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甩入荒原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右三宫,侧七方,断其纹理,撩乱玄石!”

  “左跨三步,全力攻击,记得要快闪,会有力量冲击而出……”

  “中连击五次,以自身意境搅动其纹理……”

  叶楚在大阵中跃动,每次跃动的速度都极快,带出一道道残影。同样的是,每一次都险象连连,各种力量不断的喷射而出,要不是叶楚速度够快,反应够灵敏,怕都难以避开。

  钟薇在外不断的大喊,尽管她未曾身处在大阵中。可每次都说中要点,大阵的弱点被她不断的挖出来。

  在她和叶楚的联手下,原本稳健的大阵开始溃散了起来,纹理崩裂,大阵摇晃不断。

  钟薇已经不断的大喊,让叶楚各处跃动,直击大阵弱点。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那具美丽的身影,他们没有想到钟薇除去舞姿动人外,居然对阵法的理解也达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仅仅是用肉眼看,就能找到这阵法的一处处弱点。

  当然,他们的眼神落在叶楚身上的时候,看着那如同风啸一般的速度,众人也相互对望了一眼,心中为其震动。

  钟薇望着在大阵中闪动不断的叶楚,她也发现自己真的小看了这个人,这个人尽管很让她讨厌,但不得不承认其实力非凡,而且能迅速的按照她的指点做出反应,几乎没有一丝差错,就代表着叶楚的感知力和反应力都惊人,这个少年绝对是一个俊才。

  “好好的一个人物,学一些无赖的手段!”钟薇心中忍不住骂了几句,不过感觉到身后的空旋风暴很快就要卷向他们,她开口大喊道,“差不多了,可以取走其中的玄石了!”

  叶楚早就等钟薇这句话,身影快速的跃动,向着玄石爆射而出,青莲卷动而出,震碎其中涌动的光华,直接把玄石卷住,猛然的扯向自己的手中。

  “轰……”

  在玄石被叶楚扯到手中,大阵瞬间分崩离析,虚空顿时爆裂成一片片,巨大的裂缝出现,站在远处的修行者没入裂缝之中,被裂缝吞噬。

  叶楚疯狂退后,落在了钟薇一众人的身边。但刚刚站稳,大阵的崩裂就冲击到这里,站立的位置出现一个黑洞,把叶楚一众人都吞噬进去。

  一众人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吸引力,澳门赌博网站:把他们狠狠的甩出空间通道。

  ……

  “哎哟……”

  当众人再次能看清楚时,耳边响起了惨叫之声。叶楚一众人看过去,见他们一群人被甩到了一块荒原上,其中有几个人被摔的鼻青脸肿。

  钟薇也同样被摔的狼狈不堪,脸上有着血迹和泥土的混合痕迹,但即使如此也遮不住她清丽的面容。

  翠竹和周卡杨手臂被摔烂了,他们各自抹上一点药,快步的走到钟薇身边,上下打量钟薇:“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钟薇摇摇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被摔倒这里的修行者不到十人。她轻呼了一口气,知道众人都被甩向了各处。

  “这里是哪里?”叶楚打量着四周,出声询问着钟薇,他想要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他需要尽快前往器宗得到锻器之法。

  只要有锻器之法,就能开始炼化煞气。以煞气的恐怖,足以让他实力暴涨了。到时候,自己会再一次蜕变。

  “不知道!”钟薇虽然厌恶叶楚,可这时候也回答叶楚,“不过这里应该是罗刹地的区域范围了。”

  “也就是说,这里距离器宗不会太远了?”叶楚脸上有着几分欣喜,器宗就在罗刹地。

  “你要去器宗?”钟薇惊异的看着叶楚,上下打量着叶楚,“你要去器宗做什么?”

  “去器宗还能做什么?”叶楚翻了翻白眼,倒也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

  “学炼器之法?”钟薇看着叶楚,突然说道,“不过我还是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器宗炼器之法从不外传。你不可能学到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叶楚嘿然一笑道,“实在不行,也能在其中偷来啊!”

  钟薇扫了叶楚一眼,忍不住皱眉说道:“你堂堂一个男人,也算一个俊才,但品性却如此让人恶心!”

  叶楚耸耸肩,也不搭理钟薇的讥讽。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踏步向着前方快步而去。

  或许见识过叶楚的实力,其他一众人也快步的跟上叶楚,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跟上一个强大的人起码有些保障。

  “小姐!”翠竹询问着钟薇。

  “跟上他!”钟薇轻呼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尽管她也有皇者的境界,可是战斗力却极其有限。从未和人交手过的她,真要碰到一些凶人,绝对无法抵挡得住。

  一行人在荒原中行走,荒原很辽阔,一群人在其中没日没夜的走动。荒原的草很高,高的都能掩埋一个人。一群人在其中行走,走的十分的困难。

  这样的行走是枯燥无味的,不过让众人能有着几分好心情的是,有着钟薇的陪伴。这个女神般的美丽女子,能和他们一起,简直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一群人自然围在钟薇身边,各种讨好逗弄钟薇,这让枯燥的路途多了几分笑意。

  或许因为是在特殊的环境,一直以来在别人眼中高不可攀,尊贵冷艳无比的钟薇,和一群人也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摆架子,一路的气氛十分和谐,偶尔钟薇会绽放自然的笑容,

  每次笑容的绽放,都让数人看的痴迷,忘记了说话。

  叶楚有时候见到,都醉的有些意乱神迷,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魅力。当然,见到这几人对钟薇的炽热崇拜,才明白这个女人在众人的心中到底有怎么样的地位。

  “喂!你到底是谁?”钟薇突然开口询问着叶楚,这一路走来,叶楚尽管眼神偶尔灼热的在她身上扫过,但却很少和她说话。特别是自己偶尔展露的风情,他都能含笑凝视,并没有异状,这样钟薇有些不服气。

  但同样的,钟薇也发现这个人气度确实不同常人,尽管无赖和眼神好色。但表现却极为自然,不会因为她的怒视而变,也不会因为她的风情耳边。

  他就是他,永远是那副模样,任她如何表现都无法改变他。

  这让钟薇很惊讶,心想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