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6章 治愈系大人
  白洛此时的mp上限是616,魔力的自动恢复量稳定的在1分钟1点,所以10个小时,也只能丢24次生生不息。

  包括程允,她有101个在不断掉血的战友,没有群恢复技能,她一个只有单体治疗的奶妈hold不住这么多人的队伍!

  白洛只能妥善安排治疗,血量没低到一半的不给治!虽然她有药,但是绝对也禁不住这么用。

  所幸经过这一天,白洛发现,感染者会根据体术等阶的不同,相应的掉血速度也有快慢。

  就像程允,这么一天,他掉的血量少得都不到二十分之一,至于其他人,虽然无法给出明确的数值,白洛也发现了,体术等阶越高,血量掉的越慢。

  血量被拉上来的队友她一个生生不息就够他们撑好几天,所以熬过了今天,接下来的日子就轻松了。

  而盘查完悬浮公交,程允也没闲下来。

  隧洞旁边1000米处有一个小型小区——西景花园。说是小型小区,其实也不小,一共16幢18层的高楼。

  程允的意思是把所有未感染市民转移这个工程量太大,悬浮公交每次往返都需要5天左右,也就是5天只能运输50万的人,这显然太慢,所需时间太长。

  整个17区又过于庞大,没有那么多警力和精力去全部清扫一遍,他的打算是清扫一小片地域,就像是小区这种方便管理的只要守着出入口的相对封闭区域,把所有的未感染市民集中起来,这样能有效减少二次传染。

  其他那些秩序较好维持着表面和平的城区,已经采用了建立临时安全区的做法,圈出一块地把未感染者集中起来。

  他打算效仿,而这西景花园便是第一站,程允的个人武力值绝对是杠杠的,可惜武装力量人数太少,加上白洛,他们总共102个成员,外加500个机器警卫,清扫这有着1440户商品房的小区还是很费时间的。

  真正实施起来又是问题重重,首先这个时代的门真的质量很好,绝对没有用纸板滥竽充数的迹象,钢筋铁皮,即使是机器警卫,也要踹上那么几十来脚才能踹开,而程允带领的机器警卫,全部清一色达到了五阶的实力,但是光是破门就是一件费时的事。

  当然没有被感染的市民会开门欢迎他们,而那些没有人的房屋和藏着感染者的房屋就很难区分了,只能破门而入。

  除了门这个问题外,更令人头疼的是有些感染者很明显还很理智,他们不想死,而他们的亲人也不希望他们死,即使解释了只是被隔离依旧不愿意。这里的市民在发现家人被感染后,理智的会把他锁在房内,不理智的会天真的相信亲情能够战胜一切,最后自然是一家子都被感染了。会真正亲手杀了还存有理智的感染者亲人的,绝度没几个。

  因着一件意外,最终清扫计划无疾而终。

  西景花园旁的一个大型酒店的,程允闷闷的一拳打在墙上,虽然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很明显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愤怒和无奈。

  “长官……”几个军衔较高的小领导,站在他身后,有些欲言而止,同样满脸的愤怒和无奈。

  白洛坐在沙发上对着他们看了一眼,而后幽幽叹了口气,刚才那情况,她还真是够为难的。

  心中复杂,白洛开始回忆刚才的情形。

  想要清扫楼层,自然是分散开了行动。在确定所有队员的血量离二分之一都还远着之后,白洛自然是跟着程允的。

  而对于感染者,程允给的命令是发狂重度感染者击杀,轻度理智感染者集中隔离。这命令在白洛看来几乎已经算是无比仁慈了,不过那些感染者的家人就不理解了。

  对于别人来说,那是感染者,那是有威胁的存在,但对于他的亲人来说,那是他们的家人,那是活生生的家人,没有发狂的感染者完全和常人无异,在他们看来被带走被隔离就是死路一条!他的家人不会放弃他,至少在他发狂前不会放弃他甚至还不乏很多依旧把发狂感染者视为亲人的家庭,他们抱着渺茫的亲人能恢复希望。

