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八百四十章 灭蒙鸟
  第八百四十章

  杨唐庭和苏半石虽然不知道想来独来这里的钟薇此次为什么带一个男子,但心中的想法却不会表现出来,目光倾慕的望着钟薇说道:“是啊,一些皮外伤不碍事的。”

  钟薇这才放心下来,让一群少年帮助两人绑好绷带,也没有多问什么。

  “他们两人倒是不弱!”叶楚和村庄的人不熟悉,没有和他们站在一起,见钟薇走向他,笑着对钟薇说道。

  钟薇点点头道:“杨唐庭和苏半石当初和我表哥交手过,他们不落下风。”

  “这么强?”叶楚咂舌,尽管察觉到两人的强势,也没有想到强到这种地步。器法金器法水身为器宗传人,实力自然不用说。算的上是时代俊才,可这两个人居然能堪比两人,还真是妖孽。

  “要不是两人有着如此实力,这么能护卫这上百个孤儿!说起来,也是因为要照顾这些孤儿,他们浪费了不少时间修行,要不然我两位表哥还要弱一筹。”

  “……”

  叶楚和钟薇在说着话,杨唐庭和苏半石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看着风姿绰约的钟薇嫣然而笑,眼中有着痴迷之色。同样,对叶楚也有着无限的嫉妒。

  钟薇是他们的梦中女孩,这个女人就如同白莲花一样,每次出现都洗礼着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的灵魂都得到安宁。从第一次见到钟薇,他们就爱上了钟薇。

  特别是在之后得知这个女子是红尘域的舞后后,更是爱慕不凡,只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都把心中的爱慕埋葬在心中。

  这样的女人,他们根本不敢亵渎。但此刻看着叶楚和她谈笑嫣然,心中的羡慕和嫉妒却压制不住。

  “如此一朵纯洁的莲花,难道也能被人摘取吗?”

  这个村庄中,对女人已经有意识的人,谁对钟薇不是爱恋的。每次钟薇不在的时候,众人的话题都是钟薇,可这个女孩现在好像和别人在一起了。这让那些有男女观念的少年都觉得心碎了,能清楚的听到心口的玻璃碎裂之声。

  钟薇在这村庄中很开心,和这些半大的孩子玩在一起。笑容甜美,表现出以前难见的放松和美态。

  叶楚心想,钟薇或许就是为了逃避别人的禁锢吧,向往这种无忧无虑的自由。只是,此刻器宗的人见钟薇消失,不知道会如何担心着急。

  当然,这和叶楚无关。叶楚服用圣液之后,力量精纯到一种恐怖的地步。寒意洗礼身体,身上的杂质去的七七八八。修行起来事半功倍,心意畅通。

  天地的元气疯狂的涌入到叶楚的身体中,提升着他的实力。

  就在这村庄中度过了三天,而就在第四天的一个早晨。坐在一块青石上打坐的叶楚,却猛然的绷紧身体,目光射向一处。

  走来的钟薇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疑惑的问着叶楚道:“怎么了?”

  “有很多人往这边来,不知道是不是器宗的。”叶楚回答钟薇道。

  “啊……”钟薇眼神瞬间黯淡的下来,瞭望向远方,“真的希望有一天能摆脱他的阴影。”

  叶楚笑了笑说道:“那就不嫁他呗,多大点事!”

  钟薇被叶楚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说的哭笑不得,心想要真是这么容易自己早就做了。

  “既然来了,那我就回去吧。”钟薇叹息了一声,眼中尽管不甘,可也无可奈何。

  就在钟薇准备向着那边走的时候,杨唐庭和苏半石却手持兵器,从村庄中跃动而出,对着村庄中的少年大喊道:“阿大阿黄,让村庄中的人集合,带他们从侧面后退。”

  说话之间,杨唐庭苏半石跃动到叶楚和钟薇身边:“钟薇小姐,叶楚你们跟着阿黄他们一起走,快,不要逗留。”

  杨唐庭面色铁青,手紧紧的握着兵器。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能找到这里。

  钟薇原本以为这是器宗的人,可见杨唐庭如此,就知道她猜测错误了:“怎么回事?”

  “这一次在外碰到一个人,他当时对我们出言不逊,就信手教训了他一番。却没有想到惹上大祸,对方身份尊贵,而后有人有人一路追杀我们。手臂的伤就是他们留下的,要不是我们跑得快,怕要死在他们手下。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能追杀到这里来。”杨唐庭紧紧的握着兵器,再次提醒钟薇和叶楚快走。

  就在村民集合间,远处有着上百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这些人都手持长斧,为首的几个气势如虹,向着这边威压而来。

  这几股气势让叶楚心中也跳了跳,这每一股气势都不下于上品皇者。

  “该死,来的真快!”杨唐庭面色阴沉至极,早知道这些人能找到他们,打死也不会往村庄赶。

  “阁下跑的倒是挺快,要不是我们有特殊手段,怕真的找不到阁下。”这上百人中走出一个青年,笑眯眯的看着杨唐庭,嘴角带着几分玩味。

  杨唐庭盯着对方,看着对方身后的强大阵营,冷眼道:“阁下未免太咄咄逼人,不惜奔袭数百里也要追杀我们俩。”

  “敢伤我的表弟,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当然,你们要是答应我的条件。伤我表弟之事,可以既往不咎。”为首的青年看着杨唐庭说道。

  “你做梦!我们绝不会走别人的走狗!”苏半石哼道。

  “不要拒绝的这么坚定!”青年笑眯眯的看着苏半石说道,“主子将来是要证道至尊的人物,你们跟着他也不亏。我看你们是人才,这才招揽。要是别的人,早就打杀了。

  “你们是做梦!”苏半石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主子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想要我们做狗腿子,这是做梦!”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先把你们擒住,主子有的办法是让你们臣服于他。”青年对着两人笑道,“主子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望过了。”

  说话间,他手指一挥,对着身后的人大喊道:“把他们都包围起来,一个都不要放走。敢不守规矩想逃的,杀无赦!”

  “你敢!”苏半石怒吼,青筋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