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3章 更年期到了
  “什么,澳门赌博网站:你自己要感染的!”白洛满脸愕然,不可抑制的加重了分贝声音尖锐起来,这会儿她真恨不得撬开眼前这个男人的脑袋看看是不是进水了?还是全装的豆腐渣!

  信任达成,战线再次统一。

  程允很是老实的交代了自己被感染的全过程,很简单,手伸过去,然后被感染者咬一口就ok了。

  白洛一副无语懊恼样右手拍上了脑袋,她的天呐!她好想说不认识这个脑残呐!她就纳闷了,程允这个七阶,就他的身手也这么容易被感染?感情是有病啊!

  她真的好想吼一句,‘有病就去吃药!’

  这么自寻短见真的好吗!亏她刚才还那么紧张!

  “感染了就能准确的分辨出感染者和未感染者。”仿佛解释般,程允开口道,然后有些底气不足,带着心虚意味的问道,“刚才,吓到你了?”

  “废话,我都要吓死了。”白洛配合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依旧觉得自己满腔火气,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虽然有她在可以不断补血不至于失去理智,但是万一一直无法治愈,这怎么办?万一病变了又怎么办?

  这么无私到为人民牺牲!他这思想高尚的她真想打醒他!

  “不是可以通过血液颜色鉴定,舍己为人吗?这么不珍惜自己,值得吗!”有些气急败坏的,白洛语气带上了咆哮的意味。

  即使被白洛态度恶劣的吼了,程允依旧没有生气的意味,相反,眼眸深处浮现了一层喜意,然后认真的盯着白洛,话语深沉严肃没有半分虚假道:“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高尚,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有把握。”

  “什么意思?”眼神顿了顿,白洛有些不解,有把握?

  “还记得最初遇到我时,我的伤吗?”仿佛回忆般,程允开口,声音不徐不疾的叙述,却无端给人一股安定、信任感。

  心头一震,白洛突然想起了某些忘掉的画面,程允第一次醒的时候,咳出的血也是黑色的!难道两者间有什么联系?

  “我所在的星舰被敌方击毁了,我的逃生舱正好降落到了云扬星的十七区附近,当时怎么说呢,我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什么不正常,非常饥渴,只是普通的水却缓解不了这种感觉,那种想要咬人的**非常明显。当然,那时候我还能很好的控制自己,察觉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后,我租了个房子,准备试试看疗伤。很幸运的,我的异能把体内的那股不知名东西祛除了。”程允缓缓开口讲述自己的经历。

  “但是你的伤?”白洛蹙了蹙眉头,依旧不解,当时遇到程允,那明显是半死不活的状态,那么多伤势哪来的?而且他的异能能治愈?怎么没提过?

  “我的伤是我自己造成的。”程允手掌微微前伸,一团幽幽的金黄色火焰蓦然出现在他的手掌上方。

  白洛目光一凝,程允是火系异能者?

  “我用自己的异能,把自己烧了一遍,然后就没事了,不对,确切说是感觉自己体内的不好东西都没了,但是还没高兴多久就因为伤势太重晕了。”目光有些窘迫,程允满心郁闷,他以为喝支红阶恢复剂就没事了,结果一睡下去就醒不来了。

  白洛……

  原来这样啊!不过?“所以你这个治愈办法对别人没效?”

  “是的,普通三阶体术者在一接触我的异火后直接死了。”垂了垂眼眸,程允收回火焰,声音淡淡,所以他这异能救不了别人,甚至他一个人的情况下,也救不了自己。

  “程哥,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这次的病毒和你当时的不一样呢!”有些无语的,白洛咬咬牙,没好气道,她是不是该佩服他的勇气?!

  “应该……”程允声音有些不确定。

  “应该有什么用!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猜测的吧!”没好脸色的打断他,白洛再次吼了他一句,万一两次不一样呢?万一这次他的火焰烧不死病毒呢?

  再次被吼了,程允沉默着垂了垂头,他完全没想这么多,而且直觉告诉他,应该是一样的,不过……

  莫名的,心中浮现一丝喜意,这是不是表明她担心他?

  看到程允不说话,白洛只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傻啊,而且刚才,“我要是不相信你呢?”

  “那我会自行离开。”不知怎么的,程允有些不愿意去面对她若是不相信他的情况,只是白洛问了,他就把自己的打算说了,“我说过,不会伤害你的。”

  “我不给你治疗,你发狂了怎么办!”白洛有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味。

  “不会的,我研究过,我应该能坚持到避难城,到了那里应该还有别的治愈系,而且我随身准备了一点恢复药剂。”程允很是老实的把自己的打算都交代了,若是她不相信他,他自然不会逼她。

  应该!又是应该!白洛觉得应该这种事,是最不可靠的,不知道凡事有变吗!

  “万一坚持不到避难城呢?万一恢复药剂不够呢?万一城里的治愈系有事不在呢或者走了呢?你这被感染了没人发现吧?万一,避难城不让你进去呢?”一连串的,白洛很没好气的列举了一系列‘万一’。

  “那就在失控前利用异能再把自己烧一遍。”语气坚定的,程允给出了应对最糟糕情况的方案。

  “那你又重伤晕了没人治疗怎么办?”

  “等死。”果断的,程允毫不带情绪的吐出两字。

  白洛!!!特么的好想打他啊!

  这么一想,仿佛泄气般,白洛毫不犹豫的一棍子挥了上去,她不打他就是不自在!

  毫不闪躲,程允胸口上愣生生挨了一记闷棍,当然,白洛也没有用要打死他的那种力道,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力度。

  打了人,出了气,白洛撇了撇嘴角,然后一个生生不息。

  虽然仙饮露的有效时间过了,虽然金丝缠也收回了随身包裹,但是2把20武器,还是有1300血量的恢复效果的。

  “好了,你自己感觉下,伤好没。”虽然白洛能看见程允的血条满了,但具体有没有好,还是要问问他自己。

  “恩,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洛从程允那无什么情绪起伏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愉悦。

  蓦然的,白洛有些反应过来,想到了那句俗话,‘为不相干的人气坏自己,不值得!’

  她干嘛要生气?刚才她发那么大火干嘛?

  这男人自己找死关她屁事?

  额?!

  所以说难道她更年期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