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令牌本事
  又是一天,叶楚被叶静云踹醒。lingdian只不过,这次叶静云不再装无辜,而是很凶狠的扬扬拳头说道:“以后睡,你睡一边,我睡一边。不准再碰到我,要不然……哼……”

  叶楚望着莫名其妙脸带着几分红晕的叶静云,良久之后才说道:“有病!不想被我碰到,那以后就不要睡这里,自己找地方睡去。”

  叶楚求之不得,自己的好事都被叶静云祸害了。杨慧那么温润,自己也无法拖来调戏一番。

  看着无视她离开的叶楚,叶静云面色绯红更胜,在腿间的湿迹更深,这让她咬着牙齿骂了一声混蛋,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包含着什么意思。

  叶楚再次来到暖玉石台上修行,叶楚走到哪里的时候,已经有着不少各峰弟子占据了。对于这样的情境叶楚也不是第一天碰到,叶楚对着俏生生站在那里,身着红衣娇媚的张兰眨了眨眼睛,一步步走上去。

  “今天我们要修炼!”有弟子忍不住,看着叶楚大声喊道。

  “你们要修行,那你们修行就是,留一个位置给我就可以了。”叶楚无所谓,耸耸肩对着这一群人说道,这高台空间不小,可以容纳二十个人左右。自己占一个位置,也不算过分。前些日子,叶楚也没有赶他们,只不过他们好像觉得和自己呆在一起是耻辱,明明有不少空位,却不入座修行。

  “今天这里没位置了,我们都要修行!”他们声音加了几分,盯着叶楚喝道。

  叶楚叹息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每天都要来这样一幕,你们到底累不累啊!”

  从怀中取出令牌,叶楚准备丢到地上,这动作已经做了许久了,他很习惯。lingdian

  见叶楚又拿出令牌,终于有人受不了,战前一步对着叶楚怒喝道:“你要是一个男人,就不要只会动用令牌,你还有别的本事吗?”

  这些人气炸了,叶楚太混蛋了。这些天做什么都用令牌压他们,修行占据高台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他吃饭要人做,不答应就丢令牌。

  他洗脚要人打水,不答应丢令牌!

  他喝水要人烧,不答应丢令牌!

  他拉屎都要人拿纸,不答应又丢令牌!

  ……

  在这里一周了,他们都不知道叶楚丢了多少次令牌了,吃喝拉撒都要人服侍,简直是一个废物。他们都难以理解,这样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成为青弥山弟子。

  他们尊重强者,可这样一个只会丢令牌的败类,他们不知道还能怎么尊重?令牌是他爹娘啊,出手就是令牌啊!现在这些弟子看到令牌都要疯掉了!

  “不动用令牌?”叶楚看着一群人很认真的问道。

  “对!你敢吗?”有人怒视叶楚道,神情鄙夷。

  叶楚耸耸肩,把令牌收起来道:“这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我只有动用令牌这一项本事吗?告诉你,你们小看我了,我的本事大着呢!”

  一群人盯着叶楚,嘴角带着蔑视:“那正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呢!”

  一众弟子不由自主的绷紧了几分身体,虽然张兰告诉他们叶楚实力低微,可毕竟是青弥山弟子,能成为青弥山弟子的,难保不会有一些手段。

  至于张兰说叶楚实力低微,是因为叶楚在高台修行,没有一丝气息散发出来。一个修行者要是修行的话,总归有一些异状的,要是一点都没有。那只有一个可能,对方超凡入圣了,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对方太弱。

  前者是不可能的,那只能是后者了。

  “你们真要看我的本事?”叶楚再次询问了一句,他终究还是善良的,怕这些人承受不了,“我的本事可能会让你们吐血的。”

  “你要真有这样的本事,我们服你!”一众弟子哼了一声,带着不屑。

  张兰也鄙夷的看着叶楚,心想你除了口花花,还有什么本事。比起朱大哥差远了!还会朱大哥好,实力强悍,又风度翩翩!

  叶楚叹息了一声,心想这些人真是不知道进退,既然这样,那自己就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本事。

  “本公子以青弥山弟子的身份,让你们空出一个位置来,要不然以不尊师门处置!”叶楚大喝道,叶楚这一次却是没动用令牌。

  “噗嗤……”有人真的气的要吐血,双眼怒瞪,死死的盯着叶楚。

  ***!这和动用令牌有什么两样?还当他有什么本事,到头来这混蛋还是如此。

  “乖!都让开吧!要不然,我可回去打小报告哦,说你们不尊师门!”叶楚笑眯眯的看着一群人,不顾这些人的怒火,踏步走上去。

  这一群人尽管怒到了极点,可不尊师门的罪名也担不起,只能看着叶楚安然的坐在那里修行。

  张兰见叶楚又是仗势欺人这一招,她都忍不住站出来:“身为一个男人,只会仗势欺人不觉得丢脸吗?”

  叶楚耸耸肩道:“有吗?要是仗势欺人能用一辈子的话,我愿意用一辈子。”

  叶楚心想,仗势欺人也是一种本事好不好?一群没有见识的乡巴佬!’

  “你……”张兰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了,对于一个不要脸皮的混蛋来说,说再多也无用。

  “等朱大哥回来,他会好好的收拾你。”张兰盯着叶楚哼了一声。

  叶楚笑了笑,看着张兰那双美腿,点了点头道:“嗯,腿不错,就是不知道白不白!”

  “……”张兰咬着嘴唇,红着脸瞪着叶楚,想要出手,可叶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取出令牌搁在胸前。

  “呼……”

  张兰使劲的深吸了几口气,冷哼了一声,也觉得呆在这里是一种耻辱,甩手和一群气愤的弟子离开这里。

  叶楚看着张兰都走了,忽然觉得有些过分了。当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觉得没有俏佳人相陪修行缺了美感。

  “嗯!下次让杨慧来修行!”叶楚心中决定,心想杨慧温润,调戏一下也只是害羞,是一个妙人儿。

  这倒是让叶楚不由想到谭妙彤,那个同样娇人可爱,如同水般温润的妙人儿。不知道这么久不见,她还记得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