  16幢高楼,分了16个小队,分开行动,只是这边程允还没清扫到5楼的时候,那边就出事了。

  事情起因很简单,某户居民家的房间内,发现了一个被藏起来的未成年男孩重度感染者,虽然对方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虽然被其家人五花大绑控制着,但是明显处于疯癫状态,红眼、尖牙、利爪一样不缺。

  发现他的那个战士很果断的命令机器警卫解决了他,然后那男孩家父母自然是哭得昏天黑地,情绪激动地叫嚷着要他赔儿子。

  那个战士一时心软没有及时命令机器警卫劈晕他们,之后事态发展就超出了可控制范围。

  那个战士没有注意到那个死拽着他,歇斯里底捶打着他的那个母亲,身上有着空间器,一个不察就被对方摸出了尖刀捅到了心口附近。

  “感染者!”行凶者的一声尖叫,配着黑色往外冒的血液。

  一下子就把周围看热闹的人震骇到了。

  因为受到了重创,那战士没几秒就发狂了,所幸,在造成人员伤害前就被闻讯赶来的本就在同一层的战友制服了。

  在程允和白洛赶到的时候,两方正处在对峙期间。

  激动的人群叫嚣着杀了他。

  两个机器警卫压制着已经发狂的战士,而他的战友和其它机械警卫们则守在一旁。

  “长官,那个女人公然行凶,刺伤了李高。”一看到程允到来,一个战士立马上前汇报了情况,脸色很是愤然,满眼怒火的对着那个行凶的母亲。

  “他杀了我儿子,我儿子还有救呐……”那女人尖叫着,似乎在解释,而手里还拿着沾着黑血的刀直直的指着那个发狂的李高,表情恨不得冲过去捅死他一般。

  “长官,他是感染者!”

  “对,长官,不能放过他!他会咬人,他已经疯了!”

  “杀了他,杀了他!”

  “长官,你要保护我们那……”

  ……

  显然,这里的市民并不知道真相,纷纷一脸义愤填膺的对着程允,要求他主持公道。

  而这情况,程允显然为难了,‘重度感染者全部击杀’,这条命令本身就是与他们这个感染者身份相驳的。不杀?这些市民绝对不会再相信他,但是,杀?这是他的部下!而且只要一个治疗……

  作为一个明眼人,白洛自然是知道这会儿的处境,直接对着那个已经发狂的李高一个‘查看’,血条低到八分之一左右了。

  暗影之杖一甩,一个生生不息,一团散发着圣洁光芒的圆形白光从杖顶一闪而过瞬间没入那个战士身体,1300血量,瞬间,李高血条全满。

  虽然不知道程允会做什么决定,但是这会儿那个李高是她的队友,一个好奶妈,绝对不能让一个队友挂在自己前面!

  她绝对是个有职业操守的实力派奶妈!想她在《仙界》中,可是有着‘不死洛神’称号的,只要她站着,她的队友绝对不能躺着!

  瞬间,仿佛死寂般,周围一众前一刻还群情激奋的群众犹如被按了暂停键般,全部一脸目瞪口呆,目光直愣愣看着那个已经双目赤红,露着獠牙挥舞着黑色尖锐指甲不断挣扎的李高再次恢复了正常人样,甚至那往外涌着的黑血都不再冒了,瞬间制住了般。

  李高恢复正常,机器警卫自然松开了对他的压制,而他整个人也满脸不可思议般地扯开了胸口的衣服,只有黑色血迹,完全不见伤口。

  “咦,完全没事了。”李高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呼了一声。

  “治愈系,是治愈系异能者大人!”一声尖锐刺破人耳膜带着无比激动的尖叫。

  而这一声,仿佛滴入沸油的冷水,人群再次炸开了锅。

  “大人,救救我儿子吧,他没死,他没死啊……”第一个回过神的便是那已经有些疯癫的母亲,声音疯狂有满是哀求。

  而后仿佛骨诺米牌般引起了一连串反应……

  “大人,救救我爸爸吧……”

  “治愈系大人,救救我儿子……”

  “大人,救救我妻子吧……”

  ……

  直到这会儿,白洛才后知后觉得发现,这楼里居然被藏了那么多的感染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