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神宫惊世
  血屠至尊眼中有着炽热的光芒,血气卷上去,要把老疯子震杀。

  老疯子癫狂,身体依旧在不断的变色,他望着暴动而出的攻击,他额头的纹理闪现,八卦图带着道和法,迎上至尊的血气。

  毫无疑问,两股力量交锋在一起。

  两股绝强的力量交锋,无心峰瞬间天崩地裂,从两人站立为中心,大地塌陷,山岳崩塌,巨石滚荡而下。一座山岳就要被两股力量摧毁。

  青弥山的大阵瞬间启动,一百零八峰各自光芒闪动,牵动天地,以天地大法镇压无心峰,稳住无心峰崩裂。可即使如此,无心峰还是摧毁的大半,原来的山清水秀变的狼藉不堪。

  至尊出手,惊天动地。

  无心峰的狼藉叶楚等人无心关注,他们都看着老疯子。担心老疯子被震杀,毕竟面前的人是至尊,无敌世间。即使是残魂,也同样无敌。

  老疯子尽管神奇,可真挡的住至尊吗?

  但结果却让叶楚几个人血液沸腾起来,场中的老疯子居然真的挡住了至尊一击。额头的八卦图闪烁着光芒,证明着它的非凡。

  “太他妈牛逼了!”叶楚吞了吞唾沫,觉得老疯子真的是要逆天了。他居然挡住了至尊的一击,即使这一击不是至尊的全力出手,可同样震世啊。

  传出去的话,老疯子将闻名世间。

  睡古灼灼的看着老疯子,眼中也燃烧着炽热的光芒。他知道老疯子神秘,但却从未想过他神秘到这种地步。不只是至尊为其来历惊呼,更是有挡住至尊的实力。

  老疯子挡住血屠至尊一击,身上的法冲击而出,化作八卦图盘旋在身前,身体腾空而起,直冲云霄中。

  血屠至尊身影飞射,追杀老疯子而去。这个人的血气他要定了,这关乎他的重现。

  两人飞射向虚空而去,谁都看不到两人了。只能看到虚空之上,光芒爆炸,惊雷不断。声音响彻整个情域!

  所有人都为此而疯狂,任谁都无法想象有人可以和至尊交手,看着天穹那滔天交锋之力,众人更是颤颤巍巍的躲在地上。

  ……

  神宫之中,在老疯子额头八卦图颤动的时候,神宫外的两具身体,同样色彩变幻不定,额头八卦图闪动不断,棺椁颤动不已,滔天的气势从棺椁中冲击而出,这股气势磅礴如同星空,满布整个情域,引得无数人惊呼骇然。

  在苍穹之上,一个延绵千里的八卦图闪现在虚空之上,八卦图悬挂在苍穹上,其中万物变化,透着玄妙而神奇的气息,八卦图闪现,原本至尊的威严也因此而消失,众人站起来看着八卦图,看着其中的纹理流动,心中有感悟,居然有修行者因此而入定。

  八卦图中,渗透出一股股道和法,道和法渗透世间,滋润着万物。

  草木因此变得更加葱郁,灵兽变的更加灵动,人变得更加清明。万花绽放,整个情域都因此变的更加拥有生机,灵气浓郁,天地清明。

  叶楚抬头看着苍穹悬挂的巨大八卦图,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当初他在神宫见识过这东西,但不明白它道理来自何处。但此刻叶楚却知道,这东西和老疯子绝对有着莫大的关系。

  想到神宫的恐怖,叶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老疯子到底是谁?他和神宫有什么牵连!那两具和他一样的尸身,又和他什么关系?”

  此刻叶楚觉得老疯子全身更是秘密,抬头看向苍穹,见苍穹两人依旧暴动震动情域的威势。

  老疯子和血屠至尊的交手是恐怖的,震动了整个情域,整个情域都被撼动,那恐怖的打斗威势惊世骇俗,每一次冲击都让世间的修行者毛骨悚然。

  这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力量,要不是在苍穹打斗,换做是在大地的话,足以把情域打的千疮百孔,降下灭世灾难。

  睡古也呆呆的看着苍穹,无法拨开老疯子神秘的面纱,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盘旋在虚空的至尊骨,睡古飞身而去,手中的印结不断的结出来。

  “你做什么?”叶楚看睡古对至尊骨出手,心中吓了一跳,他这是找死。

  “如可正是融合至尊骨的好时候!”睡古对着叶楚说道,“至尊骨里面的至尊意和残魂都凝聚成血屠至尊了,此刻他没有一丝的灵识。把它融合到白萱体内才有可能!而且,只要融合到白萱体内,血屠至尊的残魂就没有承载之物,这一缕残魂也将消散,可以帮助老疯子胜了他。”

  听到睡古这么说,叶楚这才让开,看着睡古说道:“小心,别伤着白萱!”

  睡古没有说话,看着欧奕和金娃娃说道:“你们一起出手,和我一起把至尊骨融入到白萱的体内。”

  欧奕和金娃娃尽管平常不靠谱,但在这个时候却不会拖后腿,和睡古呈现三角形,各自驱动力量,以自己的血液为媒介,暴动出一股股的法,开始牵引至尊骨移向白萱。

  叶楚紧紧的握着拳头,内心无比紧张。谭妙彤走到叶楚身边,伸手抓住叶楚的手:“别担心,既然他们有信心,那你就应该相信他们,白萱姐绝对不会有事的。”

  叶楚轻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一睡万古!”

  睡古突然大喊,他整个人躺在虚空中,呼噜声不断,真的睡着了。而身上却有着一股股灵动,灵动渗透到至尊骨中。

  天空瞬间安静下来,叶楚也昏昏欲睡,仿佛世间在这一刻都要成眠似的。叶楚努力的咬牙坚持,可那种昏睡还是涌上脑海,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

  叶楚咬着嘴唇使劲的保持平静,可即使如此也无用,眼皮在打架,整个人越来越恍惚,站都站不稳,要倒地睡着。

  四周无限寂静,好像都睡着了一样,连打斗的声响都消失了,那根至尊骨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沉睡了一般,在金娃娃和欧奕的出手中,划破白萱的白里透红的肌肤,从白萱的血液中流淌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