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男人闭眼就是要吻他嘛
  谭妙彤的颈项洁白而修长,肌肤如雪般晶莹透明,两条裸露在外的手臂欺霜赛雪,光洁如藕合,手指如同纤葱。望着如此一个妙人儿,叶楚抓着药物的手忍不住停下来,情不自禁的说道:“你帮我涂怎么样?”

  “啊……”谭妙彤一愣,那里想到叶楚如此要求,看叶楚把药物递给她,她条件反射似的接过,等拿到手中后,再想拒绝又不好意思。

  “你把衣服褪掉!”谭妙彤脸红红的,轻声对着叶楚说道,声音如同空彻的灵鸟,十分悦耳。

  叶楚自然不会害羞,把上衣给褪掉。叶楚袒露胸膛,上面有着伤痕**道,其中最深的有一厘米多。谭妙彤之前还害羞,可看到这一幕后又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手指触碰到叶楚的肌肤上,有着冰凉如玉的滑腻,碰的叶楚痒痒的:“疼吗?”

  “啊……”叶楚一愣,看向谭妙彤,见谭妙彤眼睛轻柔的看着他身上的伤势,叶楚笑了笑道:“这点伤势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比起这更严重的伤势也很多次了。没事的,修养几天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谭妙彤听叶楚说话,美丽的眸子抬头看了叶楚一眼,抿着嘴巴也不说什么,手指点动,沾染着疗伤药物涂抹到叶楚身上:“你忍着点,这是我家族给我的疗伤药,治疗伤势很有效果的。”

  谭妙彤说话间,手下认真的帮着叶楚涂抹药物,药物涂抹在伤口上,为火辣辣的伤口带来了几分清凉感,疼痛瞬间消失了大半,正如谭妙彤说的那样,这疗伤的药物是好东西。

  叶楚目光灼灼的看着谭妙彤,望着谭妙彤认真涂抹药物的样子,倒是好享受,她的鼻翼轻皱着,高高挑起的睫毛时不时的颤动一下,标准的卵形脸蛋十分的生动,下颔尖削,肌肤净白,微微透着些粉色,美艳娇嫩。

  “疼吗?”谭妙彤抬头瞥眼看向叶楚,却见叶楚直直的看着她,视线碰到一处,谭妙彤眼神瞬间的闪躲,晃露出她少女娇羞的迷人神态,眼眸异常的妩媚。

  她再也不敢抬头看叶楚,低头认真的帮叶楚涂抹丹药,不过手下却没有刚刚的娴熟,偶尔也涂抹歪了,这让叶楚忍不住笑了一声,心想谭妙彤的脸皮还真够薄的,都难以理解之前亲吻自己脸庞一下需要他多大的勇气。

  “你不会总帮我涂抹一个地方吧?”叶楚突然说道。

  “啊……”谭妙彤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一直在涂抹那条深的血痕,其他的伤痕都没有涂抹。有些仓促的用着手指帮着叶楚涂抹另外一边,叶楚低头正好看到谭妙彤精致的耳鼓处绯红一片。

  “你才王者,碰到皇者应该先想着逃啊。这一次是好运气,要是战不过呢?那岂不是……”说到这,谭妙彤又再次抬起头,看向叶楚,眼神灼灼带着教训之色。

  “我最后不是胜了吗?”叶楚看着谭妙彤说道,“妙彤不用担心我,我有分寸的!”

  “我才不担心你呢!”谭妙彤身影有些弱,又带着几分娇嗔道,“只是你出事后,谁带我离开家族啊。”

  “我在妙彤的心中就这点利用价值啊。看来刚刚妙彤对着我一吻也是看重我利用价值了。”

  叶楚这故作叹息的话语让谭妙彤的脸更是红了几分,努力的平息着加速跳动的心,抬头看着叶楚说道:“自然是感谢你,要不你以为呢?”

  “我还以为妙彤一吻倾心于我,看来我想多了。”叶楚叹息了一声,对着妙彤说道,“也罢,反正妙彤也看不上我!”

  妙彤见叶楚装的似模似样,她咯咯的笑了起来,帮着叶楚涂抹药物的时,用着手指在叶楚没有伤势的地方轻轻的掐了掐:“文婷告诉我,和你说话要小心,我才不会上你当。我就是看不上你,你别以为我会同情你!”

  叶楚拍了拍额头,一脸交友不慎的模样:“晴文婷的话你都能信,你没看到帝国上那些字吗?他写我抛妻弃子,这明显不是我做的事情。但你看看,我的名声可都被他们给败坏了。”

  “咯咯……”谭妙彤笑的更开心,想到帝国古城上的大字,又觉得好玩,“下次我在别的地方,也刻上你的名字,说你始乱终弃。”

  “要是妙彤写的话,我自然不会拒绝。不过,我对谁始乱终弃啊?总要找一个对象吧。要不然就妙彤了。”叶楚看着谭妙彤笑道,谭妙彤鼻子精致,肤色十分白皙,让叶楚都想轻轻的捏上一把。

  “哼!我才不会被你始乱终弃!”谭妙彤皱了皱她的鼻翼,十分可爱娇柔。

  “也是,妙彤如此美丽的女子,那个男人舍得对你始乱终弃啊。”叶楚看着谭妙彤说道,“好吧,以后你写的时候,不要写我对两百斤的大妈始乱终弃就好了,其他的就随意你了。”

  “就写大妈!”谭妙彤咯咯的笑起来,帮叶楚把衣服穿好,随即笑道,“你再休息几天,伤势应该就会全好了。”

  “谢谢妙彤!”叶楚笑着感谢,闭着眼睛。

  “你闭眼睛干什么?眼睛也受伤了?”谭妙彤见叶楚闭着眼睛,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叶楚摇摇头:“眼睛很好!”

  “那你闭着眼睛干什么?”谭妙彤疑惑的看着叶楚,心想叶楚是做什么,好端端的闭着眼睛干什么。

  叶楚有些急了,心想谭妙彤的感悟力怎么这么差。叶楚闭着眼睛,脑袋微微前伸一些,示意谭妙彤可以了。

  “你这是干嘛?”谭妙彤觉得叶楚好笑,敲了一下叶楚的眼睛说道,“又不是要睡觉,你闭着做什么。”

  叶楚无力,睁着眼睛无奈的解释道:“男人闭上眼睛,就是要你吻他的嘛!”

  “……”谭妙彤险些没有摔下船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望着幽怨的叶楚,笑的前俯后仰。

  “叶楚,你真的和文婷说的那样,太不要脸了。”谭妙彤终于给叶楚定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