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45章 NPC罗神仙
  副本这东西,一回生两回熟,刷着刷着就熟练效率了。网

  在经过了5次的金鱼攻击后,萧天卓无师自通的的摸出了规律,前进5米,一只异兽。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几乎每只金鱼怪一出现还没吐泡泡,就被夏千泽或者梁承允秒杀了。

  这段羊肠小路足有3000多米,期间他们遭遇了585只金鱼怪,级数都在40到45之间,当然这个数量是由萧天卓统计出来的,级数是由白洛查看到的。

  而夏千泽果然是个土豪金,在走了小段路后,主攻手就变成了他一人,白洛仔细观察了下,夏千泽的蓝条足够50多个闪电球,这恐怖的蓝量真令人羡慕嫉妒恨,当然也不排除他一个闪电球耗蓝不多。

  就算是如此大的精神海,夏千泽中途依旧补了9次蓝,那药剂喝的就跟不要钱似的,而梁承允可能是药剂不多了,补了3次蓝之后也没多出手。至于萧天卓更是在召唤了雪地白熊后没动作了。

  所幸,夏千泽对于打怪乐此不疲,对于他们这三个打酱油的划水党也没怨言。

  每只金鱼,白洛收获的经验在90到120之间,总共6万左右的经验,这成功的让她升级到了23级,此刻的经验条为23901/33107,因为升级带来的满蓝,这一路她都没用过药剂,走完这一路,副本还剩下3小时06分钟。

  白洛目光平静的站在小路的尽头,只是心中已被狂喜淹没,这副本中并不需要去摸尸体,怪死了自动掉落物品,因为队长拾取这个分配方式,所有的奖励全进了她的随身包裹。

  与副本介绍相对应的,这副本掉落的是宝箱,此刻,白洛的随身包裹内已经多了7个青铜宝箱和1个白银宝箱。

  因为怕自己已开出什么极品把持不住,白洛按耐着心中的好奇强忍着开宝箱的冲动,还是月黑风高一个人的时候比较妥当。

  “没了?”愣愣的看着小路尽头的一大片空地,夏千泽一脸不尽兴,不会吧,这就没了?什么好东西都没瞧见啊!

  鹅卵石的尽头,那是铺着白玉玉砖一样的地面,场面大的一望无际。

  “应该还有,你可以跨出去试试。”依旧站在鹅卵石小路上,白洛对着夏千泽怂恿了一句。

  她可以肯定副本还没结束,至于跨出这条路会出现什么,那她就不知道了,不过绝对是怪。

  “去!”有萧天卓在,自然不可能让夏千泽去当问路石,依旧是一个字,那打头阵的雪地白熊任劳任怨的再次当起了前锋。

  当它一跨入白玉玉砖铺砌的广场时,东南西北四方向,四个传送光阵蓦然亮了起来。

  一个个挥舞着虾钳蟹螯的虾兵蟹将争先恐后的从传送阵中涌了出来,与现实不同,每只虾蟹都有半米来高,那个头虽然不算巨大,但是数量多了看起来也很是恐怖。

  “快,快攻击。”心头一跳,白洛立马一脸急切地喊了起来。

  在一个‘查看’发现传送阵没有血量显示后她就明白了,这是纯粹的刷怪点,而若是攻击火力不够,怪物会越积越多,最后他们绝对会被怪海淹没。

  不过显然,她的担心多余了,因为这只是一个30~50级的副本!

  只见夏千泽往前了一步,四张电网甩了过去,就仿佛被渔网捕获的海货一般,四个传送阵刚冒出来的虾兵蟹将全部被兜住,而后秒杀。

  白洛面色僵了僵,好吧,她小题大做穷紧张了。

  确定了出怪点,夏千泽和梁承允一人负责两个传送阵,虾兵蟹将几乎刚从传送阵跳出来就被秒成了渣渣。

  白洛呵呵笑了两声,然后直接抱着臂,跨步到了四个刷怪点的中央休闲的站直了身子。

  果然,刷副本要带*师啊!这速度,啧啧。

  虽然萧天卓和他的白熊依旧在打酱油,但到四个传送法阵消失也就只花了半小时。

  这些虾兵蟹将的等级比金鱼低了那么点几乎全在30以上不到40间,虽然不高但是因着那几乎有400的可观数量,白洛又收获了3万左右的经验,成功跨入了24级,目前经验条为19432/34214对此她只能说,幸福来的太快,难怪虽然经验分的少,但初级玩家还是喜欢找*带等级啊,这刷怪效率,绝对杠杠的。

  而这一轮怪,她又得到了6个青铜宝箱和2个白银宝箱。

  而在四个传送阵俨然消失后,四人眼前再次一黑,视线恢复时仿佛瞬间转移般,地面依旧是那奢华富贵的白玉玉砖,而他们四人正站在一个四合院般的院子中央。

  四周,四座高大威严却又玲珑剔透仿佛琉璃的精美建筑,大门上方的牌匾上赫然四个字,水晶东宫、水晶西宫、水晶南宫、水晶北宫!

  白洛微微郁闷,这还是选择题?

  “这空间域还真有趣。”夏千泽一脸的兴趣,然后仔细观察了起来,可惜除了那一个字的差别外,这四座建筑仿佛如出一辙。

  “要不要先去东宫试试?”同样没看出什么的梁承允偏头对着白洛微微询问道。

  “让我想想。”白洛托着下巴,认真思考起来,有些副本有着支线和主线,一不小心走了支线,那奖励和经验就大大的少了,若这四宫代表了支线主线只能择其一的话,那她就得好好思考了。

  可是思来想去,白洛也没发现之前那两个刷怪场景给出过什么提示,难道是有什么被她忽视了。

  而就在白洛沉思间……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一道悠扬爽朗却又明显带着沧老的男声响了起来,未见其人,只闻其声。

  “谁!”三个男人同时心中一惊,戒备起来,他们完全没发现周围还有人。

  与三人的紧张不同,白洛却是满目惊喜眼神亮了起来,这经典的台词!!

  哦哦!

  这是罗神仙呐!

  “罗神仙,我请您老喝酒!”仰头,对着高空,白洛生怕自己音量不够似的左手握了个圈放在最前,嘹亮的大喊了句,然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喝酒!喝酒!喝酒!”

  喊完这么两嗓子,白洛目光雪亮的注视起了四周,寻找起了目标人物。

  顷刻间,一个头发花白,长须及腰,一身白色长袍,满是仙风道骨的老头缓缓从西南角的虚空中踏步而出。

  仿佛缩地成寸般,两步间就站定在了白洛身前,捋着胡须,一脸的笑意盈盈,“白丫头,酒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