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防御之道
  场中谭尘和叶楚战的十分激烈,场中只能看到两人身影飞射,每一次交锋,都有着惊雷巨响而起。*/.//*

  战斗战的外面观看的人都热血沸腾,觉得不枉此生。这样的打斗,今生难得见几次?

  人杰果真和普通修行者不同,每次交手都让人提到了嗓子口。不过,叶楚的战斗力也确实出乎他们的预料。

  叶楚和谭尘交手这么久,虽然偶尔被震的手臂颤抖,可却生生的抗住了谭尘,并没有因为谭尘高叶楚一重,他就全面溃败。

  战到这种地步,谭尘要败叶楚,怕也相当不易。

  纪蝶此刻那双美丽的眸子微微收缩,心中同样不平静。原本以为叶楚接下谭尘三五十招已经不错了,可现在已经战了百招不止。

  “这一战,谭尘不拿出一点真手段来,怕是奈何不了叶楚了。”

  在纪蝶的感叹中,谭尘吼叫,手臂颤动,山岳突然崩塌了起来,原本的山岳崩塌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他手指点动间,意纹完全融入其中,手臂颤动力量都覆盖在他手臂上。

  “尝试一下我谭家绝学如何!”谭尘大吼,手臂飞射而出,“潭中飞臂!”

  随着谭尘吼叫,他的手臂在空间飞射而过,震动出道道涟漪,真的如同分开水流一般,以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直射叶楚的要害而去。

  谭尘这一击十分恐怖,强势的让叶楚心中也为之跳一跳,叶楚身体爆退,同时体内的煞气喷涌而出,带着阴寒的气息,融入到自身中,剑芒横射而出,叶楚的身影却施展瞬风退避。.

  带着煞气的里来那个和谭尘迅猛刁钻的一击冲击在一起,谭尘面色也猛然一般。

  “倒是忘记你还是一个煞灵者了!”谭尘深吸了一口气,站立在叶楚的对面,望着叶楚神情更为冷凝。

  “过奖了!”叶楚笑着看着谭尘说道,“看来你要圣液是不可能了!”

  面前笑脸兮兮的叶楚让谭尘神情变的十分难看,战到此刻他也看的出来,叶楚战斗力比起他就算差一些,但差的也有限。要想败他极难!

  谭尘轻呼了一口气,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叶楚会有至尊法。要是没有如此秘法,他败叶楚倒是不难。

  谭尘有些后悔说他不动用兵器了,他最拿手的是兵器。要是有兵器的辅助,他的实力能翻一倍,败叶楚也不在话下了。

  “试试我这招如何?”谭尘终于发狠,盯着叶楚神情冷凝了起来,“长枪破空!”

  随着怒吼之声,谭尘原本血色饱满的脸,瞬间变的惨白了起来,整个人的力量如同抽水泵一样,不断的抽取出来,在他身前化作一柄长枪。长枪之上,山岳沉重的力量覆盖之上,光华内敛的可怕,上面的力量要凝聚成实质一般。

  谭尘手臂颤动,手抓着这柄长枪,在无数人的注视中,他身体中的力量依旧不断的冲击而出,恐怖的力量都汇聚在长枪上,长枪呼啸出恐怖的声音,震撼的力量带着恐怖的意境,化作枪光震动而出,枪光所过之处,大地被射出一道道深深的沟渠,原本就被肆虐的恐怖的大地再次多了几道裂缝,摧毁的狼藉一片,碎石横飞。

  短短时间,恐怖的力量不断的升腾,长枪之上的力量就越来越恐怖。谭尘抓着长枪,直接飞射向叶楚,攻势十分的强悍,破坏力刺的空间都要破裂一般。这种攻势让众人心悸,纪蝶更是眼睛瞪大。这一招她自然听说过,是谭尘的绝技,传言他以这一招,瞬间贯穿两个王者的胸口,强势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恐怖的秘法。

  “这一击,就要你败在这里!”谭尘吼叫,长枪如同鬼魅一样闪跃而至。

  这种恐怖的杀招让叶楚面色也剧变,瞬风闪动,想要避开。可是叶楚发现对方这一击的气息完全锁定他,任由他如何驱动力量闪躲,被逼只能迎上去。

  可这一招太恐怖了,其中几乎抽取了谭尘所有的力量,此刻的谭尘面色苍白,长枪的力量内敛到让人害怕的地步。

  “剑戮!”叶楚吼叫,九星化作的剑芒融入他的所有力量,同样激射而出,带着恐怖的剑意,有着纹理闪动,直射谭尘而去。

  叶楚想要以这招挡住谭尘,剑戮和长枪碰撞在一起,顿时暴动出无穷的劲风,惊雷巨响炸裂而起。随着力量的炸裂,大地直接被掀飞起来。

  谭尘终究力量恐怖,又汇聚了全身之力施展绝学,这虽然无力堪比至尊法,但也决死非凡。这样一击,即使以叶楚的剑戮也无法抵挡。

  不是叶楚的间戮不强,反而强的削弱了其一半的力量。可问题是,对方是拼命了,是人杰最强的绝招。

  剑戮被摧毁,澳门赌博网站:谭尘一枪射向叶楚胸口,转眼就至。

  众人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心想叶楚要完了。谭尘终究是强过他一重的人杰,叶楚尽管强悍,可还不是他的对手。

  连纪蝶都在一旁摇头,太过锋芒毕露不好。此次不只是要交出圣液,怕人也要重伤。

  “人杰之间,从不随意交手。因为谁都知道,人杰都有非凡手段。叶楚却无视这个规则,此次不吃亏,将来也是会吃亏的。”

  众人叹息,等待这谭尘的长枪要落在叶楚身上。

  望着叶楚的剑戮被摧毁,谭尘冷哼了一声:“任你再妖孽,但终究要败在我手。早告诉过你,意境强悍,并不算什么。”

  谭尘的话语落下,长枪就距离叶楚不到五公分,其带着的恐怖风啸吹的叶楚的脸有着火辣辣的疼痛。

  看着面色冷凝,带着阴沉之色的谭尘,叶楚突然笑了起来:“以为这样就能奈何的了我吗?圣液你要不了。可你的血液,我就要定了!”

  叶楚的话让众人意外,心中疑惑叶楚时不时吓坏了。可他们很快就见到了让其不敢直视的一幕,一个个愣愣的看着前方,心中震撼不已,神情呆滞。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