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我说不行
  尽管叶楚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但此刻叶楚和白萱都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浪客

  “白萱你父亲取走了将军墓中一物,那就是血屠至尊留下的。当年将军墓我也想进去过,但因为那一物的存在,就算强行进去,也只会毁掉整个将军墓。而在那一物取走后,浮生宫弱水才敢出手去将军墓。”老疯子说道,“那一物对你族有大用,你父亲得到那一物其实就利用了,他用其帮助你们开启的血脉之力。要不然,你认为就你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修行速度,能修行到快逼近王者的地步?”

  “你说白叔当初取走的是血屠至尊之物?”叶楚心跳了几下,捏了捏白萱的手,示意她不要在意出身。

  “这样的解释倒是说得通,好吧,就算白萱姐是血屠至尊的后裔。但这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叶楚看着龙形金属问道。

  “血屠至尊是一个绝世奇才,是情域的最后一位至尊。在大道不显,修行凋零的情况下,扭转天意证的至尊位,他是一个传说,比起其他至尊,他走的路更为艰难。也正是因此,他比起别人更加自傲,觉得自己一定能成为神灵。原本可以活上万年的他,在他五千岁最巅峰的时候,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把自身炼化,葬在情域之中。”睡古说道。

  “为什么?”叶楚好奇的问道,“他这样做为了成神?”

  “没错,他就是为了成神,他想要以情域的万千生灵为他的跳板,把万千生灵全部炼化,进而成就神灵。”老疯子说道,“血屠至尊本身就是以杀戮成就至尊位的,对于他来说,世上的生灵真的是蝼蚁,能为了他成就神灵,他自然不会客气。”

  “但他小看了情域,情域出现过无数先贤,更是有红尘女圣等布下的绝世大阵,血屠至尊最终失败了。他真正的葬在了情域,因此而陨落。

  可血屠至尊毕竟是绝世存在的人物,尽管如此,但他还是留下的暗招,自身葬在情域中,吸收着情域的精华,又以自己的气息渗透到情域中,其中他的龙形骨头就是中心,以龙形骨头为主,情域各处都渗透着他的气息,期望有一天气息全部爆发,吸收足够的血气,再次重现世间。而血卫就是为了履行他的计划,不断帮助它的气息渗透,更是不断杀人浇灌着血屠至尊的残灵。”

  叶楚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龙形骨头,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叶楚怎么也想不到,这其中还有这样一段历史。

  “这龙形骨头是血屠至尊复活的希望?”叶楚愣愣的看着老疯子。

  老疯子摇摇头道:“那是之前,但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叶楚不理解。

  “因为我要毁掉它!”老疯子说出的话让叶楚猛然的跳起来,看着老疯子就如同见到鬼一样。

  什么叫做霸气,什么叫做嚣张。就是有至尊物在你面前,而你说你要毁掉他。

  至尊物是何其恐怖的存在,也是近乎无敌的东西,可有人居然扬言要毁掉他。

  “老疯子,你不会告诉我你是至尊吧?”叶楚愣了愣的看着老疯子,心想老疯子就算变态,也不至于如此变态吧。

  “至尊?”老疯子摇摇头。

  叶楚松了一口气,心想真要是至尊就真的逆天了。

  “你非至尊,那如何能毁掉这东西?”叶楚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们有白萱!”老疯子看着白萱说道,“有白萱的帮助,可以把这件物品,融入到白萱的骨骼中,这是上天送来的机缘。”

  白萱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要是融合了这东西,先祖是不是就不可能复活了。”

  “血屠至尊绝世非凡,他做事向来有着多种准备。这只是他复活的手段其中的一种,大时代就要来了,我想血屠至尊应该复活的差不多了,这东西或许只是给他锦上添花之物。”老疯子叹息一声,“我不希望他活过来,他活过来,定然血流成河,整个情域会遭劫,情域好不容易恢复的一些生机,很有可能再次被他毁掉。”

  听到这句话,欧奕等人都沉默。睡古眼中虽然杀意十足,可也面露无力。面对至尊,他也没有反抗之力。

  白萱显然不知道血屠至尊代表什么意思,澳门赌博网站:见叶楚等人面色凝重,她忍不住问道:“先祖真的要杀戮天下吗?”

  “当初他成就至尊的时候,把情域的强者近乎全杀了,就是为了吸收他们的血气,为此创造出了吞魂化元法。而后为了成就神灵,他以自身为炉鼎,想要把整个情域所有生灵都炼化化作血气融合,在至尊中,杀性最强的就是血屠至尊。血屠至尊有着另外一个称呼,叫做血魔!”老疯子说道。

  叶楚看着白萱紧紧的咬着嘴唇,也不知道白萱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先祖会有什么想法,叶楚抱住白萱。

  “我没事!”白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看着老疯子说道,“炼化先祖的龙形骨有什么好处?”

  “对于你自身的好处先不说,最重要的是龙形骨被你融合,血屠至尊不能达到完美,龙形骨渗透到情域的气息有一部分被你掌控,血屠至尊想要炼化整个情域,就不可能成功。”老疯子说道。

  “那我融合!”白萱说道。

  “等等!”叶楚突然喊道,对着老疯子说道,“其他的我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这东西融合对白萱有没有危险,或者有没有后遗症。”

  一句话让老疯子沉默,睡古的头也转向一边,当没有看到叶楚的目光。

  “果然……”叶楚见老疯子等人如此,他怒骂了一声道,“情域被毁关什么屁事,要白萱炼化这骨头,没门。”

  “叶楚!”白萱说道。

  “我说不行!”叶楚直直的盯着白萱,眼神无比坚定。

  “可是……”

  “我说不行!”叶楚重复。

  老疯子见叶楚如此,他知道叶楚什么性格,叹息了一声道:“老夫也没这么伟大,要救整个情域。不过……”

  “没什么不过!”叶楚喊道,“反正白萱姐不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