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八十九章 佳人冲突
  见钟薇如此,叶楚笑了笑,心想这女人还真是把他厌恶到极点了。他倒是不在意,这世上厌恶他的人太多了,他自然不会当一回事。

  踏步走到七彩宝船的船头,七彩宝船被一股力量周身包裹,透过这些防御罩,叶楚能看到外面极为绚丽的空间风暴。

  空间风暴凌冽无比,但每次撞击在宝船上,都能绽放美丽的亮光,七彩燃烧,绚丽无比。

  看着那不断绽放的美丽涟漪,叶楚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因为是宝船船头的,叶楚又站的比较偏僻,四周一片死寂,安静的让人有些压抑。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种寂静让他突然有些感伤。心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意境纹理随之跳动,至尊意在变强。

  叶楚的法奇特,能容纳至尊意在其中。叶楚的法就如同一条江河,能容各色各样的鱼。可当鱼太强大,也能在江河中翻起巨大的浪,甚至让江河绝提。

  而至尊意无疑就是这条鱼,它不断的变强,渐渐的影响叶楚的意境。此刻叶楚的感伤,甚至感觉到的悲凉,都是因为它。

  “依旧不够强,如何才能把这至尊意的暗疾彻底磨灭。能不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能和白萱姐一起观看云卷云舒,晚霞璀璨!”

  想到白萱,叶楚那丝悲凉的感伤才消失。叶楚准备回到位置上去休息,可被一个声音吸引,就站在这个转角处没有走开。

  “他派你来监视我吗?”一个清媚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满。这个女子正是钟薇,她清冷高傲的站在那,明媚的眸子中流露出怒意。

  “他只是担心你的安全,让我来保护你!”赵海波回答道。

  钟薇指了指站在她身后,其后有着一男一女:“我有周卡杨和翠竹的保护,不需要你再来。”

  “他们?”赵海波看了一眼钟薇身后的男女,眼中带着几分蔑视,“他们这点微末的实力,在你碰到危险后,又如何能保护你?”

  一男一女被赵海波蔑视鄙夷,尽管心中有各种不爽,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反驳。赵海波是一个人杰,在他们之中极其有名声,特别是他的手下。能做他的手下的人物,又有一个是弱者?

  赵海波孤身创建了一个宗门势力,单单这点就远远把同一辈的人抛在身后了。能在红尘域创建宗门并且站稳脚跟的,那就代表着他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这,有人听到赵海波的名字,都会竖起大拇指说是赞叹。

  被这样一个人蔑视,他们也只能忍着。

  钟薇很不喜欢赵海波这种语气,清冷的目光毫不掩饰的露出不满:“回去告诉他,我并不需要你们的保护!”

  “很抱歉,他吩咐过,一定要照顾你的安全!”赵海波直接拒绝道,目光落在面前这个美丽艳丽的女子身上,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美和优秀。但想起他的耀眼,她的美就该为其绽放,“你是他的女人,希望你能理解他,按照他安排的做。”

  “他的安排就是派遣各种人到我身边,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让我没有一丝自由,什么都在你们的眼中。”钟薇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怒喝着赵海波,“滚!你们都给我滚!”

  赵海波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不喜欢这个女人。觉得这个女人给‘他’扯后腿了,要不是因为她,或许‘他’能更优秀。

  “很抱歉!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罗刹之地,但我必须得在你身边。这是他的命令,你我都得遵循!”

  赵海波和钟薇的争吵也惊动了一些人,他们目光看向这边,听着他们的对话互相对望了一眼,觉得难以理解,心想钟薇已经成为人妻了?这怎么可能!还有,声名赫赫身为人杰的赵海波居然甘愿为人手下,谁有这样的手段和霸气?

  “滚!滚!我想安静一会儿,这行了吧?”钟薇对着赵海波喝道,脸上满是怒意,绝美的脸蛋上抹上一层恼怒,别有一番风情。

  赵海波看了一眼钟薇,点点头道:“自然可以!”

  在这宝船中,赵海波并不怕钟薇跑到那里去。刚刚对钟薇说的话,不过就是警告她,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不管你多么光彩夺人,多么艳名远扬,多么优秀璀璨这都不重要,重要是是你是他的女人,你要遵循他的意志。同时告诉她,以后别玩逃跑的游戏。

  “小姐!”在钟薇身后的周卡杨和翠竹走到钟薇身边,这是她的两个随从,和她亦仆亦友。

  钟薇见他们喊自己,面色这才恢复了一些:“你们也下去吧,我想要静一静!”

  “是!小姐!”翠竹点头,拉着还准备说什么的周卡杨离开。想到自己这位小姐的遭遇,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们也不知道赵海波口中的他是谁?有谁敢对他们小姐如此霸道?几乎当他们的小姐为私有品了。这样一个人,以钟薇的身份和声名,居然生生的忍下来了,简直不可思议啊。

  钟薇是什么人?只要轻轻说一句,就有无数强者为其卖命的人。她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无数人都痴迷他。

  见众人都散走了,钟薇才转身,走向了船头,看着空间风波和宝船对碰撞击出来的涟漪,看的有些失神。不过,当她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到她眼帘时,眼中又有着厌恶出现。

  “阴魂不散!”

  这一声不满的话语让叶楚耸耸肩:“这位大姨妈,你要不要搞清楚,好像是我先在这里,然后你来的吧。要说阴魂不散,也是你啊。”

  钟薇这才发现叶楚站在船头的角落处,那个位置确实在不先到的情况下跨越她到达那里。

  “你叫谁大姨妈?”钟薇握着秀拳头,咬着牙齿。她觉得身边的苍蝇真多,一个比起一个恶心。

  叶楚看着对方,打量着她纤细柔韧的腰肢,心想这女人居然有男人了,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