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跪倒一地
  叶楚依旧平静的修行,对于跪在院子中的人当做路人,修行归来绕过他们而行。

  让叶楚意外的是,叶静云站在院子中,笑脸兮兮的看着这一群人。成熟丰腴的身体懒散着靠着墙檐,倒也有着几分慵懒的娇艳,特别配合那一双修长诱人的腿,很有吸引力。

  叶楚目光从叶静云长腿上移开,心中默默的感叹了一句:这女人虽然脾气不好,但这双腿,真白,真嫩,真性感!

  见叶楚的目光又在她腿上游走,叶静云抓过旁边的砖头,狠狠的砸向叶楚的眼睛:“那你那无耻猥琐的目光给我收起来!”

  叶楚嘿然一笑,闪身避开,但砖头却没有落空,砸在跪在地上的一个修行者身上,顿时有着血液从他手臂上流出来。

  “杨慧!”叶楚不搭理叶静云,转而对着房间大喊道。杨慧从房间中跑出来,身姿曼妙有态,风情妖娆,娴美的走到叶楚身边。

  叶楚看到叶静云又要来拉杨慧,他先揽住杨慧的腰肢,怒瞪着叶静云:“你吃了没事干吧?杨慧又不好女色,你天天拖着人家干吗?”

  大骂了叶静云一句后,叶楚拖着杨慧进入房中。

  “杨慧!有吃的吗?”叶楚修行到这种程度,又有青元丹吞食服用,对于食物的需求量很少。但或许习惯了口舌之欲,有条件的情况下,叶楚都按照正常人饮食。

  “啊……”杨慧愣愣的看着叶楚,以往叶楚的吃食都是她张罗的。可是到这里后,叶楚经常用令牌威逼各峰弟子去做各样花样食物。所以习惯了的情况下,她哪里准备了。

  杨慧在失愣了片刻后,才赶紧说道:“公子稍等下,我现在去准备!”

  杨慧刚准备走,叶静云踏步走进房间,望着叶楚抱着杨慧,杨慧那丰腴的屁股压在叶楚身上,心想这家伙倒是好享受,真的是祸害遗千年啊,这世道真是不公平,越祸害的混蛋,好像日子过的越好。

  “你真的就让他们一直跪着?”叶静云突然对着叶楚问道

  “谁跪着?有吗?”叶楚错愕至极,一脸意外,让杨慧给他倒了一杯水,手中把玩着仙女钗。仙女钗叶楚倒是研究出一些东西,可是正如金娃娃水哦的那样,他接触仙女钗对至尊意的影响极大,至尊意活跃,成长速度加倍。

  叶静云看着叶楚真不当一回事,在那里风花雪月,把玩杨慧头发起劲,叶静云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能在如此多人跪倒下视如无物,果然纨绔的可以。

  但叶楚很快就想到了一些什么,突然说道:“你说有人跪在外面?真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去看看,做人要待人和善!”

  说完,叶楚起身,拉着杨慧走向院子。

  突然转变的态度让叶静云一愣,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望着空空如也的桌子,叶静云鄙夷道:“这家伙还真是无耻会享受。”

  叶静云哪里不明白,叶楚愿意出去,完全是因为最近吃东西吃叼了,没有弟子给他做,怕是不习惯了。

  “师兄!”见叶楚走出来,朱凤成为首的一群人匍匐在地上,“求师兄原谅,求师兄出手救助青弥山各峰弟子。”

  叶楚对后面几句话没有听到,直接指着其中几个弟子说道:“你!你!你几个人,什么辣子鸡类的,随便弄点来。”

  一众弟子面面相窥,叶楚见他们还跪在地上,一脚踹过去:“还跪在干什么?赶紧去弄!弄不好……哼……”

  一声冷哼,几人赶紧站起身,对着叶楚躬身行礼赶紧前往准备。

  “叶楚师兄!”朱凤成悲苦的喊道,他此刻那里不明白,叶楚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可是他有资格,没人能说什么?

  要说鄙夷和侮辱,前段时间这些弟子做的有过而无不及。要不是叶楚手持令牌,怕要更过分。

  朱凤成此刻看出来了,面前这个少年看起来懒散淡然,但心底是极其记仇的人。

  叶楚没有理会朱凤成,而是看着站在一旁的张兰,张兰娇小玲珑,此刻那双明媚的眸子中没有以往的高高在上,转而的是一种敬畏,低头垂首在那,也有几分怜人模样,让不少弟子看的心动不已。

  “你过来!”叶楚指着张兰,勾了勾手指。

  张兰看向众人,又看了一眼朱凤成,随即咬牙向着叶楚走来。

  叶楚用着手指勾起张兰嫩白的下颚,手指轻轻的在她脸上滑过,有温润的触感。张兰被调戏的面红耳赤,却不敢闪躲。

  叶楚坐到杨慧搬来的椅子上,拍了拍杨慧为叶楚按摩的手指,手托着张兰的下颚:“你去!”

  杨慧乖巧的走到一旁,把位置让出来给张兰。

  张兰咬着嘴唇走到叶楚的身后,轻轻的在叶楚的肩膀上捏揉了起来,动作轻柔。

  叶楚懒散的靠着椅子,任由张兰捏揉,随即目光才看向朱凤成。

  “都起来吧!”叶楚对着朱凤成一群人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多仗势欺人!”

  “……”叶静云在旁边呸了一声,心想你这还不算吗?

  望着身后的张兰以及叶楚放浪不羁的纨绔样子,突然感觉好笑。以前一直以为叶楚有所改变,可本性怎么改的了,花花公子的模样一点没有去掉。

  “求师兄原谅!”朱凤成和一群人喊道。

  “不想起来,那就一直跪着吧。”叶楚对着朱凤成等人喝了一声。

  朱凤成这些人才猛的站起来,看着朱凤成嘀咕道:“师兄,我们……”

  “说吧!什么事?”叶楚知道他们还有别的事,青弥山固然尊卑有致,但也不至于让他们跪那么久。对于在外的弟子来说,只要不回青弥山中,就算得罪了叶楚,师门此刻也不会计较。

  他们此次都来请罪,固然有让叶楚原谅的意思,但怕更多的是有别的目的。要不然,别人跪倒在地能理解,朱凤成却未曾侮辱过他。

  “求师兄做主!”朱凤成躬身,出身喊道,“为我青弥山弟子找回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