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叶楚!皇者!
  “哈哈哈……”就要走出峡谷的叶楚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望着就静静站在那里的蝉皇,“堂堂皇者,居然也来追杀我这个小人物。叶楚荣幸之至啊!”

  蝉皇从虚空踏下,站在大地上,没有理会那些跪拜在地上磕头的修行者。目光落在叶楚身上:“本皇见过的修行者无数,人杰也碰到过,但你这样的确实第一次见到。你和让我意外,也很强。不愧是能得到红尘女圣认可,取得圣液的人物。”

  叶楚笑着说道:“蝉皇大人也想要圣液不成?圣液倒真是一件宝物了,连你都为它出手!”

  “红尘女圣留下的宝物自然非凡,圣液的诱惑本皇自认挡不住!不只是我,世上能挡住这样宝物诱惑的人,我想没有多少。”蝉皇笑道,“红尘女圣何其人物,就算她留下的垃圾,也能让人为之疯狂,何况是圣液!”

  叶楚沉默,他不得不承认,圣液确实非凡。可以开辟气海,把人的天赋推到人杰的地步,简直让人疯狂啊。

  这样逆天的神效有什么东西能做到?唯有红尘女圣炼制出来的逆天圣液。这种东西没有谁能以平常心对待。

  比如纪蝶那等人物,宝物无数,天赋逆天。可明知道他算计,还是接下了叶楚的圣液。

  又比如一个个修行者,明知道下去取圣液九死一生,但却冲向那个深渊。这一切都显示,圣夜的诱惑和非凡。

  “那蝉皇大人的意思是?”叶楚看着对方说道,“你也要让我留在天骄路了!”

  “你坏的天骄路的规矩,自然要受到惩罚。这点谁也救不了你!不过,你要是把圣液全部贡献出来给我的话,本皇答应只废掉你的气海,饶下你一命如何?”蝉皇淡淡的说道。

  “那真是要感谢蝉皇大人了!”叶楚突然笑道,“可我这人生性就贱,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

  “有骨气!难怪能一路杀到这里!”蝉皇笑道,“不过本皇还好奇的是,你刚刚动用的拳法到底是什么秘术,连中品王者在你手下都不堪一击。”

  蝉皇一直没出手,在一旁远远的看着。对于这些人的生死他不在意,他们死了就死了,对他没有一点影响。倒是叶楚出手轰碎守火手臂的秘法,让他觉得很难以理解。

  “如果我说那是因为我身上有比起圣液还逆天的宝贝,你信吗?”叶楚看着蝉皇回答道。

  “不信!”蝉皇摇摇头笑道,“世上的宝物,比起圣液还要逆天的屈指可数,一个人能得到圣液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要是能得到比起圣液还逆天的,那已经不能用运气形容了?要是一个人能有如此运气,那本皇也不会轻易招惹。一个运气好的如此过分的人,那就不能用运气来形容了,而是他自身有逆天之处。”

  叶楚盯着蝉皇,耸耸肩说道:“你不信,那我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正如大人所说,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

  “哈哈哈……”

  蝉皇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震动云霄,“有趣!一个王者居然敢威胁本皇,真的很有趣。你是说你背后的势力强悍吗?我知道,你来自青弥山嘛。可是青弥山虽然强盛,可你以为它能管道天骄路吗?天骄路在情域是超脱的存在,就算是圣地,对天骄路也不敢随意出手。”

  叶楚真不知道这些,但他也没奢望青弥山能吓到谁。

  “蝉皇大人是铁了心要杀我了?”叶楚咬牙,面色也森冷了起来。

  “本皇没有找到不杀你的理由!”蝉皇笑眯眯的看着叶楚,身为一个皇者,看王者不过就是蝼蚁而已,举手之间就能震杀叶楚。

  他和叶楚说这么多话,只不过对叶楚有些兴趣和好奇而已。但要是自己出手的话,不管叶楚有何等战绩,如何恐怖。在他手中也不过如同土鸡瓦狗一般。

  众人望着叶楚,心中忍不住同情叶楚了起来:可惜了,要是给叶楚成长的时间,达到皇者并非不可。但问题是,蝉皇不可能给叶楚时间了,所以叶楚必死!

  皇者出手,没有人能改变叶楚的结局。尽管叶楚刚刚要逆天了,但在皇者面前,那也是一直能蹦跶几下的蚂蚱。

  这就是皇者的强悍,立于一处,那就是受人膜拜的强者,宛如俗世的皇帝一般,说一不二,威势非凡。

  “很抱歉!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你杀不了我,我也不会死!”叶楚盯着蝉皇淡淡的说道,“阁下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叶楚的话让不少修行者觉得叶楚得了失心疯,心想叶楚时不时一路无敌杀过来,杀的脑袋都已经不正常了。他知不知道皇者代表的意义,知不知道皇者的恐怖?

  蝉皇同样为之失神,没有想到叶楚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出乎他的预料。

  “是吗?那本皇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本皇失望了。本皇就站在这里,让你三招。”蝉皇显然心情很好,在他看来叶楚不过是瓮中之鳖。

  “就怕你会为自己说出来的话后悔!”叶楚突然笑了。

  “你还没资格让本皇后……”

  蝉皇刚哈哈大笑,言语中对叶楚十分不在意。但马上,他的面色却猛然的剧变了起来。因为在叶楚身上,他感觉到一股皇者的气息暴动而出。

  是的,就是皇者的气息涌动,这股气息虽然不强,但却让蝉皇面色剧变,带着几分不敢置信之色。

  不到皇者的境界,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皇者的气息,可叶楚身上涌动的是什么?

  叶楚没有给他解释,嘴角依旧带着笑意,看着蝉皇:“这或许是我在天骄路的最后一战了,既然阁下要拦我,那就给阁下一点纪念好了。”

  叶楚的话不大,但却震动着每一个修行者。在叶楚话语落下的时候,叶楚的气息突然如同腾飞的火箭一般,疯狂的暴涨起来,恐怖的气势从他身上暴动而出,没有谁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一个个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叶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