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百零四章 小心脏的腾腾的跳
  两人冲天而起,各种妙术不断的震动而出,打的天崩地裂,一道道力量不断的卷出来,苍穹不断的崩裂。每一次攻击,都震动云霄。

  白清清纤腰如同美人蛇躯,身段妖娆美丽,脸泛红霞,眼波如水,千娇百媚,魅惑万千,一颦一笑之间,都媚态横生。

  林诗馨乌发光可鉴人,神骨玉姿,眸子清澈似水,娇躯曼妙婀娜,颠倒众生,让天下的美色都尽失颜色。全身蕴含着灵气,白衣胜雪,舞动着柔秀,各种妙术施展而出,更是把她衬托成仙子。

  两人打斗看的人眼花缭乱,心头皆是悚然,心中惊惧,望着天穹一道道烟花绽放的能量迸发。

  两女都惊艳世间,为人世间真正的人杰神女。望着虚空上漫天的光雨纷飞,片片晶莹,那绚丽的光彩在燃烧,能量惊人。

  身影闪动间,引得天地颤动不已,各种妙术到最后叶楚都难以理解,只能看着他们不断的施展。

  两女每次舞动,道法横生,天地随着道法的舞动而变的氤氲蒸腾,神华普照,有着法孕育在这一片天地。

  两女的法渗透到天地间,叶静云盘腿修行,这种道和法给予她极大的感悟,能让她意境暴涨。

  叶楚也能感觉到道和法的渗透,对于就差一步就要步入皇者他来说,这种感悟是极其浓厚了,叶楚盘腿在地上,青莲浮现在他的身上,额头的纹理也闪烁不断,各种意境缠绕在叶楚身边飞舞,一道道意境不断的渗透到叶楚的身体中,叶楚的意境越来越精纯和内敛,在不断的蜕变。

  两女依旧在不断的打斗,各种力量不断的迸发出来,滔天的力量颤动不已,道和法在虚空不断的绽放。

  “轰……”

  在一声巨大的碰撞之声中,天穹飞射下两个女人。分别立于叶楚的前后,一个媚惑妖娆,一个仙姿玉体,站在两人之间的叶楚,就显得太大煞风景了。

  林诗馨望着白清清,又看了一眼意境横飞的叶楚,林诗馨突然说道:“你到底什么目的?”

  白清清含笑,媚气流转,笑眯眯的看着白清清说道:“我有什么目的,凭什么和你说?”

  “我们走!”林诗馨没有搭理白清清,对着叶楚说道。

  “走就走,他身上的妖术在,你当我怕你不成?”白清清笑了起来。

  “我自然会把妖术驱除的!”

  “是吗?可是你却不知道,我动用的是至尊妖术,你认为能驱除的了吗?”

  “我以空间封印隔绝叶楚四周,你完全妖术也无用。你还不是至尊!”

  “咯咯,那就尝试,看看谁更胜一筹!”

  “那就试试!”

  “……”

  叶楚看着两女针锋相对,而却把他当做赌注,叶楚忍不住想要大骂了起来。心想自己小胳膊小腿的可经不起你们折腾。

  “两位,可不可以听我一言!”叶楚弱弱说道,叶楚一句话而出,两女清冷的目光都转到叶楚身上。

  “自然!我和你相处这么久,躺在你怀里如此亲密,有什么不能说的?”白清清媚眼流转,看着叶楚浅笑连连,说出的话更是挑战人的神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做过什么。

  叶楚也不知道白清清到底打什么主意,说话越来越暧昧。不过,当林诗馨的脸上寒霜越来越浓时,他似乎明白了,这女人就是诚心刺激林诗馨。

  “叶楚,澳门赌博网站:姐姐离开后,我一直没有尽到该有的责任!对不起姐姐的嘱咐,但我想说的是,不管你怎么样,都要爱惜自身,应该和一些人远一些。”林诗馨望着叶楚。

  叶楚捏了捏太阳穴,心想这两女越说火气越重了,再这样下去又要打起来了。

  “首先,我正面回答一下:我和你白清清没什么关系,不要说的我们两人是奸夫淫妇似的。我倒是想,不过你真让吗?”叶楚说话的时候,扫了白清清诱惑的娇躯一眼,但很快就移开,叶楚都不敢看着女人太久,怕自己承受不住会留鼻血。

  “你要是想,有本事就来嘛。我又不会拒绝!”白清清眨着那双桃花眼,风情万种含笑道,似乎真的叶楚要的话,真的可以躺在床上任由叶楚处置。

  “呸!”叶楚低声呸了一声,心中骂了几句,心想这妖精还真是想诱惑死人不偿命,叶楚丝毫不会认为她真的对自己有感觉,要是此刻林诗馨没有在这里,她马上就会换一副姿态。

  “很抱歉!我没兴趣!”叶楚说出一句让叶静云和杨慧几人都特别鄙夷的话,心想这话太假了,你叶楚什么人大家都很清楚,你要不想是见鬼了,是自己不能推倒人家而已。

  林诗馨听到叶楚的话,倒是满意的点点头,不管叶楚多么违心,但总归立场还是坚定的。

  白清清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没关系!你会有兴趣的!反正这辈子,我是跟定你了!”

  “靠!”叶楚大骂,心想这女人真的有病,“你堂堂至尊后裔,狐山主人,至于对我这个皇者都不到的人如此吗?”

  叶楚不理解,混沌青气她也得到了。自己还有什么引得她在意的?难道又是至尊意?至尊意中或许有大秘密,可这大秘密她就指望自己能挖开?

  “我愿意!”白清清看着叶楚,很理所当然的说道。她自然要跟着叶楚,不止是至尊意,重要的是她平常都在沉睡中演化乾坤修行。如果不跟在叶楚身边,那只有回狐山了。在狐山她早就呆腻了。何况在叶楚身边,她感觉到一股很奇异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是混沌青气,是另外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让她很舒服,对修行也极其有好处。

  “不知羞耻!”林诗馨骂了一声,转头看向叶楚,“她不能在你身边,这个人太危险。你没有实力能压制的住它。”

  “我又不会吃了他!”白清清突然笑了起来道,“还是说怕我跟在他身边对你不在喜欢了?要是这点的话,我倒是能理解为什么你这么激动了。毕竟,没有女人能容忍自己喜欢的男人抛弃自己的。”

  白清清说的话,让叶楚心一颤一颤的,这女人的嘴巴太狠了。林诗馨比不上她的放浪和无耻,在言语上难是白清清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