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八百零六章 你第二
  “喂!你怎么能这样淡定!你还真会骗人!”钟薇在走出城池后,拍了拍胸脯,即使穿着宽大的血袍,也尽显娇柔。// //

  叶楚看钟薇一眼道:“小姐,请你搞清楚一点,这不是骗好不好,这是为了你着想。你贬低一个救你的人,这会显得你很没气度和品味。”

  钟薇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悦耳:“虽然我很不喜欢你这个人,特别是你那双到处乱瞅的眼睛。但我不否认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小聪明的,嗯,还有那么一点临危不乱的大将之风。”

  “多谢夸奖!”叶楚对着钟薇说道,“现在不说我比你未婚夫差了?”

  钟薇扫了叶楚一眼道:“虽然没他那么刚愎自用。但在别的方面,你还真的难以比得上他。他实力不用说,强悍的灭杀狂风举手间。相貌嘛,差十万八千里,家世嘛,你拍马不及。风姿嘛,他出现在一处,成千上万人追随……”

  “喂!小姐,我可是刚刚救了你,至于这样不断的贬低我吗?”叶楚很不满的盯着对方说道。

  钟薇耸耸肩道:“我说的实话而已!”

  钟薇看着叶楚很不满的一脚踹飞脚下的石头,突然又展颜笑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相比于以前找一个王子和英雄的梦,我更希望找一个能懂我尊重我的人。”

  “那这个人是不是我?”叶楚有腆着脸看着对方笑道。

  “叶楚公子,请你自重!”钟薇退后两步,“尽管比起‘他’来说,你现在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好那么一点点。但你属于我第二厌恶的人。”

  “那还不如排在第一!”叶楚很不满的说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能让你爱我,就让你恨我!”

  “……”钟薇不知道叶楚那里冒出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就你我两个人你胡言乱语没关系。可要是有外人在场,你最好收起你这些话。要不然,他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很好奇他是谁,让你这么怕他。”叶楚看着钟薇笑道,“真想见见!”

  钟薇白了叶楚一眼:“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见到他你会自卑的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以后甚至不敢见我。”

  “呸!”叶楚不信有这样的人,就算有这样的年少才俊叶楚也不怕。在无心峰中,自己属于最差的哪一个。对方真这么牛,大不了拖上睡古就是。

  叶楚不信,年轻一辈中,有超越睡古太多的存在。

  钟薇见叶楚这模样,笑了笑也不说什么,心想没有见到他。自然不知道他的风范。但赵海波那样的人都甘心做他的手下,并且死忠,就能明白他多么杰出。

  当然,这些话钟薇也不会说透,看了叶楚一眼道:“现在我们如何走?”

  “这里距离器宗还有多远?”叶楚回答钟薇道。

  “最少要一个月的路程!”钟薇回答道,“这一个月中,我们可能会碰到不少麻烦。所以,这一个月依旧凶险!”

  “还有一个月啊!”叶楚叹息了一声,“要是我有炼器之法就好了,可以让自己实力暴涨,面对上品皇者也有一战之力了。”

  “炼器之法又不能增加实力,最多给你炼制器物。何况,你的实力想要炼制出能对抗上品皇者的器物,很难!”钟薇回答道。

  “你不了解!”叶楚没有说的太透彻。他此刻有煞气在手,只需要有炼器之法,就能借助煞气,实力必然大涨,而且还有仙料,可以锻炼自己的器,这又能让自己实力大涨。

  两者叠加,就算碰到上品皇者,有一战之力毫不奇怪。

  当然,叶楚此刻也能借助煞气提升自己的实力。可是叶楚并不愿意,煞气是最好的炼器之火,要是错过了这种煞气,那要找到下一种煞气,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自己的器怕是遥遥无期。

  随着实力越强,叶楚越需要一件趁手的器物。要不然将来面对别人肯定要吃亏。就比如叶静云,她都有族中利剑。就算不借助利剑的力量,施展起来也是趁手的兵器。

  “真是让人头疼!”叶楚轻呼了一口气。

  钟薇看了看叶楚,张了张口,刚准备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希望能把你带到器宗,能在他们那里换取一套炼器之法。”叶楚看着钟薇说道,“说运气不好,倒也运气不错,能碰到这样一个美人,而且还是器宗宗主的外甥女。”

  钟薇白了叶楚一眼,随即说道:“你真能把我送到,你就能得到炼器之法。只不过,这一路凶险。一个月的时间……嗨……也不知道舅父得没得到七彩宝船出事的消息,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派人来。”

  “这还是别指望!”叶楚说道,“先别说他们能不能找到我们。就算找到,也不见得能完好的带我们走。我最希望的就是他们能吸引对方的强者,让我们能在其中逃走。”

  钟薇看了叶楚一眼道:“你觉得是谁算计我?

  叶楚耸耸肩道:“连你都不清楚,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当我真的是神啊!”

  钟薇思索了起来,也难以猜测到谁。她的身份会吸引太多的敌人,何况还是他的未婚妻。谁都有可能对付她……

  “对了!我们要加快点速度!”叶楚对着钟薇说道,“刚刚虽然把狂风骗了过去,难道他之后不会反应过来。到时候追上我们,就麻烦了。”

  钟薇点头,她知道刚刚自己表现失态,对方要是反应过来,难保不会怀疑。

  “喂!你跳舞真的很好看?”叶楚突然询问着钟薇。

  “干嘛?”钟薇转头看向叶楚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一路上太枯燥,你要是能跳上一舞,应该也很美好的。”

  “你想的美!”钟薇扫了叶楚一眼道,“我从不为一个男人单独起舞,他都没这样的待遇。”

  “小姐,请你以后不要时不时把我和他比好不好?他是你最厌恶的人。好歹我也是排第二,你可以把我和你第三厌恶的人比吗?”叶楚很不满的说道。

  “对不起!我没有第三厌恶的人!就只厌恶你们两个!”

  “呃,你就记挂着我们两个啊,我是不是应该开心!”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