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一十二章 道法自然
  随着众人不断的走上去,众人身上也有着一道道意境闪现,随着意境的闪现。路上的道和法也随之闪现了出来,它们以各种形态出现,或许如虎,或许如山,又可能如同草木。这些都依附意境而生。

  意境要是够强的话,这些依附意境承载的道就能因为它们而缓缓的增加,随着他们的变动,感受着各种道和法,宛如天地洗礼一般。

  意境要是不强的,依附在其上的道和法就如同泰山一般,能压迫的其承受不住而崩裂。

  叶楚不同,他一个人在身后缓缓的行走,身上也没有意纹闪动,他就如同一个普通人登山一样,在他的眼中这些玉石台阶就是登上高山的路,并没有什么神奇。

  谭尘意境饱满,一步步而上,在他的意境上,依附着各种的道和法。谭尘感觉到一股股压力而下,这股压力不是作用在肉身上,而是在元灵上,正是因为作用在元灵上,才更让他们更加难以承受。

  谭尘身上意境震动,感受着道和法依附的洗礼,眼神越来越清明,身上的意境越来越纯粹,随着他一步步而上,他的意境也因为道和法的依附,渐渐的被勾勒成草,山,石,虎,鸟……

  这是一种另类的感受,这种感受让谭尘很享受,只要能坚持住,这却是是一场机遇,不比服用了灵丹妙药差。

  随着谭尘一步步走向前,他就渐渐的感觉到吃力了起来,各种道和法越来越多,带来的沉重感越来越强,而且道和法渐渐变强,也能影响他的元灵,要是不够坚韧的话,很容易迷失在这些道和法中不能自主。

  众人都不断的走上前,叶楚一步前行,明悟自身,带着道和法的气息,一步步而上。和别人不同,叶楚身上没有一丝意境,他就这样走上去。

  这也让众人惊异,虽然叶楚在最后,可是这样一路而行而上没有意境暴动,还是让人奇怪的。

  谭尘意境越来越饱满,不断的踏步而上,每走一步,道和法显现各种物品,不断的依附在意境上,就宛如爬山虎一样,遍布意境。

  王善志罗赤子等人也不断的前行,他们一路而行,意境缠绕全身,承受着道和法的渗透,但不管是谁,他们的步子都慢下来了,步子一步比起一步沉重,脚下踩动之间,能引得玉石台阶颤动,玉石台阶的的颤动,更是让其中的道法横流,更是让道法渗透的恐怖,让众人更是感觉沉重。

  叶楚和他们不同,他身上毫无意境,就这样一步步而上,不紧不慢。每一次走上前都是那么风轻云淡,也别人的压力相比,叶楚显得那么的轻松。

  “这小子是谁啊?居然不以意境就能走这条路!”

  “咦!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难道这条红尘女圣的路对他特别照顾不成?”

  “好奇怪!虽然步子不快,甚至算的上慢,可却走的异常的静然,有种风轻云淡的出尘。”

  “……”

  见到这一幕的人都疑惑,连偶尔回头的谭尘也惊异难以理解,不过马上他有想到一种可能:“叶楚应该是不把意境显露在外,而是在内对抗者道和法,这样倒是能吸引的噱头。”

  谭尘摇摇头,也不管叶楚,继续踏步而上。他们攀登而上,把叶楚拉开了极大的距离。

  每一步走出,都如同承受巨大的压力似的,一步步而上,踏的轰轰作响,脚下的玉石台阶颤动不断,化作实质的各种道和法交融扩散而出,渗透到每一个的修行者体内。

  到最后,终于有人承受不住,涌动了全部的意境,意纹完全暴动而出,圣兽吼叫,冲击云霄,道和法在这一刻都要冲散,不过在冲散片刻后,马上就疯狂的扑了过来,彻底的缠绕各种意境,融入到意境中,如石如山,又如同汩汩泉流,带来不同温润的同时,又压迫的他们如同背负重山。

  叶楚步步而上,意境走到谭尘意境震动的凶猛的地方,他依旧身上没有一丝的意境涌动,他身上也没有背负一丝一毫的压力般,缓缓而行。

  “什么是法?什么是理?什么是玄和道?”叶楚每走一步,都扣问自身。叶楚每次扣问,青莲都在心中颤动,颤动之间,居然万法不侵,道和法无力渗透进去。

  道和法盘旋在青莲四周,却无力渗透进青莲,叶楚整个人平静似水,道和法的压力无法作用到他的元灵。

  “法是什么?是什么?法是一种规则,寻求规则,走在法之中,依法而行。他是理念,是精神,是价值的体现!”

  “理是什么?理是纹络,是层次,是自身的次序,是规律。”

  “道是什么?道可到非常艘,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道是万事万物的规律,道法自然,道是自然,自然是天地运行的规则。”

  “玄是什么?玄是是神秘,是神庙,是飘渺,是寂静。玄是变化的,玄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

  叶楚脑海中不断的扣问着什么是玄法道理,也不断的给其解释,又不断的重复扣问。

  “道是什么?一阴一阳谓之道!”

  “玄是什么?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法是什么?法是法门,是玄功!”

  “……”

  叶楚不断的扣问自身,不断的回到自身,一步步的而行,每一步而行,叶楚都感觉到自身的青莲颤动的厉害,叶楚的人渐渐的虚无缥缈起来,步步而上,万法不沾身。

  谭尘等人早已经意境震动出天地异象了,他们的各种意境暴动而出,不断的前行,以自身的意境抗拒着道和法的渗透,承受着它们的依附。

  叶楚却神情自然,整个人眸子清澈,要是有人离叶楚近一些的话,能看到叶楚的额头颤动的青光,那是一道青莲。在青莲的四周,有着各种道和法,却没有一种能渗透进去,叶楚就站在那里,万法不沾,他如同一个普通人爬山一样,感觉不到一股多余的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