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一十章 比拼
  “许久未见叶兄,突然有些手痒。红尘女圣圣崖不能胡来,不过又一次却何时你们切磋,不知道叶兄有没有兴趣?”谭尘看着叶楚突然笑道,面色依旧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自然!”谭尘尽管达到皇者,但叶楚不至于怕对方,点了点头笑道,“谭兄邀请,我断然没有不从的理由,我曾经说过,随时奉陪谭尘兄前来赐教!”

  这一句话让谭家一群人面色都变的十分难看,叶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你什么时候都要压谭尘一筹吗?

  谭尘作为他们族中人杰,是他们的代表。谭尘或许不是他们中最强的,但是是他们之中最有潜力的。这个人物是谭家所有弟子马首为瞻的存在。可却被人如此蔑视,这是蔑视整个谭家,这一群弟子如何受得了。

  他们咬着牙齿,眼中的怒火直射叶楚而去,要不是这里是圣崖,他们早就出手教训这家伙了。当他杀了一个不落星辰就真的天下无敌了吗?

  “既然这样,那我们圣崖上见!”谭尘对着叶楚说道,率先向着圣崖攀登而去。他倒是不介意和叶楚一起上去,但怕身后那些脾气火爆的弟子忍不住对叶楚出手。在圣崖这种地方动手,后果太严重了,叶楚是一个疯子,他向来无所顾忌,但他们却不得不为家族考虑。

  惹怒了红尘女圣的虔诚者,谭尘丝毫不怀疑这些人会杀到情域去,直接杀上他们圣地,这就是红尘女圣的人格魅力。

  叶楚不知道谭尘说的是哪里,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踏步向着圣崖而去,将来兵挡水来土掩,谭尘还不至于让他进退失措。

  ……

  圣崖雄伟高耸,叶楚等人来到圣崖之下,感觉自己异常的渺小,圣崖被柔和的光芒缠绕,晶莹剔透,光彩闪烁,圣崖闪动的绿光生机勃勃,如同翡翠一般绿莹莹。刚刚踏入其中,就感觉到一股异香在飘动,沁人心脾,让人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圣崖之上,高耸如云,但却如同一座雄伟瑰美丽的艺术品,绚丽生辉,生机弥漫其中,宛如一处仙地,立于其中叶楚甚至感觉的到自己的寿命因此要增加而已。

  圣崖的最高处,彩雾蒸腾,缠绕着无数的道纹法纹,有汩汩而流的泉涌圣,不断有霞光从其中爆发出来,云霄弥漫,绚丽无比。

  整个圣崖,真的算的上是霞光缠绕,灵气氤氲,彩雾迷蒙,真的如同仙境一般。到达圣崖山脚下,有着无数人敬畏着圣崖,心生膜拜之心。

  有人向着圣崖上踏步而去,缓缓而行,向着圣崖更深处走去,很快就被蒸腾的云霄给遮住,众人看不到他的踪迹,就宛如消失在仙境一样。

  叶楚和谭妙彤对望了一眼,一众人也踏步向着上面走去,步入圣崖中,呼吸着云霄,吸收着生机,整个人真的生机盎然,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叶楚立于其中,感觉都天地道法在这里运转的十分活跃,乾坤随之流动。连黑铁在其中都颤动不断,纹理渗透到叶楚的元灵中,让叶楚的元灵在缓缓的蜕变。

  好一处胜地!

  叶楚咋舌不已,黑铁的神奇他很清楚,一般的胜地不足以让它有反应,可是在这里它居然也活跃了起来,显然这里的道和法太过活跃了,所以才引得它如此。

  在云雾蒸腾中修行者,叶楚的意境感悟的越来越深。穿越着霞光,众人都感觉此刻自己成仙一般,踏着霞光而行,这是一种奢侈的想法,可是在登圣崖的人来说,都能做到。

  在圣崖中攀越了一段距离后,众人终于习惯了云霞蒸腾,隐隐能看清楚前方,只是有些若隐若现。

  再走攀越了一段后,叶楚发现大半的人群都往左边走,而右边的有着一条宽阔的道,却没有多少修行者在其中行走。这让叶楚疑惑,目光看向右边大道,在入口处就书写了一个字“法”,这个字古朴无奇,叶楚看不出一丝的不同,只是感觉到其中有着岁月的气息,黯淡的色彩告诉着叶楚它存在久远。

  “叶兄有没有兴趣走上一走?”不知道何时,谭尘走到了叶楚的身边,目光看着右边的大道,“你我就在那里比拼一下如何?”

  叶楚看向满是爽朗笑意的谭尘,扫了一眼他身后跟随的修行者:“能不能告诉我比什么?”

  谭尘笑道:“叶兄大概不知道这条道的来历。传言这条道是红尘女圣走过了,她当初万法缠绕,天地都随着她而动,当年走这里的时候,有感而发,就用着道和法勾勒出一条大道,这条道通往圣崖顶峰。但因为是道和法勾勒而出的缘故,走这条道需要坚韧的毅力,强大的感悟力,以及对天地道法的领悟。法越趋向成熟,越和自身交融,就越容易走下去。反之,要是自己的道和法紊乱的话,就会牵动这条路的法,各种法一起镇压而下,难以登上高处。”

  说到这,谭尘顿了顿说道:“世上来此的修行者无数,但敢走这条道的却没有多少。因为太难走了,红尘女圣走过的地方,别人再想走就极难了。尽管每年都有无数人的强者和俊才前来,但真正走完这条道的却没有几个。你我虽然是人杰,但能走完一半,就非常不错了!”

  叶楚心中惊异,没有想到这是红尘女圣走过的路。是她走过,倒是不难理解别人再想跟上她脚步的难度了。

  “杨慧,你带着谭妙彤走左边。叶静云,你要和我一起走这里还是?”叶楚询问着叶静云。

  “开什么玩笑?我自然走左边!”叶静云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关于这条道叶家的古籍上记载过。她可是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先祖当年一半都没走完。连先祖都如此,她可不愿意去受虐。她和叶楚不一样,这混蛋要为谭妙彤出头,自己又不用?

  “叶兄果然痛快!”谭尘笑道,“你我要是谁输掉了,谁就不再缠谭妙彤如何?”

  “先赢了我再说吧?”叶楚对着谭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