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流火
  第五百八十七章

  “你把马力普打了?”汪鹏望着叶楚,面带惊慌,愣愣的看着叶楚,呆滞的看着叶楚,心想这真是一个惹祸祖宗。一来就找王德麻烦,找了就找,这也没什么。毕竟叶楚还能打的过王德。

  可马力普是什么人?他是流火的狗腿子。叶楚把他打了,就等于是抽流火的脸。流火定然不会放过他。

  流火是什么人?在蓝玉辈中,他能拍进前五!这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他背后有紫玉辈的弟子坐镇。紫玉辈的弟子那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人物。他们拥有**的山岳,可以自主招收弟子,奴仆成群,有着莫大的权势。

  每一个紫玉辈的弟子,都是一方大佬。就算是阁中长老等,都要给他们薄面。有些紫玉辈弟子,对长老都是随意打骂的。这就是紫玉辈的恐怖!

  流火他不只是自身实力强悍,身后又有紫玉辈弟子做靠山,这就让人无人敢招惹他。此刻,叶楚却打了对方。

  汪鹏忍不住把流火的身份地位告诉叶楚,让叶楚小心一点。

  叶楚却笑了起来:“打了就打了,他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叶楚师兄,你……”

  就在汪鹏准备劝阻的时候,在他们的洞府上方,有人大吼道:“叶楚,流火师兄邀请你前往一聚!”

  “完了!”汪鹏愣愣的看着一群人,这来的修行者都是流火的奴仆,这些人一起前来,显然是流火示意。

  叶楚看着这一群人,从青石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刚准备跃身向上,却见王德从一处飞过来。

  “吵什么吵,本大爷的地盘是你们能踏足的!”王德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对着一群人怒吼道,“快滚!”

  马力普捂着脸,看着王德也有着几分心悸。王德的暴脾气是出了名的,被他惦记没什么好结果。可想到流火的吩咐,马力普又涨起来胆子,放开手,脸上还有着被叶楚一个巴掌扇出来的痕迹。

  “王德师兄,这一次我们并不是来找你的,我们是前来找叶楚的。流火师兄请他去一趟,希望王德师兄不要阻拦。”马力普在念流火的时候,忍不住加了几分语调,提醒王德他是奉谁的命令前来的。

  “关老子屁事,这是老子的地旁。老子曾经就说过,这里不容外人打扰,你是耳朵聋掉了还是健忘,还不快给我滚,信不信老子把你扇出去。”王德怒视着马力普,“你是什么身份,也有资格这样和我说话?”

  马力普被王德喝斥,面色变了变,但终究还是咬牙说道:“王德师兄不要逼我们,流火师兄说了,一定要带叶楚师兄前往。王德师兄一定要阻拦的话,惹祸上身可怪不得谁。”

  王德暴怒,但却也没有出手,流火确实让他顾忌,当初他刚成为蓝玉辈弟子的时候,就在流火手中吃了大亏。

  “和他们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到了我们地盘,直接打出去就是了。”叶楚看着王德笑道,说话之间,一巴掌再次抽在马力普脸上。

  “你……”马力普怒吼,“叶楚,你是想死……”

  “我是不是想死还轮不到你说!”叶楚一巴掌再次抽了出去,直接把马力普抽飞,叶楚进入这一群弟子中,一巴掌一巴掌不断的抽出去。

  这每一巴掌抽出去,就有着一个修行者飞出去。

  汪鹏望着一个个修行者惨叫,面色早已经惨白了。

  “完了完了,这回真完了。”

  王德也愣愣的看着叶楚,没有想到叶楚这么大胆,对流火的人如此,直接出手抽出去。这家伙的胆气,比起他强多了。

  短短时间,这些人就被叶楚抽飞出去,这些人在地上翻滚,惨叫不断。叶楚没有看他们一眼,而是看着王德说道:“对于这样的人,说太多有什么用。”

  王德哼了一声,盯着叶楚说道:“打人自然爽,可是要被人打回来,怕就不爽了。”

  “你说的是流火?”叶楚笑眯眯的看着王德,随即笑道,“你怕他?”

  “老子怕他?”王德踩了尾巴似的,怒瞪着叶楚,险些没有气的跳起来。

  “不怕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叶楚笑眯眯的看着王德。

  “老子是因为……因为……”

  叶楚没有理会王德,踏步向着外面走去。王德见此,忍不住问道:“你去做什么?”

  “流火不是要见我吗?那我就去见见他!看他有什么事要找我?”

  叶楚的话传到王德的耳中,王德愣愣的看着叶楚,不敢相信叶楚此时还敢送上门去。这家伙是疯掉了吧?他不知道流火的恐怖吧?

  望着叶楚越走越远,王德突然一咬牙,对着叶楚喊道:“等等我!”

  王德一直怕流火,可此刻见叶楚都敢去。他还怕什么?难道他连一个新来的弟子都比不过吗?

  叶楚没有等王德,步子走的很快。王德跟在叶楚身后,他惊异的看着叶楚。叶楚明明踏出的步子很正常,和平常人走没什么区别。可每一步踏出,都如同一阵风般,踏出了极远的距离。

  “咦,这家伙是什么身法?”王德惊异,觉得和上次和他交手的身法有些相同,但又不同,比起上一次,好像要成熟许多,也要强许多。

  王德在叶楚身后快步的追,追的速度很快。但叶楚踏步之间,总是和王德保持着一定距离,任由王德如何增加,都无法追上叶楚。

  王德面露惊色,目光灼灼的看着叶楚:“这小子居然……”

  叶楚一路行走,很快到了一座山岳,到了这座山岳叶楚才顿了顿脚步,有些气喘吁吁的站在叶楚面前:“你刚刚施展的是什么身法,还有你真要去见流火?”

  叶楚笑了笑,对着王德说道:“不见他,难道让他每日派人前来打扰我们的安宁。”

  “你说的也是,哼,当年他如此侮辱我,正好今日也要和他说清楚。”王德咬着牙齿,鼓起勇气,踏步走上去。

  叶楚在王德身后,两人一起踏入山岳的台阶,可刚刚走上去,一个声音就响起来:“欢迎叶楚王德师弟前来,未曾远迎,还望师弟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