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六百零三章 第一人
  “蜻蜓点水!”

  蜻蜓大吼之间,万千蜻蜓飞射而出,带着恐怖的精神力。蜻蜓尾巴弯曲而来,如同在湖泊点水一般,但速度却迅猛无比,快如闪电。

  力量是滔天的,蜻蜓遮天盖地卷向叶楚,煞气因此也暴动而出,卷向整个虚空。不断的向着叶楚涌动而去!

  “煞灵者还有一项手段就是,拥有修行者心寒的煞。”蜻蜓带着几分傲气,说话之间,脚下狠狠的踩动,对着他的踩动,地面也飞射出一只只蜻蜓,点水般尾巴扫向叶楚。

  每一次点动,都向利箭一般,四面八方卷向叶楚,带着让人心悸的恐怖煞气,要把叶楚彻底的震杀一般。

  “煞气,很牛吗?”

  叶楚突然大笑了起来,体内的力量暴动而出,爆发出危险的气息,手臂鼓荡,剑意暴动,纹理融入力量之中。叶楚的力量滂湃,星空闪现,九星合一,万花绽放而出,瞬风诀闪动,划过一道道残影。

  力量和蜻蜓爆射的力量交锋,但众人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是,叶楚居然以肉身硬抗煞气的攻击,无视煞气的侵染,在其其中闪动不息,让人瞪大眼睛。

  “怎么会这样?”

  叶楚夺之奥义暴动而出,身上的气势凭空暴动而出,以剑戮配合飞射的花瓣,冲向了蜻蜓。

  蜻蜓不信叶楚不怕煞气,恐怖的煞气从七毛孔中渗透出来,气势汹汹而来,凝聚出绝世之力,化作蜻蜓飞射向叶楚。

  这是恐怖的攻击,强悍的让人头皮发麻,众多看着这一幕的弟子,都心生骇意,对叶楚能逼蜻蜓到这种地步也同样震惊。

  但面前的一幕,却让每一个人都猛然站直身体,瞪大眼睛望着前方。

  “怎么可能?”

  场中暴动而来的煞气,叶楚以拳头直接轰了过去,尽管被恐怖的煞气震的嘴角溢出血液,但煞气侵染到叶楚的身体中,并没有如同他们想象中那样摧毁叶楚生机。

  叶楚反而没有受到影响似的,以更加快捷的速度,凝聚出一柄利剑,飞射想蜻蜓而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蜻蜓的煞何等暴烈他们都知道。侵染到身体中,绝对会对人产生巨大的伤害,就算不死也要重创。可面前的叶楚,却根本没有煞伤的模样,他嘴角的血液,也是煞力量冲击而出的,不是因为煞的属性。

  这是难以置信的一幕,蜻蜓显然也措手不及,望着飞射而来的剑芒,他手臂挥舞,丝线爆射而出,挡住剑芒,可自身也被震的倒退数步。

  而就在此时,几道剑意再次爆射而来,叶楚不知道何时,身影已经跃动到他头顶,剑芒覆盖而下,密密麻麻。

  蜻蜓仓促的暴动出力量抵挡,被震的连连后退,嘴角也被震出血液。

  “葬空剑诀!”

  叶楚吼叫间,再次爆射出葬空剑诀,比起之前施展,叶楚暴动出来的葬空剑诀要强太多了。锋芒毕露,把力量都凝聚在一起。恐怖非凡。

  蜻蜓尽管煞灵术惊人,可在如此攻击下,也只能狼狈抵挡。叶楚无惧他煞气的场面给他太大的震撼了,同样也让他失去了先机,在叶楚如此连绵不绝额攻击下,开始力不从心。

  “轰……”

  一声巨响,蜻蜓和叶楚的剑芒交锋在一起,对碰暴动出来的恐怖力量,飞射向四周,蜻蜓狼狈而退,脚下踉跄站立不稳,整个人一拐,身体单跪在地上。

  “承让!”

  不大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不息,众人目光看向声音来源处,那里站着的少年抹着嘴角的血液,衣衫狼狈,有着血迹连连。但就是这身狼狈,却让每一个人露出敬畏之色。

  谁都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他们的老大,蓝玉辈的第一人,居然败在了一个新人的手中。这……

  蜻蜓单跪在那里,喉咙滚动,一口血液喷出来,终于缓过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叶楚。这也是他未曾想到的结果,这个结果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王德站在那里,眼睛露出炽热的光芒,拳头紧紧的握着,不敢置信的看着场中的情境。

  “胜了,叶楚居然胜了,这怎么可能,他如何做到的?”王德整个人都要沸腾燃烧一般,这让他脑袋都转不过来了。叶楚真的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如此新人了。

  “叶楚师弟好实力!”蜻蜓盯着叶楚说道,尽管败的有些不明不白,但败了就是败了。

  “侥幸!”叶楚知道,蜻蜓的战斗力其实要强过他的,自己能胜他,是因为无惧煞气占据了优势。借着这个原因,一举占据主动连绵不绝攻击才胜了对方。

  要不然,以蜻蜓的实力,叶楚就算能胜他,也绝对不可能有这么轻松。可就算如此,这一战下来自己也被打的咳血。不得不承认,蜻蜓是一个强悍的人物。碰到的王者中,没有谁比起他强。

  叶楚拿走蜻蜓的一斤紫金液,目光扫向众多弟子:“还有谁要来的?”

  叶楚的目光所过之处,无不低头。没有人敢正视叶楚。他们心中满是敬畏,连蜻蜓师兄如此人物都不是对手,他们上去又有何用。想到今日摆下的迎新大会,他们觉得可笑。还以为能狠狠的收拾一番叶楚,倒是没有想到他们被人家狠狠的收拾一番。这说出去,蓝玉辈老人的脸都丢光了。

  特别是蜻蜓,都无法对阁心交代、阁心吩咐他要好好教训一番叶楚,但他非但没有教训到。反而因为这一战,让叶楚声名大增。这一战之后,叶楚将成为蓝玉辈第一人吧。

  而和众人不同的是,唯有流火兴奋不已,看着叶楚败了蜻蜓居然有着几分喜意。王德在流火身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想流火不是巴不得叶楚败吗?这时候怎么还露出喜意了?

  叶楚当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他见无人站出来,踏步向着大厅的殿门走去,伸手推开沉重的殿门,走出殿门之外。众人听到吱吱的殿门声,一个个愣愣的看着远走的那个背影,每一个人都沉默在原地。

  “这个人!是妖孽啊!”

  这是所有弟子内心同时冒出来的想法,这个想法冒出来,望着叶楚眼神更为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