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白萱身世
  白萱一直以为叶楚和谭妙彤有什么,可在之后几天发现叶楚和谭妙彤根本没有发生什么时,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还以为我们的叶少爷是情圣,原来还没有搞定啊!”

  “……”

  叶楚扭过头,不理会白萱的话语,只有谭妙彤被这句话说的面红耳赤,娇柔媚人。浪客谭妙彤和白萱熟悉,看了叶楚一眼,低声对着白萱说道:“他那么废材,我才不会被他骗呢!”

  叶楚当时听到白萱这句话的时候,叶楚险些一头栽在地上。都难以想象娇柔乖巧的谭妙彤能说出这样一句话。

  叶楚很想调戏几句,可是看到白萱警告的表情,叶楚落荒而逃。

  再之后几天,白萱和谭妙彤显然是把叶楚当废材看,对叶楚没有什么好神情,偶尔和叶楚在一起,两人都合力挤兑叶楚,叶楚到最后都不敢见两女了。

  她们太伤人了!

  回来一周后,叶楚都没有见到惜夕。睡古说她在吸收各族的血液之力,叶楚也不好打扰,只能等待。

  金娃娃和欧奕在叶楚回来的第八天,也回到了无心峰,这让叶楚惊讶不已。在他们回来的那一天,老疯子突然也出现,睡古也从沉睡中苏醒。

  无心峰前几天还在四处的几人,都聚集在一起。几人回到无心峰后,都来到白萱的院子内,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叶楚。

  “干嘛?你们不会出去一趟好男色了吧?”叶楚见几人上下打量着他,忍不住头皮发麻。

  金娃娃首先呸了一声,随即才嘿嘿的笑道:“不错,居然达到了玄元境顶峰,很快有资格冲击皇者了。”

  “嗯!尽管天赋差了一点。但能以这样的速度修行,也比得上我当年了。”欧奕照着镜子,发表了自己的评论。

  金娃娃和欧奕一人一句,看似在对叶楚的认可,但实际是在夸自己。叶楚对这两个疯子直接无视,目光落在老疯子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老疯子。还是觉得老疯子和神宫外的那两具棺材中人完全一样。

  “叶楚,你把那件东西拿给老头子看看!”睡古突然对着叶楚说道。

  叶楚知道睡古说的是什么东西,见睡古难得没有睡意面色凝重的看着他,叶楚也把那东西拿出来,递给老疯子。

  老疯子打开一看,龙形金属血晕流转,鲜红无比。

  “真的是他!”老疯子伸手抚摸在龙形金属上,和叶楚的抚摸不同,龙形金属被老疯子抚摸过,其上的血晕流转的更为快捷,仿佛是水波一样扩散开来。

  特别是有着一股血气从其中冲击而出,虽然不强,可却让叶楚惊讶。

  “老头子,这是什么东西?”叶楚见老疯子认识这东西,忍不住问道。

  “血屠至尊的骨!”老疯子回答道。

  “什么?”叶楚和谭妙彤欧奕等人都惊骇,至尊的骨何其恐怖。望着那宛如神龙一样的金属,叶楚轻呼了一口气道,“老头子,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谁的骨头是神龙金属啊。”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老疯子盯着叶楚,“至尊一身精骨早已经得道,化作神龙金属又有什么奇怪的,就算化作一处禁地,也正常。”

  “你的意思不会是古魇禁地是至尊所化吧?”叶楚目光落在欧奕身上,这家伙当初在古魇禁地可太神奇了,要是禁地是至尊所化,并且他又是至尊的后裔,这倒是能理解当日的惊奇。

  “不是,古魇禁地另有传说!”欧奕摇头道,“不过至尊九天十地无敌,他们的神奇非我们能想象。”

  叶楚耸耸肩道:“只不过这是血屠至尊的骨我还是不相信,要真是血屠至尊的骨,为什么它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散发出来。哦,对了,当初它刺了我一下,在我身上吸了一滴血。”

  老疯子看了叶楚一眼道:“所以你幸运,要不是多谢白萱,你早已经死了。”

  “什么?”叶楚不理解,白萱也疑惑的看着老疯子,心想这和她扯上什么关系,“白萱姐和它又有什么关系?”

  “你身上沾染了白萱的气息!”老疯子说道,“这点不用我说的透彻吧。”

  这一句话白萱面色瞬加通红了起来,美艳无比。老疯子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们两人做了那一回事,所以才互相有对方气息。

  “老头子,你一大把年纪了。这时候还为老不尊,难怪一辈子单身。”叶楚骂了几声,这家伙太不要脸了,这样的事情居然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老疯子被叶楚骂了也不在意,把龙形金属递给白萱说道:“你握着它,用心去感受!”

  白萱疑惑的用手去握住龙形金属,闭上眼睛,叶楚直直的看着白萱。

  没有过多久,白萱就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什么感受?”老疯子问道。

  “很亲切!”白萱呆了,手不由仅仅的抓着叶楚,那种亲切感宛如是血脉交融似的,这让她心中带着几分恐惧。

  “那就没错了,因为你是血屠至尊的后裔!”睡古突然说道。

  “什么?”一句话如同惊雷在叶楚和白萱的耳中炸响,叶楚猛然的跳起来,盯着睡古喊道,“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睡古盯着叶楚说道,“你觉得白萱是普通人吗?当初白萱的血液对惜夕的作用比起你的要强的多,这还不足以证明吗?其实第一眼,我们就知道了,因为白萱的血液中蕴含着血屠至尊的道,你们看不到,但我们却能清楚的发现。”

  叶楚呆呆的看着白萱,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白萱也紧紧的握着叶楚的手,身体颤动。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能活下去,要感谢白萱。要不是你沾染了白萱的气息,让至尊骨以为是它的后裔,你早就被血液吸光而死了,那其中立下祭坛,就是血祭他的。你以为没人发现那一处,没人出手拿过,只不过在那里动手碰触这东西的人,都已经死了。”老疯子说道,“所以你小子好运气,托了白萱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