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天子现
  第八百五十三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头顶之上,漫天的乌云云集而起,惊雷巨响不断,雷电劈天劈地,破开空间。

  宛如末世之地的恐怖声势浩荡,让叶楚和欧奕等人都屏住呼吸。一个个呆滞的看着虚空之上,这样的威势太过恐怖,毁天灭地一般,乌云能把一切都给压碎,欧奕立在之下,都感觉到一股无限的压迫。

  “好强!”欧奕目光看向头顶之上,头顶的乌云翻腾不息,震撼着人的眼球,一眼无际,不知道有何等神力才能造成如此效果。

  在乌云中,惊雷不断,雷电闪动之间,那压迫苍穹的乌云中缓缓的走出一个手持长枪的青年。

  青年身着一声白衣,银色的长枪和他相得益彰,缓缓的从其中走出来。在走出的瞬间,整个人爆发出万丈金光。

  金光所过之处,漫天的乌云烟消云散。那连绵不知道多少里的乌云瞬间被太阳的光辉给笼罩,轰隆隆的惊雷也磨灭。

  如同他是一个神灵一般,出现就带来光明和希望。末日的毁灭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如同天神。

  青年身着白衣,手持长枪,掌握天地,缓缓的踏步而下。步子不快,但每踏一步,都走在叶楚等人的心上似的,如同一股股巨力撞击叶楚等人,让他们十分难受。

  “见过主上!”青年落下虚空,几个战将躬身对着他行礼道。

  青年长相英俊,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桀骜,他没有理会七人。而是把目光落在钟薇身上,霸道强势喝斥,声音如同雷霆之声,带着无限的威严。

  “今日之后,再也不准踏出天府半步!”

  话语中没有丝毫的留情,强势的看着钟薇,那张英俊的脸上满是冷峻之色。

  “凭什么?”钟薇喝斥,美眸怒视着钟薇。

  “凭本尊是天子!”青年声音坚定如山,声音浩荡。就这样一句话,他的霸道和强势展露无遗。

  他桀骜不驯,所有的一切在他眼前都不值得一提一般,他的眼中唯有他自己,宛如独尊天下!

  叶楚等人都能感觉到,这个人出现之后,从未正眼看他们。全身散发着那种傲然,这是一个对自己极度自信的人,天地万物都被其无视。

  “你……”钟薇怒瞪对方,可接触到天子冷厉的眼神,面色徒然惨白,咬着牙齿不敢继续言语。

  “哈欠……”

  天子出现,世间的一切都被他压抑,他真的如同神灵一般立于天地间。一切都无法掩饰其锋芒。可就是在这种极度的压抑中,一声懒散的哈欠声响起。天子所造成的压抑土崩瓦解,叶楚等人瞬间感觉呼吸顺畅起来。

  叶楚顿时大喜,他见到欧奕的时候,就猜想睡古应该也在这里。现在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叶楚仅有的一点担心,也彻底消失。

  “阁下还真识天下如无物,我师弟的女人,自然要跟着他回无心峰。岂能跟着你回天府!”睡古懒散的声音响起,一个人睡眼朦胧的从虚空走下来。

  钟薇听到睡古的话,俏脸涌现绯红,心中羞恼至极。狠狠的瞪了叶楚一眼,自己可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女人。

  但钟薇即使心中羞恼,可也不敢说出来。能一声哈欠就破了天子威严的人,不是她说话能影响的。

  睡古站在叶楚身前,扫了叶楚一眼说道:“不错,这些年也算没有白磨练,还算有点成就!”

  叶楚顿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欧奕和金娃娃这两个混蛋只会骂他废材。现在终于有人赞美他了!

  “至尊意还没有迷失你,看来你还能再活一段时间。很好,不用我们这么快给你收尸!”

  叶楚瞬间觉得再也无爱了,这三个疯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睡古也不理会叶楚怨恨的眼神,转而看向天子说道:“也不过如此嘛,驱动出乌云漫天惊雷朵朵有什么用,不过就是吓唬吓唬人而已。一些小手段,也拿出来献丑!”

  一句话,让天子脸上布满冷峻之色,一股强横的杀意从其身体中暴动而出。

  钟薇见此心中胆怯,天子何其恐怖。一直以来,从未有人敢辱他。这是一个偏执的人,觉得自己天下第一。这样的人身上出现杀意,那就是不死不休。

  “不要绷着一张脸吓我,我不是吓大的。”睡古摆摆手道,“天子天子,口气倒是不小,只不过天府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那难道是你吗?”天子声音浩瀚如雷,无限威严依旧,“一睡千古当年是天府的主人不错,但那是曾经。此刻的一睡千古有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天子面前大呼小叫!”

  “嗤……”一句话让叶楚和欧奕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都看向睡古。任谁都无法相信,睡古的来历如此恐怖。他的先祖,居然曾经是天府的主人。

  天府是何其存在,世上最强大的势力之一。能做天府的主人,当年的底蕴何其恐怖。

  钟薇也呆滞在原地了,她来自天府。知道天府主人代表着什么?她的老祖宗在天府主人面前,都不值得一提,也唯有在天府底蕴不出的时候,可以掌控天府。

  要是天府那些底蕴出来,她的老祖宗又能排名到几号?特别是天府主人出现,又将何其恐怖!而面前这个人的祖宗,居然曾经做过天府之主。要是如此说的话,他才算真正的天子。

  钟薇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睡意连连的模样,心中久久不能平息。

  “如何?再回红尘域,你是要夺回天府吗?”天子盯着睡古,嘴角带着不屑之一,“可惜现在的天府在本天子的掌控下!”

  “在你的掌控下?”睡古哈哈大笑了起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连睡意都消失了。

  “至尊都不敢妄言能完全掌控天府,你算什么东西?说天府在你的掌控之下?”睡古声音不大,不屑之声却展露无遗,“自封的天子而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他’的子孙吧?一条狗的子孙,也妄称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