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六十章 妖精
  第七百六十章

  帝宫渐渐稳定下来,谭妙彤在这其中表现了非凡的管理水平。帝宫很快就被她组建起来。向楚南给谭妙彤打下手,帝宫渐渐的在霞山站稳了根基,以前七皇门下的矿山,也再次慢慢的开采起来。

  巫族不需要七皇门留下的资源,巫族已经给他们留下足够的资源了。这些资源于是被谭妙彤全部用来笼络修行者。

  这些在七皇门受到压迫的修行者,对谭妙彤感激涕零。这些资源叶楚几人看不上,但对于这些修行者来说,都是一些圣品。

  在谭妙彤的各种手段笼络下,这些修行者对帝宫死心塌地的。

  叶楚真的做甩手掌柜,看着谭妙彤把帝宫折腾的像模像样,忍不住笑道:“妙彤不愧是圣地出来的,大家族的孩子见多识广,管理帝宫一套一套的!”

  谭妙彤被叶楚戏笑,嫩白如同凝脂玉的绝美脸上有着醉人的晕红,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有娇羞之态,美的让人心醉。

  情不自禁的走向前,伸手揽住谭妙彤纤细的腰肢,温润柔韧的手感让叶楚忍不住紧了紧。

  “你想干什么?”见叶楚灼灼的看着她,谭妙彤眨着那双撩人心魂的眸子,有着几分无辜的神态,我见犹怜。

  “我想……”叶楚眨着眼睛,目光落在谭妙彤红润滴水般娇嫩的嘴唇上,身子俯下来,含住了那诱人的润唇。

  谭妙彤双手抱住叶楚,抱的叶楚有些紧,牙关被突破后,整个人都瘫软了一般,娇躯依偎着叶楚,温热的气息带着馨香,把叶楚给笼罩,这一刻他都觉得自己要痴迷了。

  手有些不安分的从谭妙彤的腰肢下移动,透过谭妙彤的衣衫,向着下方移动而去。

  谭妙彤伸手抓住叶楚手,用力的把叶楚的手抽出来,离开叶楚的亲吻,目光直直的看着叶楚,眼睛清澈而认真:“你到底想做什么?”

  叶楚被谭妙彤的眼神看的发虚,摇摇头道:“只是意外!”

  谭妙彤定定的看着叶楚,看了叶楚许久,这看的叶楚都忍不住低下头。那双清澈的沁人心脾的眸子,他还真的不敢对视。

  “咯咯……”见叶楚低下头,谭妙彤俯下身子,在叶楚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不准打坏主意,现在不能这样做!”

  “那什么时候能?”叶楚脱口而出,这话一说出来叶楚就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这一句话不久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吗?

  果然谭妙彤鼓着那双美丽的眼睛,绝美的脸上通红至极。

  “玩笑,玩笑!”叶楚连连摆手道,“我绝对没有什么不良思想!”

  谭妙彤想来乖巧美丽,但叶楚却知道这女子性子却极为要强。只要脸上展露出不满,那就是真的生气了。叶楚有些叫苦,心想着如何才能把这一关给过了。

  就在叶楚觉得头疼的时候,却见谭妙彤整个脸红透了,耳边有着蚊蝇般大笑的声音:“你敢去我父亲那里提亲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谭妙彤逃似的从叶楚怀中跑走。而叶楚看着她的背影,整个人都呆了,还曾经在谭妙彤的话语中,那具摇曳的曼妙娇躯让他心头火热。

  “你等着我,下一次我就让老疯子去你族提亲!”叶楚对着谭妙彤的背影大喊道。

  这一句话让谭妙彤步子险些没有踩稳,差点没有摔倒在地,狼狈的逃出叶楚的视线范围内。

  ……

  叶楚想到老疯子前去提亲,自己和谭妙彤美妙的生活,情不自禁的傻笑了起来。

  “收起你那恶心的笑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让叶楚吓看了一跳,转头看向叶楚,见白清清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了。

  和谭妙彤沁人心脾的清新不同,白清清娇躯性感,站在那里就有风情万种,媚惑撩人。叶楚见到都忍不住血液激荡,感觉下腹有火气上涌。

  用青莲融入全身,这才压制这种火气:“你怎么就回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白清清媚眼如丝的看着叶楚,语气幽怨,要不是知道白清清是什么人,叶楚真的会迷失在她这种媚态中。

  “大姐,你别装出这样一幅姿态来好不好,求求你放过小弟。小弟命薄福浅,可受不了你这模样!”叶楚求饶了起来,她一颦一笑都勾起人的火气,叶楚不想受浴火焚身的折磨。

  “要我放过你也可以,但你能不能告诉我,前些日子你做了什么?”

  白清清很好奇,前些日子她就想借助妖术找到叶楚。可让她难以理解的是,她的妖术居然失效了。

  这让白清清极为震动,原本以为叶楚破开了她的妖术。只不过这些天又能感知到叶楚,才让其放心。

  “泡泡妞,吹吹箫,休养生息,别的什么都没做啊?”叶楚自然不会和白清清说关于巫族的事,这女人敌友还不分。要是告诉她关于巫族圣地的事,还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

  “是吗?那你是以何种手段屏蔽我的感知?”白清清问出她心中的好奇。

  叶楚终于明白白清清为什么如此在意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我早就告诉过你,你的妖术不是万能的。我有的是手段破开它,不要以为有妖术就能束缚我。”

  叶楚自然知道他想要破开妖术极难,也知道当初白清清感知不到是巫族圣的原因。当初在巫霞笼罩的城池,这才隔绝了妖术的气息。

  但他知道,白清清不知道啊。正好借此打击一下白清清嚣张的气焰,免得她以为自己吃定了自己。

  “是吗?”白清清咯咯的笑了起来,笑脸娇媚,“你要是真破的开,以你的品性岂会不破开来,虽然我不知道当初你是如何屏蔽我的感知的,但我却知道你失败了。所以,你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说完,谭妙彤深处她纤细嫩白如同细竹的手指,轻轻的在叶楚的脸上抚过,指尖刮过叶楚的嘴唇,有种痒痒的感觉,配合她红唇吐出的热气,真的让人难以抵挡其诱惑。

  “这个女人,真他.妈是一个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