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不走
  “村长!你看这是什么?金啄鸟嘴!天啊,这有近乎上千颗鸟嘴了!”

  第二天清晨,就听到有人兴奋大吼起来,声音在峡谷回响,把村庄的所有人都惊醒。有人听到向着村门口快步跑过去。

  众人见到一个村民提着一个大袋子,其中都是金灿灿的鸟嘴,起码有着上千颗之多。金灿灿的堆成了一大布袋,这让每一个村民都兴奋的对望了一眼。

  向福这时候也走出来,看到后心也忍不住跳了跳:“这是哪里来的?”

  “村长,刚刚我们准备去打金啄鸟,走出村外不到百米的距离,就发现了这些东西。”捡到鸟嘴的村民兴奋的报告道,“村长,有这些东西,我们就能交差了!”

  一群村民都兴奋了起来,让人把鸟嘴搬进去。

  ……

  在一个屋顶上,叶静云和叶楚坐在上面。叶静云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对着旁边的叶楚说道:“昨天晚上彻夜不见人,就是去打鸟了?”

  叶楚看了一眼叶静云,心想这女人昨天见到那一幕后恨不得吃了自己,现在居然又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心理真的强大的让他敬佩。

  “大姐,以后请不要用打鸟这样的词好不好?这让我会有些不好的联想!”叶楚提醒道。

  叶静云听到叶楚这么说,俏脸忍不住红了红,那双性感撩人的腿一脚踹向叶楚:“你的脑袋里面可以不装这些想让人踹死的思想吗?”

  叶楚耸耸肩,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叶静云性感修长的腿上:“向楚南他们去打,想要三天内打一百只是妄想。所以我昨晚出去了一趟,幸好的是,这里这种鸟不少,打了一个晚上,勉强有着千来只吧。”

  “废材!”叶静云嘀咕了一声,堂堂一个皇者,去打了一个晚上才打了这么多简直是丢人啊。

  叶楚险些没有被叶静云这句话给呛死,这女人没去尝试,不知道这鸟打起来多难打。这一千只要不是自己有瞬风诀都难以做到,她居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不过,你小心遭报应,自己的鸟被别人打了。”叶静云说到这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目光扫了一眼叶楚胯下,忍不住想到那天看到的狰狞东西,面色又有些绯红。

  “放心!”叶楚不甘示弱的看着叶静云,“你这座城堡还没有攻下来,它是不可能被打的!”

  “你要敢攻我,那你那里绝对就会被打下来!”叶静云声色俱厉的盯着叶楚。

  “要不然今晚试试?”叶楚含笑的看着叶静云,他可不怕这女人。他倒要看看,是对方打鸟厉害还是自己攻城堡厉害。

  “呸!”叶静云面红耳赤,不听叶楚的污言秽语,翻身走下屋顶。

  叶楚自然也跟着走下去,正好见到一群人拥簇着向福回到村中,每一个人脸上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叶楚,你过来!”向福看到叶楚,伸手让叶楚过去。

  “村长有事吗?”叶楚走过去笑道。

  “今天村民在外捡到了近千颗鸟嘴,这一次的难关要度过了。”向福对着叶楚说道,“只是不知道谁把这东西留在这里,叶楚你昨晚见到什么人了吗?”

  “昨晚我没有见到什么人啊!”叶楚笑道,“村长不要多想了,既然在村门口见到,那就拿去用就是。”

  村长若有所思的看了叶楚一眼道:“倒真的如你当初所言,事情会另有转机,这次要谢谢你了,拖你的福啊。”

  “村长客气了!”叶楚见村长如此,心想这个老人怕是有些怀疑是自己了。

  “好了,公子去忙吧!”村长笑道,“老朽就不打扰公子了!”

  叶楚点点头,伸手保住扑向他怀中的向昕,逗弄着向昕,带着向昕前去玩泥巴。

  向福看着和向昕玩着泥巴,毫不在意泥巴抹上自己衣服上的叶楚,他对着旁边的向楚南几人说道:“以后多和叶楚亲近亲近,有什么就请教一下他,一些对付猛兽的技巧,也可以和叶楚公子说说。”

  “和他讨论?”向楚南错愕的看向叶楚,“爷爷是不是开玩笑?叶楚兄弟对外面的倒是了解,但你看他长的清秀单薄,那双手白皙如玉,一看就是一个不做事的富家公子而已。他那里懂什么?”

  向楚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向福喝斥道:“我让你们这样做就有这样做的理由,还有以后看到叶楚公子,都给我礼貌一些,不要在他面前大大咧咧。”

  众人虽然不知道向福到底是怎么了,但见他发火也只能应承了下来,心中却不以为意。心想叶楚公子人倒是不错,但要讨论捕鸟杀兽的手段,那里比的上他们。

  “你们不要小看叶楚!”向福见这些人不以为意,继续提醒道。

  “知道了,爷爷!”向楚南心不在焉的说道,看着蹲在一处和向昕玩着泥巴的叶楚。这么玩性十足的少年,爷爷怎么就这么看重呢?

  “爷爷,这里有千颗鸟嘴,能让我们撑住一段时间。但一段时间后,还是……要不然我们迁走吧,有着几个月的缓冲,我们还是可以迁走的。”向楚南突然说道。

  向福看了一眼霞山的方向,随即摇摇头道:“过些时候,你们带上年轻一辈和孩子们迁走,我们这些老家伙就留在这里。”

  “爷爷……你……”

  “不要说了,我们不会走的。三天后,我们交差了,你们就离开这里。”向福说道。

  “村长,你为什么执意要留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呢?你要是不走,我们岂会走!”有村民不理解。他们昨天都劝自己的长辈离开,可是每一一个愿意离开的,每一个都和村长一样,都要守在这里。

  “你们不懂,我们的根在这里,我们要守护在这里。你要要走,是要留下血脉。而我们却不能走,也不能走……”向福摇头道。

  “为什么?爷爷你总要告诉我们为什么吧?”向楚南问道,他无法理解这老一辈的人都怎么了,明知道留在这里要被七皇山的人侮辱,可却都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