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器宗宗主
  第八百三十五章

  钟薇以她绝妙的舞姿帮助叶楚突破到七重皇者。这之后,再次回复了她的本色,再也没有跳过一舞。

  但见识过钟薇数次曼妙舞姿的叶楚,却已经很满足了。当然,对于钟薇那个晚上的举动,叶楚也不理解。

  这些天呆在器宗,叶楚研究着器宗的炼器之法。尽管那些高深的叶楚不能去查看,但叶楚对那些也不感兴趣,他找低中端的研究,不断的印证自己得到的炼器之法,不少东西补充,让其对炼器之法更为了解。

  就这样在器宗呆了一周,偶尔也和钟薇呆在一起。这女人也没有以前那么厌恶自己,叶楚时常逗的她面红耳赤,她也不对叶楚发怒。

  就这样过了一周,在叶楚准备考虑离开的时候,器宗宗主却找到了他。

  “你就是叶楚,无心峰他的弟子?”器宗宗主看着叶楚,打量了叶楚一番道,“你有一位师兄叫金娃娃的,不知道可否来红尘域中?”

  “你认识金娃娃?”叶楚好奇的看着器宗宗主,这是一个中年人,但叶楚知道他很强,强的他无法感知到他一丝一毫的气息。

  “当年的财神后裔,谁不认识!”器宗宗主笑道,“只是没有想到,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金娃娃救下来。”

  叶楚知道器宗宗主说的是老疯子,但叶楚更震惊的是金娃娃真的有财神后裔的身份。这家伙天天自诩财神,原来并不是无风起浪。

  “他并没有来到情域!”叶楚回答道,“前辈要是找他有事的话,可以告知晚辈,我可以代为转达。”

  器宗宗主摇头道:“那倒是不用。器宗欠他金家一个人情,希望还掉这个人情。他要是在红尘域的话,倒是可以了我们一段心事。”

  叶楚不知道金家能让器宗欠下什么人情,但见器宗宗主如此念念不忘,肯定是一个极其大的人情。

  叶楚心中在考虑,要不要让金娃娃狠狠的敲器宗一把。

  “你们摧毁不落山,传言是有血屠至尊出手。不只是是何时?”器宗宗主看着叶楚说道,“无心峰什么时候会和血屠至尊联手了。而且,血屠至尊为人性情古怪,也从来不会和人出手,他就算真能复活,和你们无心峰也只会是对头,怎么可能和你们联手。”

  “阁下了解的信息有错。”叶楚对着器宗宗主说道,“虽然摧毁不落山确实有血屠至尊之力,但不过是他的后裔,血屠至尊并没有出手。”

  “血屠至尊后裔?”器宗宗主倒是恍然,“就算不落山悬赏的那个女人?倒是没有想到,血屠至尊居然能留下血脉,并且和你们交好。”

  叶楚笑了笑,看着血屠至尊说道:“前辈对于情域的事情看来是了如指掌了。”

  “情域之中,别的事或许不了解。但关于圣地的事,我却都都关注着。情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尽管是一个贫瘠之地,但却留下过无数传奇。也不知道为何,那里有着几座禁地,每一代至尊都会前往那里一走。看来,情域有大秘密。真正了解历史的人,都不会小看情域。”器宗宗主对着叶楚说道。

  “前辈过奖了!”叶楚笑着说道,“情域或许有秘密,但谁又能知道?”

  器宗宗主点头大笑道:“对!当年唯一可能知晓秘密的情圣,却自绝天地。可惜了!”

  叶楚不知道这些,他笑了笑也不接话。

  “他怎么样了?”器宗宗主看着叶楚说道,“你是他的徒弟,知道他的来历吗?”

  “前辈不知道?”叶楚心想,你都关注情域这么多事了,岂会不知道老疯子来历?

  器宗宗主摇头道:“别人大的来历,以器宗的实力总能找出一些端倪。而他却无法找到一丝一毫,他仿佛就是在天地突然出现一般。而且,突然就实力绝艳。就如同一个神话一样,九天十地都在猜测他的来历,可谁都猜测不到。”

  “你有这么出名?九天十地都认识老头子?”叶楚惊异不已。

  器宗宗主笑道:“当你知道他的战绩的时候就知道了。”

  “战绩?”叶楚心中疑惑,心想难道当初老疯子还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吗?

  “看来你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了。”器宗宗主叹息了一声道,“真的难以想象,他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叶楚不明白对方的话,器宗却自言自语继续道:“他收了金娃娃为弟子,也不知道是金娃娃的造化还是悲剧。”

  “说实话,你在无心峰中,不下于圣地传人的身份。可同样的因为这个身份,你的仇人也极多。他的仇人就不说了,就淡淡金家的仇人就数不甚数。”

  器宗宗主的话让叶楚笑了笑,他在老疯子门下,就不会因为如此就担心。无心峰有这么多敌人,可还是活的好好的,就代表着无心峰不怕他们。

  “好了,不和你说这些话了。来到这里,是希望你带一句话给他。”器宗宗主突然说道。

  “什么话?”叶楚问道。

  “繁世要到了,天机榜也要出世了。他不想金娃娃死的话,就最好帮金娃娃遮挡天机。”器宗宗主对着叶楚说道。

  “天机榜,这是什么?”叶楚好奇的问道。

  “你告诉他,他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器宗宗主说道,刚准备离开,却见远处走来一个曼妙的身影,看着这个娇柔百媚的人,器宗看了叶楚一眼。

  他也看得出来,叶楚和钟薇之间感情比起外人想象的要亲密。要是是别的女人堆叶楚热情的话,器宗宗主不会觉得什么。也不会多想!

  可钟薇性格他很清楚,别说为男人跳舞了,就算和对方说说话都难得。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为叶楚突破跳了数个时辰的舞,她险些都要晕眩了。

  那一个晚上,他正好看到钟薇为也而出一个人翩翩起舞。

  “叶楚,有句忠告你不知道听不听!”器宗宗主突然问道。

  “前辈请讲!”

  “离钟薇远一点,越远越好。为了你的生命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