问题。

  看了夏千泽一眼,白洛也没有说话,虽然不想搭理这绿茶婊,但是她来了,她到是要看看她要说什么。

  定睛那么一‘查看’,好吧,那影幽蛇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作孽了,眼眸一转,白洛决定等人走了就把003拉出来问问。

  没多久,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王晓琪带着祁博裕上了这楼,没几步就顺着楼梯到了走廊的尽头。

  白洛偏了偏身子,靠在廊道的栏杆上,面上挂着清淡的笑容,心头冷笑着,绿茶婊要来炫耀她的男人了!

  两人上来后,站在白洛身边的夏千泽冷然的哼了一声,行为很是幼稚的撇过脸不看他们。

  “小小,你回来了啦,之前你失踪了,我真的担心死了。”王晓琪眉眼含笑,脸颊红红,显然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不过这话,她也没说谎,在白洛失踪后,王晓琪可是焦急了好几天,担心确实也是真的,只是她担心焦虑的是那城里隐藏着的危险,怕自己也那么莫名奇妙的遇到危险失踪了。

  这不,一遇到祁博裕,毫不思考的,王晓琪直接跟着他回了避难城,在她看来那地面城的干尸即使死了还是危险重重。

  “我没事。”不达眼底的浅浅笑笑,白洛也没和她说话的**,直接一个‘查看’还是22级,看来没了系统,王晓琪这级数怕是定格了。

  “对了,小小,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呀?没受伤吧。”脸上带着关切的,王晓琪语气透着一丝担忧。

  “掉坑里去了,算了,不提这糟心事了。”敷衍了下,白洛目光冷了冷不给王晓琪再问下去的机会,进神墓这事,夏千泽知道,她自然不隐瞒,但是这么直白的告诉所有人?她傻啊,这不就是直接喊‘我进了藏宝室,你们快来抢我吧。’

  “哦。”因为白洛有些冷硬的语气,王晓琪仿佛做错事了般咬了咬唇,而后无措的垂下了头。

  一旁的祁博裕看到这情景,不满的皱了皱眉,这女人什么态度!在他面前欺负打着他标签的人?不自量力。

  下一秒,白洛就感受到了一到冷冽的眼神,带着刀子般的锋锐。

  不为所动的,白洛冲着他冷笑了下,眼神能杀人?呵呵,眼神能杀人她也不怕!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王晓琪突然抬起头,两手挽上身边祁博裕的胳膊,姿态亲密,然后再次对着白洛扬起了笑脸,“对了,小小,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我的……”

  话说一半,王晓琪含羞带切的望了身边这个身姿英挺的男人一眼,然后涨红着脸再次垂下了头,满是小女儿的娇羞姿态,只是手上抓的更紧了。

  “未婚夫!”祁博裕铿锵出声,三个字,掷地有声,仿佛在宣告主权一般,带着绝对的霸道和不容反驳。

  看着王晓琪没有反驳,祁博裕满意的唇角微翘起来,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收敛笑容,满目警告意味的盯向了白洛,“我是祁博裕,小久的未婚夫。”

  “白小小,幸会。”白洛心头震了震,只是脸上神态自如毫不受到锋锐目光的影响再次报上了她的假名号。

  祁博裕?!眼眸一垂黑目中闪过一道芒光,白洛满心嘲弄地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她想她明白了。

  “小小,我们……你会祝福我们吗?”王晓琪再次抬头,满脸带着女人特有的幸福笑容,目光晶晶亮的盯着白洛。

  一旁的祁博裕配合似的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顶,两人姿态亲密的依偎在一起。

  还真得瑟炫耀上了呢!白洛突然好笑起来,心中想起了003的话,003说王晓琪认为夏千泽喜欢她?

  所以这绿茶婊认为她抢了她的梁承允又抢了夏千泽?这会儿有了个优质金龟婿后就来耀武扬威?

  呵呵,白洛也真心笑了起来,发自肺腑的真心笑容,然后张了张嘴,刚想说那么一句‘恭喜’……

  “秀恩爱,死得快!”

  突兀的,一直沉默着的夏千泽冰一板一眼无比正经的插了一句进来,王晓琪脸上的表情瞬间龟裂。

  “夏小三,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夏千泽这话成功激怒了祁博裕。

  “是呢,我羡慕你找了个无颜女,哟,好羡慕呢。”顺着祁博裕的话,夏千泽满是讽刺。

  夏千泽这相当于人生攻击的话成功使得王晓琪脸色难看起来,她这毫不出众甚至有点黑的肤色一直是她的心头刺。

  “哼!”祁博裕捏了捏拳,最终忍了下来,然后冷哼一声,心中嗤笑,‘将来等小久露出真容了,亮瞎你的钛合金狗眼!’

  当然这会儿未成定局,祁博裕也不会傻的给自己制造竞争对手。

  气氛已僵,留下来也没意思。

  “我们走,别理他们。”恶狠狠的瞪了夏千泽一眼,祁博裕便拉着王晓琪离开了。

  下了楼,祁博裕从空间器内取出一俩类似跑车的银色悬浮车,又很绅士的给王晓琪开了门,两人上了车,直接离开了。

  “哈哈,哈~哈~~哈~~~”

  待悬浮车开远,白洛再也忍不住了,弯着腰,很是夸张的趴在栏杆上,右手下意识的捶了几下栏杆,真的笑死她了!

  “额,怎么啦?”旁边还用目光射着逐渐远去悬浮车的夏千泽被白洛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和笑声吓了一跳。

  “没什么。”感觉自己太反应过度了点,白洛止住笑,扶着笑弯的腰缓缓站直,“只是觉得你刚才那话太给力了。”

  “那你刚才怎么不笑。”夏千泽一脸的不信,绝对不是因为他说的话。

  “其实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从前有只瘌蛤蟆,每天不思进取只想着吃天鹅肉,然后有一天,它遇到了一只丑小鸭,满心欢喜的抱回家准备养大了开吃,结果呐……”说道这里,白洛再次抿着唇笑了起来,“原来那是涂成了黄色的灰麻雀。”

  夏千泽……

  什么跟什么嘛!

  “我就说个笑话。”留下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笑,白洛也不挑,随便进了个开着的房间,她要先确定点事,然后睡觉,有了力气再去战斗!

  徒留在原地的夏千泽满头黑线,这是笑话嘛,这好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