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韦
  不过就算他们知道自己动用的是无息剑又如何?这样一群人,他并不放在眼里!

  “煞灵者擅长动用元灵!大家护住自己元灵,感觉有异状马上退!”有弟子大喊道,盯着叶楚顾忌十分,煞灵者是凤毛麟角,能成为煞灵者的都有他的非凡。他们也是第一次碰到煞灵者!

  “话不想说第二遍,限你们半个时辰内,都滚下赤铁山,另外把准备上缴给我们的产业图拿来。你们可活得一命!”

  叶楚声音不大,却让朱凤成等人兴奋到极点。什么才叫嚣张,什么才叫霸气?此刻叶楚就给他们上演了!

  这就如同一个男人走到人家家里面,对着他家的族人说道:“老子看上你们女儿了,交出给老子暖床。要不然,先奸后杀,灭你们满族。”

  一直以来,他们在三元宗下面都被压抑的很憋屈,这时候才真正的扬眉吐气了一番。

  就算三元宗那个青年,当初对他们的侮辱也没有叶楚来的直接,来的霸气。

  不过他们兴奋之后又忍不住担心了起来,他们心中却是是舒畅了。可问题是,三元宗的实力不容小看。这些弟子算不上最精英的弟子。

  果然,担心什么来什么?从矿山的高山之上,缓缓的走下了一群弟子,这一群弟子不多,也就二十余个,可是每一个居然都达到了玄命境。

  这让朱凤成等人心惊肉疼,他们此次前来的玄命境不过十余个,和对方有着一半的差距。而最让朱凤成惊恐的是,在这一群弟子的面前,他看到了那个青年。

  叶楚眯着眼睛看着走下来的一群人,这一群人确实都实力强劲。叶楚倒是惊讶三元宗后面支持的势力了,能轻而易举培养出如此多玄命境,肯定不会简单,不见得比起青弥山差多少。

  “朱凤成!本公子告知过你,要你拿出一半的产业来,倒是没有想到你还敢率先前来闹事,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青年望着朱凤成,嘴角带着几分笑意,但是森冷的意境却丝毫没有掩饰,直接覆盖朱凤成而去。

  朱凤成面色剧变,想要抵挡,却见叶楚很自然的挡在他面前,气势落在他身上,翻不起一丝一毫的涟漪:“事情要一件一件做,刚刚和你们说好了,半个时辰交出一半的产业图来。然后再说别的事情。”

  青年见面前这个少年轻而易举就挡住他的气势,眼睛猛然一骤,直直的盯着叶楚:“难怪你们敢来闹事了,原来是找了一个撑场子的,不过你们以为他能撑住场子吗?不要得不偿失,都死在这里!”

  叶楚没有说话,澳门赌博网站:笑眯眯的看着青年以及他身后的一群玄命境。

  “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一刻中了!”叶楚笑看着对方说道,“希望你们抓紧时间商量,交出哪一半损失会小一些。”

  这种蔑视打态度让青年身后的一个修行者十分不满,站出来怒视叶楚喝道:“这是我们地盘,不需要公子动手,靠人数也能磨死一个王者。你算什么东……啊……”

  对方还未说完,突然惨叫一声,声音愕然而止,直直的倒在地上,眼睛瞪的巨大,不甘闭眼。

  这一幕让青年一众人都面色剧变,这时候才有弟子提醒道:“公子小心!对方是一个煞灵者!”

  一种修行者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叶楚顾忌至极。一个玄命境就算是被偷袭,想要杀也有难度,可对方直接灭杀了。证明对方是一个极其强悍的煞灵者。

  “本公子最讨厌唧唧歪歪的人!”叶楚扫了一眼地上的尸身,随即笑着看着青年道,“你不会想要步入他的后尘吧。”

  青年惊讶叶楚煞灵者的身份,但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太高看自己了。煞灵者本公子不是没见过,甚至还杀过。有一个玄命境上品的煞灵者就是死在本公子的手中,你这身份是本公子虽然有些顾忌,但也不足为虑。”

  “公子威武!”听到青年杀了煞灵者,一群人兴奋了起来,对叶楚的惊恐瞬间减轻了许多。

  叶楚不说话,就静静的坐在一旁,心中却有些后悔没有带杨慧来了。要是这时候,有杨慧在身边捏捏肩膀,是一种好享受。

  叶楚的慢待惹得青年皱眉,他盯着叶楚说道:“砸了山门,那你们就那十座产业来换。限期今日以内,拿不出来本公子就大开杀戒,让你们明白这一片到底是谁说了算?”

  “有我师兄在此,还轮不到你们三元宗不入流的势力嚣张。”朱凤成喝斥,不甘弱了自己的声势。

  “滚!”青年喝斥了一声,声波震动而出,直冲朱凤成而去,朱凤成难以抵挡,直接震的倒退两步,口中喷出了一股血液。

  青年的强势,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叶楚眉头也一挑,忍不住看向对方。朱凤成的实力在同辈内算佼佼者了,面对一般的九重玄命境也是胜多败少。可是在对方的喝声中,居然直接震的吐血,这家伙当真不简单。

  不过,对方打了自己这边的人。叶楚也不客气,无息剑横扫而出,直接射向对方数个弟子。

  其中有弟子惨叫,直接倒地身亡。同样有弟子有所防备,逃过了一命,但口中却血液涌出。

  “我的人,留一口血,我就要你们这边人一条命。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叶楚笑眯眯的看着青年,神情依旧自然。

  青年咬牙切齿,刚刚他就猜测到叶楚会报复,所以想要挡住叶楚的攻击。可是没有想到,还是未能挡住,当着他的面杀了几个弟子。

  青年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叶楚说道:“阁下好霸气,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在下韦图!”

  “叶楚!”叶楚看着青年说道,“半个时辰快要过去了,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叶兄的白日梦倒是做的挺美,可是白日梦终究是白日梦。当不得真的!”韦图盯着叶楚,神情冷凝。

  叶楚无所谓的耸耸肩:“是梦与否,就要看你能不能挡住我了?”

  一句话而出,韦图身后的修行者都惊异的看着叶楚,面色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