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05章 还有谁,想咬我!
  “你、你、你想干什么!”大汉眼神惊惧的左手捂着右手不断后退,一滴滴红色的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在地,即使黑色的肤质也难掩大汉已经煞白的脸色,“我是守法市民,你没有权利杀我!”

  “别动!你一动就浪费了。”白洛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不就划了他一刀嘛,好像她要杀了他一样,几步上前,右手一个开了盖的食盒,白洛伸直手臂递了过去,“诺,自己拿着好好接血。”

  “什么!?”显然大汉没有明白过来白洛的意思,依旧是满脸的惊骇。

  “发什么呆,还不快接血,澳门赌博网站:你妹妹喝了血不就不疯了!”看着地下那小摊血迹白洛只觉得有点浪费,反应这么慢,难怪抢不到白莲花。

  “你、你、你的意思是让我给我妹妹喂血,你居然让我放血喂她?”大汉瞪大了眼睛,仿佛白洛的话是什么骇人听闻的恐怖威胁般。

  “不是说妹妹比你的命还重要吗?流这么点血又要不了你的命,这就不舍得啦?”看着迟迟没被接过去的食盒,白洛勾起一抹冷笑,语气带着讽刺。

  “谁说我不舍得?为了我妹妹,我什么都可以可以付出,这条命我都可以不要!”显然大汉被白洛的话刺激到了,梗直了脖子,满脸胀红,粗声大气地为自己辩解,同时原本紧捂着右手腕伤口的左手毫不客气的扯过白洛手上的食盒,然后开始认真的接着手腕上流下的鲜血。

  而清楚了所谓白洛说的救人**后,围观的群众一个个惊呼出声。因着三太子以一副强横生人勿近的姿态呈圆圈环在白洛周围,人群也不敢对着她质问叫嚣,只能抱团窃窃私语起来。

  “够了,这个送你。”在食盒内有着不少血液后,白洛再次伸出手,对着大汉递出了一个绷胶。

  何为绷胶?自然是巨型创口贴!绷胶的规格大大小小很是多样,至于用途嘛,在受了很浅的表面创伤后直接那么一贴就能起到止血效果。这是在野生星球野外生活的必备紧急止血医务道具,属于价美物廉的大路货。虽然自己会治愈,但是白洛还是买了点存在空间器内。

  “谢谢。”有些复杂的道了个谢,大汉受伤的右手拿着绷胶,直接嘴巴一咬就揭开了防粘层。

  白洛刚才那一刀出手虽然凌厉,看似也流了很多血,但绝对是皮外伤,一张绷胶完全ok了。

  把食盒换到右手,大汉很容易就处理好了伤口,也就是贴好绷胶。然后只见他小心翼翼的端着装有血液的食盒,蹲下身,扶起被裹成木乃伊的妹妹,只见他动作温柔地食盒凑到妹妹嘴边喂了起来,眼神带着宠溺,此刻大汉那粗犷狂放的长相却处处透着柔情,仿佛他手上的是什么举世珍宝般。

  不知道怎么,白洛感觉到了一股温馨,家人间的温馨,令她不由自主的有点羡慕,只是很快就变成了黯然。

  因为有了血液的滋润,没几秒,只喝了几口的木乃伊逐渐变成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姑娘,“哥哥,我怎么啦,你给我喝的什么?”

  神智一恢复,小姑娘目光有些茫然,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

  “没事了,哥哥带你回家,现在社会这么乱,以后千万不要一个人出门。”语重深长的交代了一句,大汉一个用力便横抱起了自己妹妹,然后挤出了人群。

  看着这对兄妹离开的背影,白洛心中不禁幽幽叹了口气,除非政府彻底研究出治愈方案,否则这只是饮鸩止渴,但是她真的救不了他们,她的治愈也只是饮鸩止渴,至于复活药?对不起,她没这么圣母,而且她也没那么大数量救那么多人!

