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张兰
  叶楚自然又是被叶静云踹醒的,叶楚早已经习惯,看着装无辜叶静云:“等我研究出仙女钗如何运用再说!”

  “等着你哦!”叶静云咯咯的笑起来,长腿交错,性感撩人,胸前有着一片白皙展现在叶楚眼中,这让叶楚某一处更是挺拔。*/.//*

  叶楚有些狼狈的转过身,不由想到自己刚刚做的春梦。自己架着叶静云的腿,站在床沿努力的冲击。虽然只是一个梦,可还是让叶楚觉得心惊肉跳。叶静云要是知道的话,怕真的会把她那一处割掉。

  看着叶静云故意摆出撩人心魂的姿势,叶楚目光闪烁的躲避对方调笑的目光,故作镇静的低声骂了一句:“你有病!”

  看着穿好衣衫冲出房间的叶楚,叶静云脸上满面的笑容突然扬起了几道绯红。这混蛋在睡着的时候,居然抱着她的两条腿,身子在不断的扭动,正好压在她腿间那一处,要不是自己穿着亵裤,怕真要被他挤进去了。

  叶静云脸有些发烫,伸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亵裤,发现那里居然有湿迹。这让叶静云更是羞涩难耐,她或许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起反应吧。

  叶静云自认自己对男人不会动心,她一心想要掌控家族,把家族带领到先祖时期。但没有想到,叶楚居然让她如此不堪!

  叶静云努力的甩甩头,只当是自然的生理反应。

  ……

  青弥山分地上有一处好地方,那一处是用暖玉堆积而成的一个高台,在上面修行,可以调戏阴阳,对稳固境界十分有用。.

  如此一个好地方,叶楚自然不会放弃。每日被叶静云踹下床后,叶楚都会到这里打坐修行一会儿。

  他达到五重玄命境,真正的从至尊意中悟出了‘夺’之奥义。叶楚认真的感悟,渐渐的深入其中,越来越觉得其高深莫测,威势无穷。

  奥义非凡,有人用一辈子都无法研究透彻,因为他代表的之纯一的道,进化到极致。

  叶楚每日修行,进展神速,整个人更加古朴无奇,让外人看来没有一点奇特之处,特别是配合他的那种懒散和放浪,只觉得是一个放浪子,让青弥山各峰的弟子更加厌恶。

  暖玉组成的高台是一处修行妙地,各峰弟子不愿意叶楚占据。但叶楚每次都只是丢出令牌,然后坐在那里安如泰山,不顾外界的叫嚣。

  各峰弟子虽然有千万种厌恶,可望着那令牌,也只能生生的忍下来。心中却把叶楚骂透了,心想这只是一个能借助令牌之威的废物而已。

  当然,对于对方的厌恶叶楚自然不会在意。他从万千骂名中走出来,还怕这一群不相干的人鄙夷?

  又是一天清晨过去,叶楚感觉自身境界稳固,意境滂湃饱满,他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目光不由看向身边。

  身边是一个女子,长相很秀美,身材曼妙,樱唇光泽诱人,鼻头小巧,眼睛下有着卧蚕,是一个娇小玲珑有魅力的女子。

  这个女子叶楚也不陌生,虽然未曾和她交谈过一次。但每次叶楚修行,她也会在这里修行。尽管叶楚把令牌丢出去,也没有吓走她。她就静静的坐在另外一侧,安心的修行。

  女子实力倒也不差,从她偶尔暴动出来的气势看,实力大概在七重玄命境的层次。

  “你盯着我干什么?”红兰正好修行完毕,见叶楚盯着她,特别是眼神从她胸脯和大腿移动,她眼中就流露出厌恶之色。

  叶楚耸耸肩,没有回答红兰,捡起丢在地上的令牌,迈着懒散的步子就向着下面走去。

  “站住!”张兰气急,在这个地方,嫌少有人如此对她的。刚刚用猥琐的眼神看自己,此刻却还无耻的转身就走,真当这一处是他家不成?

  “有事!”叶楚转身,依靠着石台而立,嘴角带着浅浅的弧度,笑容有着几分放荡不羁。

  可这种姿态让张兰更加不屑,看着叶楚哼了一声道:“你不要仗着自己是青弥山弟子就为所欲为,在未央州这块地方,有能者才可以耀武扬威。”

  叶楚笑了,盯着张兰,看着这女人横眉冷对,那长长的睫毛颤动,叶楚觉得有趣,忍不住开口调笑道:“那在你眼中,怎么样才算是有能者呢?”

  张兰扫了一眼叶楚,踩着步子走下高台,走到叶楚面前,那双明亮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他:“反正你不是!”

  叶楚无所谓的耸耸肩道:“那谁是呢?”

  “你要是有朱大哥一半的本事,各峰弟子对你也会心悦诚服。”张兰哼了一声,盯着叶楚说道。

  “那位朱大哥是你暗恋的人?”

  张兰说到朱大哥的时候,面色有些晕红,肌肤绯红,有着几分媚态,叶楚看着她倒也是一种享受。

  “要你管!”仿佛被说破了心中的心思,张兰有些恼怒的盯着叶楚,那两双眼睛瞪的很大。

  “你要是喜欢她,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泡上他哦。”叶楚觉得这个女人有趣,忍不住调笑。

  “怎么泡?”张兰急问道,可是问完就马上面红耳,怒视叶楚,“你无耻!”

  “男欢女爱很正常的事情嘛!用不了害羞,就比如你此刻扑到我,对我用强。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叶楚看着张兰笑道,“看在这些天你陪着我一起修行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个办法了。”

  “鬼才愿意陪你!”张兰觉得叶楚更加恶心,和自己的朱大哥一比,简直就是牛粪。

  对于张兰那双眸子怒视叶楚也不在意,笑着说道:“有一句话叫做生米煮成熟饭,你要是真看上她了,把他干趴下,然后还不任由你为所欲为?“

  “你……你……”张兰面红耳赤,指着叶楚的你了很久,气的说不出话了。

  叶楚眼神从张兰胸前的饱满地方移开,心想这女人虽然娇小玲珑,但是胸前却够大。

  “好了!告诉你这办法,你不要感谢我。嗯,等你们生孩子的时候,记得请我喝一杯媒婆酒就可以了。”叶楚对着张兰笑了笑,挥挥手转身自顾离开,让张兰一个人气的在那里起伏不定。