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血卫
  第六百四十八章

  王者败皇者,这传出去也是一个传奇。不说绝无仅有,但也少之又少。凭借着自身实力做到这一点的,大半将来都成就非凡。而此刻,奇迹却在他们面前上演了,望着当年那个声名狼藉的人物,很多人觉得恍惚,心想要是败类都能如此的话,那败类谁都愿意去做了。

  叶天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直直的盯着叶楚,拳头紧紧的握着,兴奋的青筋都涌动不断。这是二叔的儿子,是他的后人,果真是一个天才。即使年少不更事,但长大后,他就展现出他雄鹰般的风范,以惊艳世人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抽所有人的耳光,告诉他们都看错了。他不是人渣废材,而是天才,是尧城所有人仰望的天才。

  整个寒湖寂静一片,竹皇射向寒湖的身体被叶楚阻拦住,叶楚手抓着对方,元灵之力涌动而出。感受到这股力量,竹皇更是惊恐万分。他修炼了吞魂化元法,自然知道叶楚想要做什么。

  “你不能这样做,你会后悔的。”竹皇惊恐大喊,想要挣扎,可全是无力,又被叶楚束缚,根本无力挣扎出叶楚的手臂。

  “后悔?本公子做事从来不后悔!”叶楚说话之间,力量侵入对方的身体中。

  竹皇惨叫连连,身体扭动,想要摆脱叶楚,急声大喊道:“你杀了我,就招惹到血卫,你将会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叶楚一愣,目光落在竹皇身上:“血卫?什么东西?他们能威胁到本公子?”

  竹皇赶紧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吞魂化元法,但想来你明白这是血屠至尊的功法,尽管只是一部分,但足以让我们的修行飙升了。”

  叶楚震惊了,他尽管知道吞魂化元法不简单,也知道这是逆天的功法,因为夺取别人的精华为自身所用,这绝对是让人疯狂的,但叶楚做梦也没有想到,吞魂化元法居然是血屠至尊所创的功法。

  任何和至尊扯上关系的东西都是绝世非凡的,是逆天的。叶楚呆呆的看着对方,只觉得脑袋不够用了。但想到吞魂化元法的逆天效果,又觉得唯有至尊才能创造出如此惊艳的功法。

  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激动,叶楚看着竹皇说道:“这和血卫有什么关系?它又是什么?”

  竹皇神情有些复杂:“要不是因为你实力未到皇者,本皇会以为你是血卫的成员。因为唯有血卫的成员才懂得吞魂化元法。你不能杀了我,杀了我血卫不会放过你的,血卫成员,每一个实力都必须达到皇者,换一句话说,血卫的成员实力最低的就是皇者,杀了我你也必死。”

  竹皇的话让叶楚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每一个成员都懂得吞魂化元法,每一个成员最低都是皇者,这是一股何其恐怖的势力。他们到底是做什么?

  见叶楚呆滞在原地,竹皇以为叶楚震惊到,他继续说道:“你很清楚,这才能败我,你有着侥幸,要不是我被你的妖术蛊惑,你绝对败不了我。一个我就让你如此,要是其他皇者前来,你必死无疑。”

  “这点好像不用你担心吧,此刻要担心的是你自己吧。”叶楚盯着对方,“本公子很有兴趣血卫是做什么的?”

  “血卫是守护血屠至尊所立的,是血屠至尊的奴仆。”竹皇说这句话的时候,异常的高傲,能做至尊的奴仆,这也是一种荣誉。

  叶楚心中跳了跳,不明白竹皇的话。血屠至尊传言早已经陨落了,他还有奴仆在世吗?还是他以前的奴仆后人?叶楚满肚子疑惑,继续问着竹皇说道:“你们要那东西做什么?”

  竹皇知道叶楚问的是什么:“每一个血卫都想要得到那东西,只要得到那东西,就是血屠至尊的代言人。可以掌控整个血卫,履行血屠至尊当年留下的遗言。”

  “他留下什么遗言了?”

  “只有得到那件东西,才能知道。你要是交给血卫,血卫一定能让你加入的,并且能给予你极高的位置。”竹皇蛊惑叶楚道。

  “本公子没有兴趣!”叶楚盯着竹皇,淡淡的说道,“本公子还是对你一身精华有兴趣。想来,皇者的精华应该能让我实力暴涨吧。”

  叶楚说完,吞魂化元法暴动而出,向着竹皇卷了过去,竹皇尽管也有吞魂化元法,想要凭借着它抵挡。可他在叶楚手中,又有什么能力能抵挡,一道道元灵精华被叶楚吞噬炼化。

  叶楚炼化过一个皇者的元灵精华,再炼化一个效果就大打折扣了。不过就算大打折扣,但也让叶楚实力晋级了一重,步入了九重玄元境。

  一身的天地元气也更加浑厚精纯,震动之间,气海中宛如雷鸣震动不息。要是以此刻再和竹皇交手,就算不是对方对手,也会轻松许多了。

  竹皇很快就成为一具干尸,叶楚抓着他,信手丢到湖畔叶天身边。叶天看着堂堂一个皇者沦落到这种地步,他也失神呆滞。

  王上等人在失神后,马上又兴奋了起来。连皇者都折在了尧城,那尧城还有谁敢轻易招惹?而且那东西交给叶楚了,他们自然也不会来找尧城麻烦、

  想到这,尧城王上整个人都充血般的兴奋,目光落在叶楚身上,邀请叶楚前往宫殿养伤。

  但叶楚笑了笑,却没有答应,走向了另外一处湖畔,对着一个清新娇美的少女说道:“刚刚游湖被人打断了,我们再来!”

  “……”

  望着那个沁人心脾,娇艳美丽的女子,众多人都呆滞。叶天也目光灼灼的看着叶楚,眼神古怪了起来。

  “这家伙居然金屋藏娇在尧城,难怪他愿意来了。不过,这个少女真美,有着一种画中走出来的清新感,很是洗礼人的心灵啊。”叶天嘀咕了一声,目光落在叶楚身上,有着羡慕。

  谭妙彤看着叶楚身上的伤势,没有答应叶楚的游湖要求,拖着叶楚进入了船中。拿出了不少疗伤的药,递给叶楚道:“你先把伤口处理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