  呼出一口气,白洛心中抛开那些伤秋悲月,目光清明,不带任何怜悯的环视了四周,声音冷冽的再次开口了,“都看到了吧,所以救人很简单,自己划个口子!”

  听了白洛的话,所有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不少人还带上了愤然之色。当然也有那么一小部分,在看到那个妹妹恢复了理智后,带着自己的感染者家人默默离开了。还算理智的他们明白再耗着也没有结果了,而求人还不如求己,只要那么几口血就能恢复理智,显然为了亲人他们愿意流血。

  把所有留在原定的人的情绪收在眼底,白洛心中冷笑,愤然?凭什么愤然!她救人是情分,不救是本分!

  “大、大人,我们哪来的那么多血,流血太多会死的!”最终在一片私语中,一个身形健硕的男人当了出头鸟。

  “哦,那你以为我有用不完的精神力?”带着一个淡淡的笑容,白洛风轻云淡的反问。

  “但是大人,精神力没了你不会死,但是血没了我们会死呐?”

  “但是没精神力了我怎么救你们呢?”白洛有些头疼的扶了扶额头,一副很是头疼的样子,“我这会儿已经没精神力了,怎么办呢?”

  “大人,你可以喝恢复药剂!”

  “恩。好主意。”白洛很是配合的鼓了鼓掌,然后一脸的理所当然,“那么这药剂你们提供?”

  白洛这话一出,众人支吾着再次开始窃窃私语,但很明显没人正面大声回答她。

  看着久久没人回答的人群,白洛面色一变,冷然一笑,目光凌厉起来,“怎么,就想着我能喝药剂,你们就不能喝药剂?这么点血那么一支恢复剂足够了吧。”

  “卖场关门了,平时谁会准备那些东西?”这次有人尖锐的出声反驳。

  “怎么,你们不会准备,我就该大量屯着药剂。”白洛心中冷笑更甚,就算她有药剂凭什么就要拿出来救他们?他们可怜?可怜的人多了去了!

  “不好意思,我的药剂要留着救我在乎的人!”冷笑着抽了两下嘴角,白洛双目无情的望着眼前的人,自己的亲人自己都吝啬于那么几口血,指望她?呵呵!

  “你怎么能这样,明明有药剂不救我们!”

  “先应急,救我们的亲人呐!”

  “对对,先救我们……”

  ……

  “你们的亲人就是人,我的亲人就不是人,呵!”声音冷冽,白洛笑容带上了冰冷和残酷的意味,这里的每个重度感染者的亲属她都看过,每人都有那么1、2个健康亲人!明明只要自己割一刀,连这么一刀都不愿意!

  “你怎么这么冷血……”

  “见死不救!”

  “还治愈系呢,这么冷血。”

  眼看白洛一副见死不救、冷眼旁观的姿态,这表面的秩序也渐渐崩坏,人群再次骚动起来,满脸愤怒的开始叫嚣,但是因着三太子的存在始终有所顾忌的没有上前,只是声音一浪更加盖过一浪的响亮起来。

  “对,她还让我们放血,这么心肠歹毒。”

  “恶毒的女人,不配当治愈系!”

  “可恶,咬她,咬她,让她也尝尝成为感染者的滋……啊!”

  白洛眼睛一眯,心中一个命令,三太子身形一动尾巴一卷,那个还在叫嚣着咬人的感染者话语戛然而止,整个人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就死于巨大的碾压力之下。

  随着三太子松开尾巴,一坨烂泥般的尸体砸到了地上,瞬间,全场再次鸦雀无声。

  白洛面色不变维持着一脸冷然,目光满是冷漠凉薄,在这寂静的街道清冽的女声不带一丝感情的响了起来,音量不到大,却又清晰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根据政府颁布的紧急命令,一旦发现感染者有袭击正常市民意向,正当防卫造成感染者死亡,属无罪!”

  “那么还有谁?想要咬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