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撞破
  第四百六十一章

  杨慧虽然没有说太多,但叶楚也知道杨慧所求应该棘手。不过就算是真的利用,叶楚此刻都心甘情愿了。

  身子贴着杨慧,从后慢慢的滑入其中。修行者自然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尽管是第一次,但却还是能承受叶楚的力量。

  叶楚拦住杨慧的腰肢,用力的蠕动起来,杨慧脸庞娇媚艳丽,身体丰腴诱人,峰峦迭起,让叶楚更加疯狂。

  似乎是太久未曾做过,也可能是每天收到叶静云的挑逗,叶楚异常的凶猛,杨慧咬着牙齿,承受着冲击力。

  “吱吱……”

  房门突然被打开,叶静云从外面闯进来:“杨慧!你……”

  叶静云的话说到一半,声音愕然而止。叶静云整个人呆在原地了,脑海中一片空白,愣愣的望着前方。

  此刻叶楚扶着杨慧的腰肢,杨慧跪趴在床上,叶楚在疯狂的碰撞,杨慧咬着嘴唇,媚眼如丝,娇躯绯红。

  “啊……”叶静云反应过来,猛然的尖叫了起来。叶楚身体在一声之下,也猛然绷紧,居然不受控制一般,全部喷了出去,杨慧整个娇躯都僵硬了,紧紧的抓着床沿。

  叶楚和杨慧都被尖叫惊动,目光看向叶静云的方向。 杨慧一怔之后,也猛的尖叫一声,伸手拉过被子,把整个身子都包裹起来,一张绝美的脸蛋满是烫红,如同娇艳的玫瑰。

  “你叫唤一个屁啊!”叶楚心想还好自己承受力强,要不然刚刚叶静云一叫能让他不举。

  “你……你……”叶静云指着叶楚,胸口喘息,面色绯红,但你了很久都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好了!不要你你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出去?”叶楚提醒叶静云,心想这女人未免太不识相了吧?

  叶静云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平息了一些奔涌的情绪,刚刚的场面太过震撼了。

  “那你那肮脏的东西遮起来!”被子被杨慧全部卷住,叶楚光溜溜的在床上,那东西还挺在那里,让叶静云忍不住啐了一口。

  “我又不嫌弃你看!”叶楚说道。

  叶静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取出了一把匕首,叶楚看着这把匕首吓了一跳,不敢调戏叶静云。

  “再不把你那肮脏的东西收起来,后果自负!”叶静云怒视道,“才那么一点,也好意思显摆!”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叶静云手中的匕首,咬着牙齿心呼道:“我忍!”

  叶静云面不变色的把衣服丢到叶楚的怀里,手持匕首对着叶楚那一处,尽显彪悍之风。

  ……

  把叶楚赶走,叶静云才走到床上,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一下杨慧的屁股,屁股被抽出了红印,颤动着十分有弹性。

  “就怕你被叶楚祸害,回来找你没有想到你就被他给……你真没出息,白白便宜他了。”叶楚恨铁不成钢。

  杨慧红着脸,窝在那里听到叶静云的话偷笑,没附和也没反驳,娇柔的让人心疼自己。

  ……

  当然,杨慧被叶楚祸害的事让叶静云对叶楚更为鄙夷,之后更是不让叶楚接触杨慧,对叶楚冷言冷语。

  “这女人有病!”叶楚嘀咕,看向被叶静云落在身后的杨慧,对着杨慧眨了眨眼睛,杨慧偷笑的看着叶楚,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看着叶静云对叶楚声讨。

  杨宁娇媚的站在一旁,没有意外的神情,神情反倒是平静。

  叶静云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经真出问题,即使见到过那一幕,还是要住叶楚的房间。只不过,每次叶楚被她踹下的力量加了几分。

  叶楚心中感叹自己的肉身强悍了许多,要不然以叶静云那一脚的力量,腰都要被踹断。

  “这女人看来真有病了!”叶楚嘀咕了几声,懒得理他,心中思索是不是避开这女人,偷偷的拉走杨慧。

  ……

  叶楚踏出房门,走到院子中,却见院子中站着不少弟子,这些弟子都是曾经鄙夷侮辱过叶楚的。当然张兰和朱凤成也在其中,他们见叶楚出来,齐声喊道:“叶楚师兄!”

  叶楚扫了这一群人一眼,没有理会他们,准备绕开他们继续往前走。

  “叶楚师兄!”一群人喊道,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我等错了!之前不该讥讽侮辱叶楚师兄!”

  一群人齐声大喝,跪倒在叶楚面前,头低下来。

  朱凤成手中捧着一块令牌,正是叶楚丢到湖中的令牌,他恭敬的送到叶楚身前:“这是师兄的令牌,请师兄收回!”

  目光落在这些人身上,叶楚接过令牌,随手丢到怀中,没有继续说什么,准备前往高台修行。

  “叶楚师兄!”朱凤成忍不住喊道。这些天叶楚对他们视而不见,这让他们极其惶恐。叶楚身为青弥山弟子,身份尊贵。青弥山想来长幼有序,阶级明确。

  那些天众人讥讽叶楚,完全是不讲尊卑。这在青弥山算的上大罪!要是叶楚实力卑微倒是没什么,毕竟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规则。

  可问题是叶楚太强了,强的让他们心中冒寒意。这样一个人物,要整死他们轻而易举。最重要的是,此刻他们心中敬畏叶楚。

  对于能征服他们的强者,他们打心眼里敬畏。想到以前可笑的讥讽,一个人更是低头,满脸羞愧。

  “有事?”叶楚看了朱凤成一眼。

  “我们……”

  朱凤成还未说完,叶楚就摆摆手道:“没事的话,就到一边去,不要挡我的路。”

  说完,叶楚不理会朱凤成,踏步而走。

  朱凤成看着叶楚,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见叶楚根本没有在意他们。这让朱凤成心中苦涩,更是无从开口,只能和其他人一样,跪倒在地上。

  叶楚面色平静的从他们身边走过,踏出的院子中,没有理会这跪了一个院子的人。

  叶静云走到院子中,见到这一幕也吓了一跳,微微一愣又觉得古怪至极,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这群人脑袋都抽了吗?都跪在这里做什么?

  叶静云自然不会说什么,也走出院子,留下浩浩荡荡的一群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