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五十七章 重创
  场中叶楚和蝉皇依旧在不断的交锋,叶楚意纹震动,各种恐怖的攻势配合彩纹煞气不断的爆射而出。// //蝉皇也以皇者的手段,暴动出极为凶猛的攻击,挡住了叶楚一**的冲击。

  蝉皇虽然只想缠住叶楚,可在叶楚疯狂激烈的攻击中,也被打出了怒火,不断暴动出大招,直扫叶楚要害。

  峡谷早就打的千疮百孔,风啸肆虐了。狼狈的峡谷配合那冲击而出的劲气,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

  那远远围观的修行者,一个个都咋舌不已。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叶楚尽管在此被打的喋血,可看到蝉皇身影同样狼狈,嘴角有血液渗透出来,他们都心中冒着寒意。

  “叶楚真的要逆天了,和皇者都能打的旗鼓相当!”

  “难怪有胆量逆走天骄路了,这样的战力,谁能挡得住啊?”

  “以往的大战比起此次大战,都显得微不足道了。这一战不管成败,天骄路上留下来的传说,定然有他。”

  “……”

  众人惊叹不已,望着叶楚更是敬畏有加。连皇者都能战,整个天骄路上,叶楚要说自己是第一人,又有几个能反驳的?

  而且,以叶楚的勇气和战绩。天骄路就算有人杰实力能超过他,但在没有败叶楚之前,他们还是要在叶楚面前弱一筹。

  “当真惊世啊,这样的战斗力让人难以接受啊!”

  修行者都目光灼灼的看着虚空,这样的战斗对于他们也大有好处。皇者意境的震动和出手,能让他们感悟极多。

  “叶楚,本皇承认你有逆走天骄路的资格了。”蝉皇直射叶楚胸口,在被叶楚青莲挡住之后,冷眼盯着叶楚喝道。

  “本公子还轮不到你来承认!”叶楚同样打出了怒火,葬空剑诀施展而出,漫天的剑影飞射,直冲蝉皇而去。

  葬空剑诀飞射,真的宛如要葬下虚空一般。但唯有叶楚在心中叹息,葬空剑诀虽然强悍,但没有兵器的承载,却威力降低了不少。

  可叶楚也无可奈何,找到适合自身,能和自身意境交融的兵器十分艰难。叶楚手中的日月之器也算不少了,可能被自己利用了没有一把。

  蝉皇看着虚空漫天的剑意,澳门赌博网站:铺天盖地全部涌向他,面色也变了变。他看的出这剑诀的非凡,心想要不是叶楚才王者,无力驱动这剑诀太多精髓,怕他在这种剑诀下要吃大亏。

  蝉皇打起十二分精神,自身手臂颤动,全身突然有着一只巨蝉把他笼罩。

  “蝉护体,蝉腿无影!”

  在蝉皇的吼叫之间,蝉皇身上光华暴涨,整个人被一只巨蝉包裹,巨蝉射出了无数的蝉腿,蝉腿化作一把把锋利的锯,迎上了漫天飞射而下的剑芒、

  禅腿真的无影无形一般,飞扫之间,把所有飞射向蝉皇的剑芒都挡住,叮叮铛铛的声音不断,真的如同钢铁碰撞交锋一般。

  叶楚咬牙震动出全身的力量,每一道力量都驱动到极致,以葬空剑诀飞射向蝉皇。

  但任由叶楚的攻击何其凶猛,蝉

  皇那飞射的蝉腿锯都以无影无形的恐怖力量挡住,分毫不能奈何蝉皇。

  “你不懂皇者,根本不知道皇者的强悍。要是你达到皇者,施展这一招或许本皇挡不住。可此刻,你空有皇者的力量,却奈何不了本皇。”

  蝉皇冷笑的声音传到叶楚的耳朵里,叶楚死死的盯着对方,这才停下了攻击。叶楚尽管心中不愿意承认,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皇者的强悍非他能理解,要不是他有彩纹煞气,早就已经落败了。

  “皇者,难道真的不能撼动吗?”叶楚内心也紧迫了起来,战了这么久。半个时辰快要过去了,要是还不能冲破蝉皇的缠绕,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你奈何不了本皇,今日你必死!”蝉皇盯着叶楚,嘴角满是不屑之色。

  “那可未必!”叶楚吼叫,暴动着力量冲杀而去。恐怖的力量化作剑戮,剑戮璀璨,贯穿天地一般,直射蝉皇而去。

  蝉皇冷笑,以蝉虫锯腿横扫而出,尽管叶楚瞬间击碎蝉腿,可蝉皇却身影闪动,消失在叶楚的视线中。

  叶楚见蝉皇消失,面色也一变。身影快速的后退。

  就在叶楚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时候,却见一个身影冲天而降。巨大的蝉扑了下来,那几只锋利的爪子厮杀叶楚而来。

  这一幕让叶楚面色剧变,身上的气势暴动而出。与此同时,青莲震动,覆盖全身。

  剑芒爆射,剑戮直射而上,漫天的花瓣飞射而出,卷向蝉皇。

  “死!”

  蝉皇的蓄力一击,瞬间轰碎叶楚漫天飞射的花瓣,和剑戮生生的对抗在一起,绞碎了剑戮。蝉皇的攻击不可一世,要把叶楚彻底给灭杀。

  “本皇最强的蝉飞天间,气势你能挡住的。”

  蝉皇吼叫之间,他的整个人扑向叶楚,化作的腿锯落在叶楚的青莲之上。叶楚的青莲也抵挡不止,被锯的崩塌。

  青莲崩塌,叶楚暴露在对方的攻击中,蝉皇嗤笑了一声,锯腿扫在叶楚身上,叶楚身上顿时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血痕有着滚滚血液流淌出来。

  蝉皇想要再接再厉,直接把叶楚锯断。可此刻叶楚却再次爆射出一道剑戮,剑戮飞射而出,蝉皇离叶楚极近。剑戮划过他的手臂,蝉皇手臂同样涌现一道血痕,叶楚借着这个机会,闪动逃离出蝉皇的攻击范围。

  叶楚捂着腰间的那道深深的血痕,血液从他手指间流淌出来。剧烈的疼痛冲上脑海,叶楚驱除一瓶药物,倒在腰间,那滚滚而出的血液才渐渐停止下来。

  蝉皇捂着手臂,那上面滚出的血液让他面色更为阴沉。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蓄力一击居然也能被叶楚逃走。尽管重创了叶楚,却未能要的了对方的命。而且被其伤了手臂!

  “你倒是让我意外!”蝉皇死死的盯着叶楚,冷哼了一声喝道,“居然还能逃得了一命,可是逃的了这一次,逃的了下一次吗?”

  蝉皇说话间,居然不顾手臂的伤势,再次暴动出恐怖的力量,直轰叶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