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日月之器
  叶楚和六人交手,出手狂暴,意境饱满,每次出手,都直射对方要害而去,每一次都凌厉无比,让底下众多修行者看的心惊肉跳。

  六个王者的战斗力自然不用说,他们配合起来,恐怖非凡。即使叶楚身为人杰王者,同样倍感吃力,被一次次震退。要不是仗着速度非凡,怕是早就被他们重创。

  可就是如此,叶楚依旧险象连连。

  叶楚再次一击挡住对方的攻击,身影倒退数步。身体绷紧,死死的盯着他们,叶楚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强悍。他战四五个王者不在话下,可是有六个王者合力,就让他有些难以抵挡了。

  王者毕竟不凡,能修炼到这个层次的人物,谁都拥有自身的绝技。何况,他们还沉浸在王者这么多年,绝招的杀伤力更强了。

  叶楚要不是一路上杀伐不断,单单拼经验就要落败。

  但叶楚心惊对方的实力,对方同样心惊叶楚的战斗力。叶楚出手从不拖泥带水,出手必然是凌厉的杀招,比起他们还要杀意十足。

  叶楚才多大?招式如何能如此刁钻凛冽?他们修行者这么多年,战斗无数的磨练后都比不上他!这个小子未免太过恐怖了!

  六人对望了一眼,心想要是给这个小子成长下去的时间,说不定又是情域的一尊强者。可是偏偏要坏天骄路的规矩,他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布阵!死活不论!”为首的黑袍老者怒吼,力量冲击而出,化作猛兽,猛兽嘶吼,张牙舞爪向着叶楚厮杀而去。

  六人布下阵法,虽然不是多么精妙的阵法,可是也生生的提升了对方不少战斗力,这让叶楚更是倍感压力。

  “认输吧!这还只是我六人出手,要是下方修行着一起出手,你早就败了。”黑袍老者盯着叶楚喝道。

  叶楚嗤笑:“未到王者之前,我就能杀饶家三王。此刻我达到王者,你们六人虽然强悍。可就能奈何的了我吗?”

  叶楚说话间,身上有着滔天的意境震动而出。冷冽的杀意鼓荡,把叶楚的衣服都吹的飘荡起来,手指点动,剑芒汇聚一把长剑窝在手心,剑芒横扫而出,锋芒毕露。

  “剑戮!”叶楚怒喝,剑意凛然,横扫而出。当初叶楚以剑戮杀了三个王者,此刻叶楚的剑戮更为凌冽,和当初不可言喻。虽然六人合力恐怖,但叶楚却同样以一人之力挡住。

  六人心惊叶楚的强悍,但叶楚手中剑芒舞动,激烈的冲击六人而去。

  叶楚是恐怖的,每一次出手都凶猛。和六人交手在一起!

  几人的打斗是激烈的,劲气横飞,每一次出手都震荡出股股力量,力量爆射之间,让众人头皮发麻。力量震动到城墙上,定然能击碎城池的青石。

  鼓荡的力量横扫间,冲击到下方修行者的大阵上,这些修行者都面色剧变,驱动力量抵挡,但即使如此,有修行者还是感觉被刮的火辣辣疼痛。

  七人的身影在虚空变幻,各种大招不断。六个王者非凡,招式也凶猛至极,每一次都射向叶楚的要害,看的大家毛骨悚然。

  打斗是激烈的,打到最后,场中个只剩下劲气横飞,根本看不清七人的谁是谁了。

  交手霸道惨烈,让众人心惊肉跳。

  “碰……”

  再次一次交手,叶楚和六个王者各自后悔。叶楚手臂颤动,嘴角有着血液溢出,身上也狼狈不堪。但同样的,六个王者也没有好到那里去,他们身上带着狼狈之色并且带有血迹,显然受了伤势,这六人此刻正死死的盯着叶楚。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直直的盯着叶楚,谁都未曾想到叶楚强到这种地步。六个王者围攻叶楚,居然还被叶楚打的喋血,想象就知道对方何其战斗力了。

  “妈的,他真的越战越勇不成?碰到越强的,他的战斗力就越强?”众人低声大骂,都盯着叶楚。

  “如何?你们奈何不了我。要是识趣,就放行让我走!”叶楚盯着六人冷眼说道,“要是不识趣,少不得留下你们谁的命来。”

  叶楚的威胁让六人面色更加阴沉,为首的黑袍老者冷哼道:“阁下确实非凡,以一人之力战我们六人还占上风,站力出乎我们的预料。可是阁下以为,我们在这里等候你,就只有这点手段吗?”

  叶楚大笑了起来,指着脚下的一群人说道:“你说的是这里里外外几层的修行者吧。你以为就这些废材配合一个破阵就能奈何我?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

  “是不是废材破阵你等等就知道了!”黑袍老者怒哼了一声,“再此之前,让你见识一件兵器。”

  老者说话之间,手臂一挥,手臂凭空出现一道光华流转的兵器,兵器出现,顿时有着日月的光华缠绕在上面,四周的灵气都涌向它。

  老者和兵器完美的契合在一起,气势徒然一变。

  “日月之器!”叶楚面色变了变,直直的盯着对方。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这种东西,而且看对方和兵器的契合度,显然被他淬炼到极为娴熟的地步。

  日月之器叶楚倒不是没有,只不过叶楚无法利用而已。到了日月之器这个层次的兵器,都会选择修行者。要是无法和它契合,就算你拿着他,也只能当普通兵器用,根本没有太大作用。

  而要是能以自身契合,那定然能让修行者实力暴涨。

  叶楚不得不小心,手持日月之器的王者,要比起普通王者强太多了。

  “为了圣液,你们倒真是舍得下本钱。”叶楚笑道,“看来今日你们不杀了我是不会罢休了。”

  “俯首认罪,可以饶你一命!”黑袍老者手持日月之器,盯着叶楚喝道,“你应该知道,今天布下的阵营,你根本无力逃走。”

  “哈哈哈……”叶楚突然大笑了起来,“逃?!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今日我就从这里杀出去又如何?既然你们要血流成河,那我就成全你们。”

  叶楚说话之间,身影化作一支利箭一般,射向下方的众多修行者,怒喝吼道:“挡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