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七十七章 隧道
  “面前是一条弟子隧道,能走过这条隧道,就代表你有成为煞灵者的天赋。走不过,那就请回吧。”为首的长老指着前方对叶楚说道。

  前方是一条漆黑的隧道,隧道都是由金属构建而成,雕刻着各种凶兽,每一只凶兽都活灵活现,张牙舞爪,尽显残暴。狰狞之态要是婴儿看到,会因此而吓哭。

  望着这条隧道,叶楚内心疑惑,不知道这条隧道有什么奇异之处,居然能用来验证有无煞灵者的天赋。

  不过,叶楚艺高人胆大,虽然不知道有什么诡异,但还是踏步走进去。

  叶楚以走进隧道,顿时感觉那些雕刻的凶兽活过来一般,一股股狂暴的暴戾从它们身上震动而出,一股股奇异的精神压力冲向叶楚。

  “煞灵者,首修元灵。元灵足够强,才有可能成为煞灵者!”场外长老喊道,“这条隧道中,是历代先辈以精神力锻炼刻造而出,其中有着它们的威严,你能承受他们的部分威严走出去,那代表你元灵足够强悍。”

  对方的话传到叶楚的耳中,叶楚无所惧,一步步踏出,每往前一步,威压就越强势。

  每一只凶兽都似乎这一刻都飞腾起来,化作一道道虚影扑向叶楚。张牙舞爪冲到叶楚面前,要撕裂叶楚一般。

  叶楚见状,忍不住伸手前去抵挡。但手挥舞在脑海前,却发现根本什么都没有。

  “幻象!”叶楚眼睛跳了跳,眼中有着冷冽的光芒射出,射向那扑过来的幻象中,原本张牙舞爪爆射而来的瞬间消失,叶楚整人也清明了几分。

  叶楚继续往前,那一只只凶兽更显狰狞凶残,每一只都带着血腥味的威严,扑向叶楚。张牙舞爪下一个瞬间就到了叶楚跟前,就宛如夜晚做噩梦一般,自己被群兽伺噬,叶楚在其中就如同浮萍,根本无力抗拒。

  这是一种恐怖的血腥场景,叶楚立于其中,手情不自禁的挥舞仿佛要挡住一只只扑上来的凶兽。

  “给我滚开!”在叶楚手舞足蹈的时,叶楚身上突然有着一股凌冽的剑意涌动而出,剑意涌动上叶楚的眼上,直射而出,叶楚身前的群兽瞬间崩裂,原本群兽伺噬的场面消失,在叶楚的面前不过就是一条空无一物的隧道。

  场外的弟子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对望了一眼,心想这个少年果真有资格进入煞灵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了幻象,那说明他元灵清明并且强悍。

  叶楚身上剑意凛然,一步步踏出去,眼中寒光闪动,一路走过去,虽然有幻象再现,但一出现就被叶楚冷冽的光芒给贯穿。

  这一幕让不少弟子都点头不已,能如此势如破竹的走出隧道,那他的元灵比起一般的煞灵者要强不少。

  “吩咐下去,澳门赌博网站:让守护隧道的弟子开启第二层。”为首的长老突然对一个弟子说道。

  “这……长老,我们收录弟子第一层就足够了啊。能走出去的,都是极其强悍的人物。煞灵阁有些师兄弟,还未曾走过这条隧道呢。开启第二层,是不是太……”有弟子疑惑不解,第二层之后是用来磨练修炼有成的师兄的,根本不是用来选取弟子。

  “你不用管,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长老对着弟子喊道。

  “是!”弟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还是点了点头,快跑下去吩咐人把隧道开启到第二层。

  叶楚一路走去,突然之间感觉猩风大涌,隧道中兽吼不断,仿佛群兽暴虐般,叶楚眼前顿时出现了万兽厮杀的场面,凶兽暴动着恐怖的气势,气势浩瀚如同江河奔腾,不断的喷涌而出,配合着血雨猩红,宛如人间地狱一般,厮杀声不断,无数的凶兽厮杀间,也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叶楚扑了过来。

  这一幕是恐怖的,有着一股血腥的惊恐冲上叶楚的脑海,庞大的压力让叶楚倍感压力,元灵都要被压碎一般,凶兽的爪子抓在叶楚身上,叶楚看着自己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血痕流淌出股股血液,火辣辣的疼痛。

  叶楚步子不断的后退,躲避着这一头头暴虐疯狂的凶兽,但他小看了这些凶兽的恐怖,任由他如何闪躲,总有凶兽扑到他身上,在他身上撕裂下一块块肉,叶楚感觉整个人都要流血虚脱了。

  外围的长老看着这一幕,嘴角带着几分笑意。心想就算你是人杰,在煞灵者面前,同样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望着叶楚在其中慌乱的避让,长老嘴角的笑意更浓。

  “长老!是不是停下来,对方毕竟还不是煞灵者,这样的元灵磨练太过强了一些。再这样下去,怕他会被那血腥暴虐给吓疯掉!”有弟子提醒道。

  “无妨!”长老笑着摇头道,“他要是真的就这样疯掉,倒也少了我们几分力气。”

  这一句话话让众多弟子古怪的看着长老,心想长老不会是和他有仇吧。

  叶楚立于那漫天的凶兽厮杀中,他此刻也宛如凶兽中的一员,身上伤痕早就遍布了,偌大的一条血槽不断的滚滚而出血液,疼痛感要撕裂他的元灵。

  叶楚在其中疯狂的闪躲着凶兽,但凶兽太过暴虐了,凶残的扑向叶楚,带起漫天的血雨腥风,恐怖骇然,真的宛如人间地狱。

  长老看着叶楚面色越来越苍白,身体摇摇晃晃嘴角的笑容更浓:“人杰又如何?比起煞灵者也算不得什么!”

  就在长老等着叶楚瘫软失败的时候,却见叶楚突然大吼一声。

  “我心如磐石,清涟幽幽!”

  随着叶楚吼叫之间,叶楚原本凛然的剑意一变,转而是如水般的清凉,整人仿佛被水浇灌似的,原本惊恐而无力的眼神,瞬间恢复了平静,整个人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原本扑上来的凶兽,在接触到叶楚身上的时候,瞬间消失。原本宛如地狱般的血腥之地,瞬间消失,叶楚身上的血槽,都已不见,在叶楚面前的依旧是空无一物的隧道,凶兽雕刻依旧张牙舞爪,但其上震动出来的威严,却要恐怖的多,叶楚强自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