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独特爱好
  在朱凤成的述说中,叶楚大概了解。

  青弥山分地坐落再次,自然占了许多资源,比如矿山,比如盛产药材的森林。但有人的地方就有争夺。此次要有一股极强的势力,和青弥山粉底争夺者资源。

  原本这也就是了,两者争夺许多年,谁也奈何不了谁。到最后,达到了一种平衡。可是这种平衡爱最近改变了。

  对方势力中来了一个青年,青年十分强悍。朱凤成和他交手过一次,落败而归。对方更是扬言,要七天内青弥山分地把一半资源交出来,要不然大开杀戒。

  青弥山分地虽然有长老坐镇,但对方也不差。不到生死关头,长老是不会出手的。因为,天骄路有不成文的规矩。一切以年少一辈为主,老一辈只能守护,不能争夺。

  何况对方也有长老交手。所以,他们无可奈何,只能求助叶楚。

  一半的资源,他们不愿意拿出去。何况,拿出去也不能保平安。对能能夺取一半,就还能再夺取。他们只能被逼的节节后退。

  叶楚实力非凡,他们见识过。要是叶楚愿意出手,说不定可以帮他们度过此劫。

  “对方很强?”叶楚好奇问道。

  朱凤成点头道:“很强,强的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我才能侥幸逃的一命,他要杀我,轻而易举。实力怕步入玄命境顶峰。”

  “玄命境顶峰啊!”叶楚嘀咕了一声,心想不知道这样人物的血液,对惜夕有没有大用。

  “求师兄帮忙!”朱凤成再次匍匐在地上,不愿意被人踩在脚下。叶楚是青弥山弟子他可以接受,但却不容外人辱他们尊严。

  “去看看!”叶楚很直接回答道。

  叶楚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愣在原地,都面面相窥,他们未曾想到叶楚答应的这么爽快。叶楚的懒散他们可是看在眼中,原本以为要求叶楚极难成功,所以才跪在这里求。

  “当真!”朱凤成大喜。

  叶楚没有理会他,转头看向张兰,仰起头在她的发丝上轻嗅了一口:“下手不够有力,动作生涩。”

  张兰面红耳赤,她是第一次帮人捏揉,能做到这种地步不错了。可是听到叶楚批评却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做女人当做杨慧!”叶楚对着张兰说道,“以后好好和杨慧学学!”

  说完,叶楚站起身,也不理会手足无措的张兰。目光看向杨慧说道:“你和杨宁就在这里,这件东西你拿着,金娃娃留给你的玉本也好好研究,希望你早点掌控这东西。”

  “少爷!”杨慧看着叶楚递过来的仙女钗,心都要跳出来,吓的退后了两步。

  这仙女钗此刻看起来没有什么神奇,但是她见识过起恐怖,知道这是一件什么东西。可以说世间绝世之物。

  在圣族中,都是最顶尖的器物之一。这样的宝物,叶楚居然给她,杨慧那里敢接受。

  叶静云也一愣,没有想到叶楚会把仙女钗给杨慧。

  “拿着!”叶楚对着杨慧皱眉。

  杨慧还是不敢接手,愣愣的看着叶楚说道:“这样的东西,公子应该送给红颜知己。杨慧不敢收!”

  叶楚扫了一眼杨慧,抓过杨慧的手,把仙女钗硬放在她手中:“我的红颜知己,自有我去炼制。就算比不上仙女钗,但我只愿意给她如此东西。”

  杨慧听到叶楚说这句话,望着叶楚眼神恍惚,杨慧突然觉得有种嫉妒。虽然仙女钗珍贵无比,或许以后叶楚找不到一件能比得上它的了,更别说能炼制出堪比如此的。但杨慧却明白,东西的珍贵与否并不代表在他心中的地位。

  杨慧不知道是哪个女子,能让叶楚如此对待。

  杨慧这才接过,默默的站在一旁。叶楚伸手杨慧娇嫩的脸上摸了一把,笑了笑对着朱凤成说道:“走吧!去看看是什么人物?”

  “我也去!”叶静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热闹,跟在叶楚身后,手中有着匕首,大有叶楚敢唧唧歪歪就割断叶楚哪里的意思。

  叶楚扫了一眼叶静云,不搭理他。跟随在朱凤成的身后,众多弟子浩浩荡荡走出这一处。

  ……

  “对方最珍贵的矿山是那座?”叶楚走出来后,突然问着朱凤成。

  “是西北的赤铁矿山!”朱凤成答道。

  “那就去哪里,把那里夺取过来!”叶楚淡然说道。

  “师兄!那是对方最珍贵的矿山,我们要是……”

  在朱凤成身边的一个弟子话还没有说完,叶楚就一个耳光甩了出去,啪的一声在虚空猛然响起,叶楚怒喝声暴怒而出:“本公子决定的事情,那里有你说话的分,滚回分地去!”

  雷霆之怒,让众人都噤若寒蝉,谁都没有想到叶楚会如此暴力,和以往截然不同。

  叶静云看着匍匐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弟子,看着叶楚忍不住鄙夷了起来。好好的一件事,此刻叶楚要是好言好语说几句,这些弟子怕都归心了,对叶楚也会死心塌地,偏偏这家伙要激发矛盾。

  叶楚的实力和身份让这些人忍气吞声,但对叶楚也不会效忠了。

  叶静云不相信也出现想不到这些,可他还是如此做。心想叶楚果真是一个疯子,不做好人偏偏对做欺男霸女的坏人情有独钟。

  朱凤成面色也不好看,但看着叶楚仿佛没事发生的平静面庞,他拍了拍跪在地上的弟子的肩膀:“你回去分地!”

  弟子不甘离开,众人看着叶楚的眼神更加敬畏了起来。

  “这样做你很开心?”叶静云忍不住问叶楚。

  “我只是觉得,说话费力气而已,这样效果明显。也没有人在我面前问东问西,说三说四了。”叶楚回答叶静云。

  叶静云握着拳头,忍了下来。这混蛋,就为了这样一个偷懒的借口,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人懒到这种地步,也是一种境界!第一次见到有人为了少几滴口水,就丢到一群衷心手下而变成怨恨他的仇人。

  “他脑袋里面一定装的是屎尿!”叶静云心中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