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屠至尊
  沿着青玉台阶一路走下去,出现在叶楚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石窟,这个石窟四通八达,一条条山洞通往深处,足有足球场大的石窟中央,每一块石壁上都有着无数的字迹,这些字迹宛如祭文一般,笔迹血红。浪客叶楚打量了一番,文字十分古老,甚至有象形文字。

  王上看叶楚叶天沉默,他开口说道:“以这个石窟为中心,通过这些地底通道,可以无限走下去。本王曾经尝试过,走了三天三夜都没有走到尽头。到最后因为窒息,不得不回头。这些通道,也不知道通往何处。最重要的是,这些石壁比起金属还要坚固,当初想要敲下一些来,可兵器断了几把,但是这些石壁却分毫未损。本王很难理解,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在这些石壁上刻下这些祭文般的文字。”

  王上说话间目光落在石壁上,石壁上的祭文闪闪有着血光,妖异惊悚,衬托着这一处阴森森的,王上心中有着发毛。

  “你说这里存在了无数年?”叶楚好奇的问道,打量着这些祭文,这些祭文中蕴含着各种意,叶楚虽然看不懂这些祭文,但却能从意中感受到几分意思。

  “从尧国存在就有了!这里算的上尧国最神秘的地方,历代先祖都研究过,但却不知道这是何处。祖上曾经有人说,这里可能是某位大能祭天之处。”王上说话间,继续向前走,“你们跟着我来,他们要找的就是那东西!”

  两人跟着王上继续往前走,走到了这个石窟的中心,在石窟中心有着一个巨大的祭台,祭台有着是密密麻麻的祭文,祭文蔓延而上,血红色刺激着人的眼球。

  这个诡异阴森的祭台最顶上,摆放着一件物品,这是一条血红色金属组成的神龙,它并不是很大,只有一米长短,但却如同腾空而飞的姿态,静静的落在祭台上,却给叶楚一种翱翔九天的错觉。

  “他们要的就是这东西,本王都不知道,他们如何知晓这东西在尧国王室的。”王上叹息了一声说道,“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叶楚望着这条血色神龙,身体腾空而起,想要落在它身边。可叶楚刚刚腾空而起,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压迫而下,他直接摔落虚空,狠狠的砸在大地之上。

  “噗咚……”

  叶楚灰头土脸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对旁边前来扶他的叶楚摇摇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个祭台。

  这个祭台有着几分古怪,它居然禁止修行者凌空。

  既然无法直接凌空而上,叶楚踏步走上祭台,王上看着这一幕喊道:“你小心一些,祭台有古怪的力量,祖上有几位王上在登上祭台没有几天就死了。”

  听到王上如此说,叶楚打起了几分精神,小心翼翼的踏步而上,力量包裹全身,防御着可能发生的意外。

  每走一步,祭台的祭文就不断的闪烁,血光笼罩叶楚,带着几分腐蚀之力。

  叶楚此刻能明白为什么有尧国王上登入祭台几天后就死了,因为这些血光有着腐蚀力,和煞气有几分相像,能磨灭人的生机。

  这点腐蚀力自然对叶楚不起效果,叶楚不断的踏步而上,很快就到了祭台的顶上,站在那条血色的神龙面前。

  神龙周身血红,全身血光流转,宛如真的有血液在其中流动似得。叶楚上下打量着它,但从它身上叶楚只感觉到一股要腾空而飞的意境,其他的什么都感觉不到。

  叶楚把目光移开,目光落在了祭台上,在神龙之下,叶楚发现了一些文字。

  和刚刚的祭文不同,这些文字却异常的清晰。叶楚完全能辨别出来。

  只不过叶楚看到这些文字后,神情巨变,整个人震撼在原地,呆滞的望着这些文字,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

  “血屠至尊!”

  上面的文字不多,但从其落款处,叶楚清楚的知道这是谁留下的。望着那四个猩红大字,叶楚只觉得脑海轰了一声。

  血屠至尊,情域的最后一位至尊。血屠至尊在五千年前得道证的至尊位,这是一个传奇,加上距离现在最接近,所以他的传说在情域最为真实。

  关于他的一切,大家都能耳熟能详。

  血屠至尊在众多至尊中,是最声名狼藉的至尊之一。他当年以杀证道,一路杀伐,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他手中。最重要的是,他真的饮人血吃人肉。

  当初他所过之处,时不时传出城池被屠之一空,血流成河。和其他至尊相比,血屠至尊太过残忍血腥了。

  这是情域的一个魔,但这个魔却又无敌。五千年前,情域简直是人间地狱,这样的情况在血屠至尊证道至尊味后,才消失不见。

  也正是因为血屠至尊当年大肆杀戮,情域才从当年最繁华的一域,变得萧条起来。

  整个情域,就是因为血屠至尊一人而败落的。而此刻,他居然留有一物在这里,并且在这里留下了一个祭台。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血屠至尊留下的一行字上:“以杀成神,情域为葬,神龙纳血!”

  每一个大字中,都有着奇异的意境,带着规则之力,从它们身上蔓延到四面八方,而后进入各个石窟山洞之中。

  叶楚看不透,这些规则没有影响叶楚,只是渗透到四面八方而去,血色神龙就落在这些大字上。

  叶楚很清楚,这些大字是对方留下的规则之力。只是,这些字代表上面意思?

  以杀成神?难道这世上真的有永恒存在的神不成?

  血屠至尊是一个传说,他在近代是最后一个成就至尊位的人。

  万年来,也唯有他成就至尊位,从这就不得不承认血屠至尊的与众不同。

  所有人都猜错,血屠至尊应该身居秘密,而且惊世非凡。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都能成就至尊位,这就更具有传奇色彩,而且更加惊世不凡。

  可情域的最后一位至尊,却在这里立下了这样一个祭台,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楚目光灼灼的盯着神龙金属,心中惊魂不定,不知道它代表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