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五百三十五 强手
  第五百三十五章

  王者的力量是滂湃的,滔天震动,在城池中炸裂而响,宛如炸弹爆炸一般。//.//

  叶楚和谭尘手臂交锋在一起,第一击没有丝毫的花俏,以纯力量对碰,气劲从两者中心爆射而出,冲击波席卷出恐怖的飓风,飓风飞射,让在下方的修行者不少人都疯狂后退。

  两个人展现的力量太过恐怖,远远超过普通的王者,冲击的气波吹在他们的脸庞上,有着火辣辣的刮疼。

  叶楚和谭尘各自向着身后倒射而出,脚下踩动,卸掉身上的力量,面色冷凝的盯着对方。

  谭尘瞳孔有些收缩,叶楚的力量比起他想象中的要强几分。

  叶楚同样为谭尘的实力而惊讶,人杰果真和普通修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实力远超普通修行者,就这样一击居然打的他有些手臂发麻。

  两人尽管都没有动用全力,但也能看出谭尘的强势了。

  两股气势争锋相对,气势浩瀚震动,底下众多修行者目光灼热的盯着两人。人杰都有属于自己的非凡手段,能见证人杰的一次交锋,对修行大有裨益。

  所有人目光都炽热了起来,一个是一路杀戮而来的疯子,一个是低调但却恐怖的人杰。两者谁都不简单,两人的打斗让人充满期待。

  纪蝶同样望着两人,纪蝶如此人物,对于人杰的交锋更有兴趣,因为她能看的更透彻。当然,纪蝶也想知道叶楚能挡住谭尘多久。

  “我的血就在这里,你有能力就来取!”谭尘对着叶楚哈哈大笑,站在那里负手而立,气势鼓荡着衣衫飞舞,气质非凡,宛如神人。//.//

  “自然要取!”叶楚怒了一声,无息剑顺着他的手臂的挥舞,同时向着谭尘爆射而去。

  谭尘脚下横扫而来,额头有着精光射了出来,和无息剑交锋在一起,瞬间磨灭无息剑,脚下横扫的来的力量和叶楚的手臂撞击在一起,直接震飞叶楚。

  “你那无声无息的剑意,吓唬别人还可以,但对于人杰来说,就太可笑了。”谭尘带着几分不屑的笑意,震飞叶楚,脚下依旧凌厉的划过刁钻的弧度,“不要说我欺负你。尽管我最擅长动用兵器,但今天就赤手空拳战你。”

  谭尘说话之间,脚下直射叶楚胸口,一脚带着霸道的力量,如同喷涌的海啸,这一击就要踢碎叶楚的胸口。

  “这么无力的一脚,也妄想奈何的了我?”叶楚身上意境震动,全身的力量喷涌,震动间浩瀚如同巨龙,从叶楚身上狂啸而出,化作惊天利剑,直接斩向谭尘的腿。

  谭尘色变,刁钻的攻击收回来,面对如此力量,他也只能暂时躲避锋芒。

  叶楚欺身向前,整个人如同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追击谭尘而去,手臂就如同利剑一样,带着剑的锋芒,扫向谭尘,这种凌厉的要撕裂空间的力量,让每一个见到的修行者都咋舌不已。

  谭尘被叶楚逼的退后数十丈,眼中也带着几分阴沉之色:“以为这样就能奈何的了我吗?刚刚不过是和你热身。不错,你值得本公子认真,不愧是天骄路上的疯子。”

  谭尘说话之间,身上顿时气势鼓荡,一股沉重的如同山岳的滂湃意境横扫而出,又带着碧海涛波的冲击力,镇压叶楚而来,化作一座山岳直接砸向叶楚横扫而来的手臂。

  叶楚神情剧变,身上有着青莲颤动,融入身体中的意境调动全身之力,喷涌直上叶楚的手臂,带着自身的纹理,剑戮涌动,直射面前镇压而下的山岳而去。

  剑芒射出,直接没入到山岳之中,山岳裂开,随即崩塌了起来,恐怖的力量直接四射,飞射到下面的建筑上,建筑被横腰折断,轰然倒地,灰尘涌出,随着风啸把天空染的灰蒙蒙的。

  叶楚崩塌了谭尘的山岳,身体被震退,脚下踏在大地上,大地被踩出一道道裂缝。

  谭尘盯着叶楚,心中也冷凝了起来,对方暴动的力量让他心惊,以自己意境凝聚的山岳,居然被其轻易崩塌。

  “再来!”叶楚哈哈大笑,剑芒激射而出,划过虚空,破空之声震动众人的耳朵,飚射出来的劲风让众多修行者心惊肉跳。

  叶楚以自身之力,疯狂的驱动剑意,直冲云霄而去,云霄直接被刺穿。叶楚腾空而起,身体向着谭尘射了过去。

  谭尘冷哼了一声:“为这样就能奈何的了我吗?你的圣液,我要定了!”

  谭尘说话之间,山岳浩瀚,连绵而出,飞速旋转,从头顶镇压叶楚而去,沉重的气息覆盖每一个地方,谁都为此而惊惧。

  叶楚同样不意外,剑意凌厉的力量和山岳冲击在一起,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声波冲击整个城池,城池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引得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这边。

  惊雷巨响携带者无穷的气劲,摧毁了一片建筑,建筑崩塌,砖石横飞,叶楚和谭尘在其中穿插,两人各自出手,以大力量对抗对方。

  每一次交手,定然会引得空间惊雷不断。四周肆虐的气劲把四周摧残的狼狈不堪,方圆百丈内的建筑,被摧毁的干干净净,所有一切都夷为平地。

  两人踏步之间,脚下的大地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纪蝶望着场中,此时叶楚意境饱满,四处横飞。谭尘力量浑厚,声势如雷。两人都渐渐的在提升自己的力量。

  场中的打斗渐渐的激烈了起来,显然两人都认真起来。

  两人都是人杰,出手都迅猛至极,叶楚虽然速度极快。但谭尘身法也不差,比起叶楚并没有差多少,显然也是一套极其惊人的秘法。

  “轰……”

  再次一次交集,叶楚被震的倒退数步,手臂颤动的厉害。打到此刻,叶楚知道谭尘力量到底有多么浑厚了。

  正如纪蝶说的那样,都为人杰,境界一重相差极大。这种程度的力量难以跨越,叶楚战到此刻,显然在受到压制。

  不过纪蝶也不得不承认,叶楚这个人韧性十分之强,碰到越强的,他越战越热血,整个人的血液都要滂湃了起来。

  血气浩荡,震动而出,和自身意境配合,十分恐怖。

  “圣液必有我一份!”谭尘说话间,力量再次雄浑几分。

  “那可未必!”叶楚哼了一声,身体迎了上去,望着那镇压而下的山岳,他不闪不避,以自身之力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