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教训叶楚
  第六百九十一章

  叶楚之后的几天都胆颤心惊,担心叶静云算计自己。但之后的几天,叶静云娴静的让叶楚不敢相信,丝毫没有过激的举动,这让叶楚更加心惊肉跳。叶静云可不是乖巧的女人,她越乖巧就越代表的不正常。

  到最后,叶楚终于忍不住对着叶静云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划下道来吧!你不会是在路途中留下暗记,然后让人杀了我好去领不落山的赏金八!”

  听着叶楚的话,叶静云咯咯的笑起来,笑的花枝招展,更显的那双性感的长腿修长,引得叶楚目不转睛。这让叶楚都有些鄙视自己,两世为人居然还是挡不住女色,这辈子看来是没什么出息了。

  “你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一些,尽管你很败类。可再败类,也是自己人。本小姐还不至于为了外人而杀你!”叶静云清美的脸绽放一个笑容。

  “那你是想做什么?说出来吧,我都接着!”叶楚轻呼了一口气,咬着的看着叶静云,打起了十足的勇气。此刻乖巧的如同谭妙彤的叶静云太过惊悚了,叶楚宁愿她恢复每天踹他下床的姿态。

  “我只是觉得,一个女人打打杀杀的不好,温柔贤淑一点才能更惹人疼爱。”叶静云嫣然一笑,绽放的笑容有着让万花逊色的美艳。

  叶静云!你骗鬼!

  可叶静云真的不做什么,就是那种乖巧的让人心跳加速的姿态。又时候还帮叶楚捏捏腿和脚,可这原本是很享受的事情,却让叶楚整个身体都绷紧。

  这样的日子再过了几天,终于趁着叶静云不在身边的时候,叶楚一把抱过身边美艳成熟丰腴的杨慧,大手怀抱在她韧性十足的腰肢上,感受着杨慧的柔软和温热,小声的对着杨慧说道:“昨天叶静云和你们说什么?她到底想做什么?”

  杨慧被叶楚抱着,尽管和叶楚水乳交融过,和还是无端羞涩,增添了几分魅惑:“少爷不用担心,静云小姐没有什么恶意的!”

  “没恶意?那疯女人每天早上都能把我踹床下,然后很无辜的走上来问疼不疼,你觉得这样一个人会没恶意!”叶楚有些不满杨慧的回答,手从杨慧的衣服伸进去,在她柔软上轻轻的捏一下,弄的杨慧面红耳赤。

  “你要再不说,澳门赌博网站:在我被收拾之前,先把你就地正法了!”叶楚凶狠狠的说道。

  杨慧那里架得住叶楚这样的架势,讨饶的说道:“静云小姐没别的意思,就是吓吓你,他说你享受不了他的好。你属于犯贱类型的,越对你好你越会颤颤巍巍,所以……”

  “靠!”叶楚大骂,“她狠!”

  但又想到叶静云对他的评价是贱男人,又恨的直咬牙。

  “少爷!”杨慧面红耳赤的看着叶楚,把叶楚的手抽出来,“你可别告诉静云小姐是我告诉你的,他还想多玩你几天呢!”

  叶楚轻轻的在杨慧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

  之后几天,叶楚当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每天依旧表现的颤颤巍巍。叶静云对叶楚越来越温柔,这让杨慧有一次在叶楚耳边低声评价,“少爷,你真无耻!”

  对于杨慧的评价叶楚欣然接受,难得叶静云愿意温柔似水的对他,自己要不好好享受简直没天理。

  但在几天之后,叶静云发现了端倪。叶楚尽管表现的惊惧,但却忍着不爆发。这太过匪夷所思了,以叶楚的脾气忍的了这么久?

  到最后叶静云终于发现叶楚是装出来的恐惧,这让叶静云怒视着叶楚,气的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撩人无比。

  “那个,你到底要怎么样?”叶楚见叶静云如此,心中一跳,心想坏了。怕是这个女人发现了一些什么端倪。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叶静云怒视着叶楚。

  “啊?什么意思?”叶楚故作迷茫。

  “滚!”叶静云一脚飞了过来,早有准备的叶楚自然不会被她踹到,身影闪动飞到另外一处。

  ……

  就在这样的打闹中,一群人不断的向着无心峰前往。路途中偶尔也能碰到追杀他们的人,但谁都无法阻拦几人。

  在叶楚杀了几个被贪欲迷失的修行者后,终于发现了金娃娃留下的痕迹。这痕迹一度让杨慧杨宁呕吐。

  暗记居然是一泡组成金子形的屎。

  但叶楚见到却欣喜若狂,快步的向着指引的方向而去。

  没有走多久,叶楚就见到睡古。睡古对叶楚身边出现的三个女人有些疑惑和惊讶,但他却没有多说什么,撕裂开间,带着一群人跨越空间,不知道带往何处。

  叶静云见睡古居然有撕裂空间之力,心中震动不已。不由想到传说可以和三千年前的不落雪王的那位。

  “瑶瑶和惜夕带走了?”叶楚直接问着睡古。

  睡古点点头道:“他们和白萱在一起!”

  “老疯子呢?回到无心峰了吗?”叶楚有些担心,这一次老疯子疯的最彻底,虽说他的实力他们不担心,可是就这种精神状况……

  叶楚摇了摇头,知道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忙。

  “以他此刻的实力,横走大陆没有问题,我们倒是不用担心他,不过无心峰他居住了这么久,应该很快会回到哪里,这是潜意识的选择。”睡古回答道,“不过另外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告诉你!”

  “什么?”叶楚疑惑的问道。

  “谭家有人说你拐走了谭妙彤,有弟子扬言要好好教训你。”睡古有些幸灾乐祸。

  叶楚耸耸肩,对这倒是不在意,从带走谭妙彤的那一刻就知道。只不过,连谭尘都败在自己手中,一般的弟子谁是他对手?

  睡古见叶楚不在意,再次提醒道:“忘记告诉你了,为首的弟子是谭家的人杰。”

  “他来就是!”叶楚笑道,能败谭尘一次,难道还不能败第二次吗?

  “这么有信心,不过我劝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谭家身为圣地,其中的各种妙术和底蕴可不小。”睡古嘿然笑道,“希望你能保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