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谭仓
  “这点我自然知道!”叶楚看着睡古说道,能拥有法,那是一种质的飞跃,自然会让自身得到蜕变,只是他想要知道的并不是这些,“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领悟法?”

  “只能靠你自身,唯有靠自己才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路。”睡古说道,“谁也帮不了你!我只是告诉你,想要步入皇者,这是最快捷而且有效的方法。你回来不就是询问我们怎么可以达到皇者吗?现在路告诉你了,至于你如何走,那还得靠你自己。每个人的法都不同,你能走出什么法,这都只能靠你自己。”

  说完,睡古哈欠连连,躺在石头上,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叶楚见睡古如此,狠狠的向着睡古拿脚踹过去,可是叶楚的脚踹在他身上,就如同踹在了一块钢铁上,震的自己的腿都疼痛的厉害。

  “靠!”叶楚低声骂了一句,望着睡的很香甜的睡古也无可奈何,踢这家伙都踢的他脚疼,他还能做什么?

  ……

  在无心峰中,叶楚每日开始修行,想要早日感悟法理玄道。但结果却让他很无奈,任由他如何修行,都没有摸到一点影子。

  老疯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惜夕不见,唯有金娃娃和欧奕一个在捣鼓金元宝,一个在照镜子。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叶楚安静的修行生活在金娃娃的到来而改变。

  金娃娃看着叶楚的时候,嘴角带着嘿嘿直笑,笑眯眯的看着叶楚满是幸灾乐祸之色:“你小子骗了人家的女儿,现在人家派人找上门来了,嘿嘿,看你怎么办。”

  “谁找上门来了?”叶楚疑惑,但随即一愣,不由看向身边的谭妙彤。

  “谭家派人上无心峰了!”金娃娃嘿然一笑道,“你快去接待一下!”

  “靠,我们无心峰是什么地方,你怎么能随意让人上来。”叶楚对着金娃娃大骂道,脖子却忍不住缩了缩,偷偷的看了一眼谭妙彤,随即有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自己有没有拐骗谭妙彤,怕他们做什么。

  “谭家也是情域的圣地之一,人家以圣地的身份前来拜访,无心峰不好把人家赶走。而且我和欧奕那疯子一致觉得有好戏看不能拒绝。”金娃娃笑眯眯的看着叶楚说道,“还不快去打发他走,或者把这个小姑娘送走。”

  说这句话的时候,金娃娃目光落在谭妙彤身上,望着谭妙彤清新可人的模样,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如此妙人儿,真舍不得她被人带走,她和金元宝一样魅力无穷。”

  “滚!”叶楚听到金娃娃的话怒骂不已,心想这真是一个混蛋,这家伙很显然是想要看他笑话。

  “叶楚!”谭妙彤眨着她似水凌波的眸子,长长睫毛颤动,十分娇人可爱,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叶楚都被撩的心魂荡漾。

  “没事的,你好好的呆在这里,不会让他们带走你去嫁人的。”叶楚对着谭妙彤投去的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什么?”金娃娃跳了起来,看着叶楚惊叫道,“你刚刚说不让她嫁人,叶楚你不会是抢亲把人家抢回来的吧?你这个疯子,太不要脸了,啧啧,你就不怕白萱知道。”

  叶楚瞪了金娃娃一眼,也不理会金娃娃,拉着谭妙彤的手,向着无心峰山门方向走去。

  谭妙彤有些紧张,叶楚捏了捏她手笑道:“没事的,你要不愿意走,还没谁这么大胆能在无心峰抢人。”

  谭妙彤听叶楚这么说才微微安心。

  “谭仓叔,是你?”在无心峰插着至尊剑的那块巨石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到谭妙彤也露出了几分笑容,快步的走向谭妙彤。

  “小姐当真在这里,还以为打探到的消息是假的。”谭仓笑道,“小姐安全老仆也放心了,不过小姐在外也玩够了,可以回去了吧?”

  谭妙彤对这个中年男子很熟悉,摇了摇头娇嗔道:“谭仓叔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和族中长老在做什么,我才不愿意回去呢。让父亲他自己去和别人相亲吧,我现在才不想嫁人!”

  谭妙彤有着气愤的哼道,脸上红彤彤的,娇艳的如同绽放的桃花,美艳无比。

  “老爷自然有他的打算,何况为小姐找的夫君绝对是人中之龙,小姐迟早要嫁人,看看总是好的。就算看不上,也多一个选择嘛。”谭仓笑道,“好了小姐,这一次你出来吓坏老爷了,老爷派人四处找你。现在跟着我们回去吧,让老爷安心!”

  “我才不回去,谭仓叔也看到我安全了,你回去告诉父亲,我就在无心峰住上十年八年的,在这里绝对安全,你们也不用担心。父亲要是要带我走,等他不要我和别人相亲了再说。”谭妙彤哼了一声,一直乖乖女的他,第一次如此抗拒一件事情。

  谭仓见谭妙彤如此也摇了摇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谭妙彤不顺从老爷,在他的影响中,谭妙彤一直很难娇柔乖巧。

  “小姐……你……”

  “谭仓叔不要再说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谭妙彤接道,“反正我是不会跟着你走的。”

  “小姐,老爷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你要是如此的话,怕是老爷都会亲自过来。”谭仓摇头道。

  谭妙彤听到谭仓的话,目光俏生生的看向叶楚,眼睛中流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叶楚这一刻心都被挠碎,他站前一步,站在谭妙彤的面前,目光看向谭仓笑道:“妙彤既然不愿意走,那就请谭前辈回去吧。无心峰不接待外人,所以无法请谭仓进去喝几杯了。十分抱歉!”叶楚对着谭仓说道。

  谭仓目光落在叶楚身上,随即看着叶楚说道:“你就是无心峰的四弟子叶楚?”

  “正是在下,谭前辈居然能知道我,受宠若惊。”叶楚对着谭仓笑道,“妙彤既然不愿意走,前辈何必苦苦强求。”

  “你骗小姐上无心峰到底是何目的?”谭仓盯着叶楚,眼中有着凌厉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