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八百零四章 与‘他’比
  叶楚说话之间,身上的阴冷气息震动而出,血气弥漫开来,让一个人修行者面色剧变,看着叶楚眼神带着几分惊恐,原本准备收买路费的人,再也不敢靠近叶楚,看着叶楚扬长而去。

  一路而行,钟薇都胆颤心惊,因为面前的叶楚表现的太过嚣张了。不管什么人,只要惹上他,定然要打的对方吐血。进入城池短短半个时辰,已经有五六拨人被叶楚打残了。

  其中有一拨是峡谷城的地头蛇,他们前来收叶楚买路费,也被叶楚打残丢出去,到最后引得上百人围攻叶楚。

  只不过,叶楚的实力比起钟薇想想的要强的多,一拳拳横扫而出,百人短短时间就躺了一地。其中为首的两人,直接化作干尸。

  看着那两句干尸,不少人都惊恐了,看叶楚满是畏惧,再也不敢前来找寻叶楚的麻烦。

  唯有钟薇,手心冒着冷汗。看着叶楚嚣张霸气的在荒原城作威作福。

  “真混蛋,还真敢做啊!”钟薇每次想到整个城池的人都可能是他们敌人,她就忍不住脚下发颤。

  可就是在叶楚一路的嚣张下,叶楚带着钟薇到了一个客栈,随即要了一间上房,两人进入了房间中。

  进入到房间中,钟薇才轻呼了一口气,用着手拍着她饱满的胸口:“这整个城池不知道多少人打我们主意,你如此嚣张行事,不怕被人发现吗?”

  钟薇给不满的喝斥让叶楚耸耸肩:“正是因为这一个城池都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我才只能嚣张霸道。他们想不到我们敢在他们眼皮底下如此做。”

  “话是没错!”钟薇说道,“可你知道荒原城是什么地方吗?这是一个强盗窝!你如此嚣张行事,难保不会惹上招惹不起的人物,到时候他们上门,迟早会发现我们身份的。”

  叶楚笑道:“你知道血卫,就知道血卫所代表的寒意。就算真有这样的人,他们也要顾忌我们身上的这一身衣服。你放心,我行事自有分寸。何况,真要是被发现,以我的实力大可以跑走。”

  “你……”钟薇被叶楚一句话堵在胸口,恨恨的盯着叶楚。但却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正如叶楚说的那样,要真到了那时候,叶楚完全可以抛弃她自行逃命。

  钟薇轻呼了一口气,死死的盯着叶楚说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你和他并没有什么两样。而且,比起他你更失败。因为他拥有掌控所有人的实力,而你只会想着逃跑。”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最好不要拿来和我相比。我不觉得这世上还有男人比起我更优秀!”叶楚叹息道,“或许有,可那也是在我生了儿子之后的事情。”

  “……”钟薇轻呼了一口气,努力的不让自己暴走起来,这家伙的话这么恶心,真的有让自己一巴掌抽死他的想法。

  “他尽管我很厌恶,但相比之下。我更厌恶你,比起他。你没有他英俊,没有他聪明,没有他强悍。要不是你最近表现的实力,我甚至都会觉得你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钟薇似乎被激怒了,开口大肆的抨击叶楚。

  “既然他比我好这么多?那你为什么要避着他而和我共处一室呢?”叶楚笑眯眯的看着钟薇,不为这个女人的话而有所动。

  “你……”钟薇觉得自己所有的话语都被堵在喉咙说不出来,气的扭头不搭理叶楚。

  “喂!你要是真这么讨厌我,是不是应该自己去开一个房间,不要和我共处一室啊?”叶楚见钟薇霸占了床,提醒钟薇道。

  “你可以在地上打坐修行!”钟薇回答叶楚道,“还有,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不过就是因为我是器宗宗主外甥女而已,你要是此行能救下我。我就承诺,让器宗给你一套像样的炼器之法。”

  听钟薇如此说,叶楚笑了笑。心想自己带着你就是这样的目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救你?

  因为你漂亮?确实,你美的很让人心动。可叶楚碰到的美人何其之多,他已经过了见到美女就头脑发昏的年纪了。

  “我救你可不是为了器宗功法,而是因为你美丽,准备拉回家做压寨夫人!”叶楚笑眯眯的看着钟薇说道。

  钟薇扫了叶楚一眼,随即说道:“这话别说我不信,就算我信了。你也不敢这么做,那个人要是知道你敢打他东西的主意。你举族都要被灭!”

  “比起我还嚣张霸道?”叶楚嘀咕了一声,看着钟薇说道,“喂!这样一个人,你还不赶紧抛弃他?”

  钟薇扫了叶楚一眼,懒得搭理叶楚。她觉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叶楚看走眼了。那时候以为他是一个普通好色的男人。可现在看来,是一个带有几分实力,有色胆包天的祸害。

  但不管是那种人,依旧让她厌恶。

  钟薇坐在床上,放下床帘。把她和叶楚隔绝开来,叶楚透过床帘,能恍惚的看到她曼妙妖娆的身躯,房间寂静下来,两人甚至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最为撩动人,看着床帘另一边钟薇放下一头长发,身上的衣衫也被腿下,曼妙妖娆的娇躯就更显了。

  钟薇在床上,她感觉到到那双眼睛在注视着这边。尽管心中羞涩,但想到有床帘遮拦,她还是背对着叶楚把身上带着血迹的衣衫褪掉。

  这一路风尘仆仆都未曾换过衣服,还是穿着在空间通道中沾染血迹的衣衫。此刻在客栈中,正好可以换上一身干净的,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一件大事。

  悉悉索索的声音配合朦朦胧胧的娇躯,叶楚能恍惚看到平坦光滑的后背,能看到那纤细的盈盈一握的腰肢,一种旖旎从房间弥漫开来。叶楚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是极其具有诱惑力的。

  房间寂静一片,只剩下那诱人的光影映在床帘上。

  钟薇面红耳赤的换完衣衫,转头看向床帘,能看到床帘外那模糊的身影,心中安慰自己道:“他应该看不到什么吧?只能看到一个影子而已!”

  但她并不明白,这种朦胧的旖旎才最让人浮想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