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睡古恩怨
  “杀了他!”三人望着睡古,尽管觉得这家伙诡异,可龙形金属的诱惑让他们心头灼热,三人同时出手,迅猛的向着叶楚扑了过去。

  “就你们也想杀我?”睡古打了一个哈欠,原本摇晃的身体瞬间消失,下一个瞬间就到了三个皇者的面前,快的让人发麻。即使叶楚修行了瞬风诀,都无法看清楚睡古的步伐。

  下一个瞬间,谭妙彤瞪大眼睛,张着樱桃小嘴,呆呆的看着睡古,纤柔的手覆盖在嘴唇上,不让自己发出惊叹声。

  叶楚尽管知道睡古很强,但强的也太过分了,紧紧是一息的时间,三人都冻结在原地。身上都有着一层厚厚的冰块,他们如同冰雕一般立于那里。

  “不好好睡觉,喊打喊杀的多不健康!”睡古打了一个哈欠,依旧是那副欠抽的没有睡够的模样,他手指一点,点到了其中一个被冰雕的血卫脑袋上,脑袋上的冰块瞬间崩裂了,对方露出一个脑袋,嘴唇颤颤发抖,呼吸间雾气喷涌而出,他冷的嘴唇都发青了,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我说一句,你答一句,要不然我就再把你冻结起来问别人,一个人求死很容易,但我有的是手段让你们生不如死,你要是想要尝试的话,尽管试试。”睡古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这个血卫惊恐的看着睡古,眼中满是骇然之色,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身为皇者的他们居然只是一个瞬间就被睡古冻结,三人在他手中居然毫无反手之力。这个人到底多强。

  “你到底是谁?”血卫带着颤音问着睡古。

  “我是谁你们还没资格知道,让你们的血卫组织的老大前来询问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对血卫有不少要算的仗。”睡古哈欠连连的说话,下一个瞬间就要睡着似的,叶楚在旁边看着,很担心这个只会闭关修行的疯子会突然倒在地上睡起来。

  但很显然,叶楚的担心是多余的,尽管睡古的眼皮在打架,可却总能保持着最后一分清醒。

  血卫瞳孔猛的收缩,够资格做血卫组织敌人的修行者,绝对不是凡人。因为血卫信奉的就是斩草除根,能活下来的都是恐怖的存在。

  血卫惊恐了,嘴唇不断的哆嗦。

  “说吧,血卫这一次再次复活,除去为了这件物品外,还要做什么?”睡古睡意十足的话语问着对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对方惊恐的喊道,第一个人问题都回答不出来,他怕睡古会折磨他。他丝毫不怀疑睡古的话,能瞬间冻结他的人,让他生不如死很容易。

  “不用那么紧张,我知道你不知道,就你这样的小角色,想来也不知道这样的大秘密。”睡古笑眯眯的看着对方,眼睛眯成一条线,看着对方笑道,“但另外一个问题你可不能不告诉我,要不然我会让你很愉悦的。”

  在血卫的惊恐中,睡古笑眯眯的说道:“当然,你要是告诉了我,我是不会杀你的,这点我可以发誓的,你要相信我。”

  血卫听到睡古的话,眼中露出了几分希望。一个人修行达到一定程度,对天地理应敬畏,他敢发誓,说不定真能放过自己。

  “血卫的老巢在哪里?”睡古盯着对方,眼中流露出恐怖的杀意,这种杀意让远远离着他的叶楚都感觉到,叶楚顿时如入冰窖,整个人都要匍匐在地上了。

  这让叶楚心中惊骇,睡古不是针对他,只是杀意的波及就让他如此,那睡古的杀意到底有多强。

  叶楚也是第一次见到睡古的这一面,一直以来睡古都是哈欠连连,除去睡觉还是睡觉,第一次他在叶楚面前展露这样的杀意。叶楚瞬间就知道睡古和血卫组织之间绝对有大仇恨。

  叶楚有些明白一直不下山只会闭关的疯子为什么这次正好救他了,怕是睡古一直在找血卫,此刻他们出现在无心峰不远处,简直就是找死。

  “我不知道,血卫中等级森严,血卫真正的位置我不知道在那里,我只知道这一处的分宫!”血卫在睡古的杀意下,瞬间击破的心房,惊恐哀叫的对着睡古说道。

  “它在哪?”睡古问道。

  “在青弥山百里外,那里西边有着一处农舍,那里是暂时分宫所在。我们在那里碰头!”血卫在睡古的杀意下,早已经破了心防,对方说什么他就答什么,惊恐至极在那里哀叫,寒冷让他嘴唇不断的哆嗦,整个人面无血色。

  “很好!”睡古笑着对着三人说道,“我答应过不杀你的!”

  他听到睡古的话,整个人脑袋都瘫软了,心中却有着几分侥幸,心想终于逃过一劫。

  可他还没有高兴完,叶楚却走向前,看着对方笑眯眯的说道:“他答应不杀你,可是我却没有答应。”

  说完,叶楚手掌按在对方的脑袋上,吞魂化元法暴动而出。叶楚此刻虽然吸收皇者的力量已经起不了太大作用了,但他却可以把皇者的精华炼化为丹粒,对其他人的修行有大用。

  “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血卫惊恐,骇然的不已,想要挣扎可是却被冻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楚炼化他的元灵精华。

  睡古看着变成干尸的血卫,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修行了血屠至尊的吞魂化元法?”

  “嗯?怎么了?”叶楚疑惑的说道。

  睡古看了叶楚许久,才回答道:“它不适合你修行,对你百害无一利。尽管此时能让你实力暴涨,但中什么因就要结下什么果。特别是你还身具有别的至尊意。”

  听到睡古的话,叶楚微微一愣道:“这难道有坏处吗?”

  “你所修行的是血屠至尊大肆传播的吞魂化元法,而不是他真正的吞魂化元法。血屠至尊可以称呼为魔,你认为他故意留下的东西,会是什么好东西?”睡古对着叶楚说道。

  叶楚吓了一跳,但随即又笑道:“无妨,我至尊意都在身上,还怕什么吞魂化元法吗?”

  抱歉,昨天的到今天才更,不是没写完,而是网络出问题一直联网不上,今天叫人修才好,我爱你们,要杀要刮随意你们了,呜呜……我也是可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